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绝品透视高手〕〔长在春风里〕〔快穿小黑屋拯救黑〕〔暗月纪〕〔神话少女〕〔楚潇虞歌〕〔半缘修道半缘君〕〔港乐时代〕〔绝世神皇〕〔一世独尊〕〔骨狸〕〔诸天剧透群〕〔地球求生指南〕〔从特种兵开始崛起〕〔一眼定情:冷少甜〕〔重生萌王穿越万界〕〔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重生之人不为己〕〔灭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阳律
    田小严愣了一下,随即斜眼看着我,冰冷中夹着十足的流氓痞气说:

    “原来是那个女人让你来的,呵,你要不提,我都快把她给忘了。怎么着,她现在混出来了,发财了?你是她养的小白脸?”

    我冷眼看着他:“你觉得,这么说你母亲合适吗?”

    “别他妈跟我提那个贱女人!她不是我妈!”田小严陡然抬高了声音,情绪激动的想要拍案而起,连带的手铐脚镣一阵稀里哗啦乱响。

    “你老实点儿!”

    “你给我消停点儿!”

    狱警和高战同时喝叱道。

    “我消停你妈x!”田小严完全无法控制,破口大骂道:“你回去告诉那个贱女人,要不是她,我姓田的落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制止想要上前的狱警,回过头直视他问:“她怎么你了?是她教你抢劫、强j,是她教你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黑手的?”

    “女人没他妈一个好东西!”

    田小严瞪着我,眼珠子鼓的跟蛤蟆似的,突然,又冷笑两声,拃着一只手掌,用大拇指在耳朵里来回转动着,歪斜着嘴角,含混的说:

    “我是真想不明白,那个贱女人为什么让你来找我。怎么着?她这是年纪大了,胸下垂、屁股蛋子翘不起来了,没法再去勾引男人了?她还想让我给她养老怎么着?哈哈哈哈……你替我跟她说声抱歉,无——能——为——力!哈哈……”

    看着他这明显是模仿港片中某位街头‘大能’的动作,听着他三流台词般不入耳的叫嚣,我想发火,但火气顶到嗓子眼,却又被冻结。

    “她死了。”

    “死了?”田小严嘴角牵扯了两下,忽又装模作样的笑了笑,“怎么?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被男人给……死在床上了……”

    我再次拉住想要爆发的高战,盯着田小严看了一会儿,缓缓说道:

    “死缓,其实不比直接判死刑好受多少。你也说了,你都混到这个份上了,嘴硬还能减刑怎么地?我倒是很好奇,在你脑子里,牛雪琴到底有多坏,她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谁说她坏了?谁说她对不起我了?”

    田小严瞪眼道,“她好,她可好了!我他妈病的都快死了,她却丢下我不管,跟别的有钱男人跑了,留下我和我那个酒鬼爹相依为命,我能不念她的好吗?

    一样的年纪,别人家的孩子要什么有什么,上下学车接车送,我他妈就寒酸的比叫花子还不如,我能不念她的好吗?

    我被人欺负了,指望那个死酒鬼帮我出气?嘿嘿,别逗了!人活着,就只能靠自己!别人欺负我,骂我,打我,我抽冷子就得十倍还回去!

    他妈的,那帮兔崽子不是嫌我穷吗?不是说我买不起阿迪、买不起耐克嘛,是,我是穷,可我他妈有兄弟!在这个世界上,都是靠实力说话的,刀架在脖子上,我要什么,他他妈就得给什么!

    嘿嘿,是我那个好妈妈把我逼上江湖道的,我有今天,无怨无悔,可我得念她的好,一辈子都念她的好!”

    “江湖道?”

    我愣愣的看了他半晌,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田小严红头胀脸的看着我,努力想要摆出一副‘江湖人士’的架势。

    “我笑你他妈电影看多了!”我勉强止住笑,冲他抬了抬下巴,点着自己的太阳穴说:“你的肾病是胎里带,你难道都没想过,你的病是怎么治好的?”

    田小严明显一怔,但很快又摆出一副让人憎恶的嘴脸,“哟,原来你来是想告诉我,我当初治病的钱,是那个女人的卖身钱?嘿哟,这么说她还真伟大!”

    我微微点头:“没错,你当初的医药费,真的是牛雪琴的卖身钱。准确的说,不算是卖身,应该是……卖命!”

    我实在不愿意再和这个深受荼毒、自以为是、满心偏激龌蹉的混账小子再多待下去,可想到对牛经理的承诺,我还是强自克制情绪,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摆在双方之间的桌子上。

    “这是牛雪琴让我转交给你的。”我小心翼翼的打开塑料袋,翻开边缘,露出里面碎的像渣一样的木耳,“她跟我说,你最喜欢吃木耳炒蛋,她的工资,全都给你看病了……刚好她在饭店工作,这木耳,是她从后厨偷的。”

    田小严眼角一颤,“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拿出烟,得到狱警同意后,丢给田小严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

    浅浅的抽了一口后,仰面看着缭绕的烟雾,缓缓说道:

    “十三年前,有人告诉牛雪琴,可以出钱替她儿子治病,但需要她用一样东西交换。那个女人当时已经急疯了,只要能治好她儿子,就算是要她卖身,她也愿意。但她没想到,对方不要她的身子,要的,是她的命。

    她分不清那人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玩笑,但只要能治好她儿子,她就什么都愿意。那人真的给了她一笔钱,也……也真的要了她的命。只是她没有想到,她用自己的命换来的,是一个狼心狗肺,没有脑子的混蛋的命!”

    田小严呆了半晌,忽然冷笑:“你该不会是那些狗血电影的编剧,找我是来拿素材的吧?”

    我笑着摇摇头,迟疑了一下,“我不是编剧,是法医。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只能说,我答应牛雪琴,让她再见你一面,就一定会帮她完成心愿。”

    “我看出来了,这他妈是个神经病?哈哈哈……”田小严转向狱警和高战大笑道。

    “他不是神经病。”高战冷冷道,“我要是你,就一定相信他,一定会珍惜这最后一次和母亲见面的机会。”

    面对田小严的嘲讽甚至是鄙夷,我没再多说什么,从包里把阴阳镜拿了出来,轻轻擦拭干净后摆在他面前。

    ……

    从看守所出来后,车上高战忍不住问我,田小严究竟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怎么会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就失控崩溃了。

    我摇头,说我和他一样,并没有看到铜镜中有什么特异的景象,或许,牛经理真的出现在了镜子里,对自己天人相隔十三年的儿子说教,甚至训斥;又或许,田小严通过镜子,看到了他长久以来心目中的那个‘贱女人’,当初真正为他付出了什么。

    这些都不重要,只能说,对于田小严来说,他在镜中看到的,是他自身理应了解和承受的,其他任何人都没有义务替他分担。

    在大致了解了牛经理的事以后,高战连连摇头叹气,说田小严也算是个悲剧。

    不过他也说道:

    法律作为一种约束人类行为的规范,是没有偏私的,无论一个人有过什么样的经历,都不能成为肆意妄为的理由。

    我点点头,阳间有阳间的法律,另一个世界又何尝没有约束?

    只能说: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十五卷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诡秘之主〕〔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独步剑武〕〔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我从凡间来(这个〕〔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