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光头很危险〕〔至道学宫〕〔星夜可期〕〔影视世界当首富〕〔同桌大佬又犯规〕〔影帝,入戏太深〕〔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竟然是富二代〕〔美女总裁的神级兵〕〔与偶像谈恋爱〕〔我就是超级警察〕〔美食从和面开始〕〔再见了,我爱的渣〕〔王倔头的幸福生活〕〔商女为妃:世子大〕〔总裁校花赖上我〕〔韩娱之请签收〕〔我的1982〕〔我在英伦当贵族〕〔万兽朝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九章 人性本贪
    听了吕珍一连串的发问,我不由得“呀”一声,重重的靠进了椅子里。

    要说以前我没少经历诡事,但这一次,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幻。

    我才去过三义园,在那里,我不但见到了徐荣华和吕珍,还和徐荣华之间有过一段极怪异的对话。

    可是,那只是通过六觉迷魂阵,所见到的,十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发生在三义园中的情形。

    也就是说,现实中,正如吕珍说的,那时的我不过是个毛头孩子,那晚并没有真正到过三义园,也就绝不可能和她有过真实的会面。

    然而,吕珍居然说,她真的和我见过面!

    关于这点,最具说服力的证据是——我出于意气,曾在她和徐荣华面前冒充先知!

    吕珍面对我沉默了一阵,忽然一挑眉毛,问我:

    “那天晚上我不光见过你,还见过你母亲的女儿,那次和你们一起的那个,右手受伤的大胖子又是谁?”

    这番问话对我来说,无疑像是又一个重磅炸弹。

    ‘我母亲的女儿’,指的自然是桑岚。

    右手受伤的胖子,当然是史胖子。

    吕珍百分百没有和我们一起进入活死人墓,但在她的记忆当中,不止见过桑岚,竟然还有史胖子的存在……

    我只能是哑口无言,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完全不合逻辑。

    或许是出于职业病,相比我的震撼和疑惑,吕珍选择了另一种更直接的探寻方式。

    她隔着桌子,直视着我,像是想要看穿我内心在想什么:

    “那次你告诉我,将来我会拥有自己的事务所,还会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原来是真的。你说荣华会和一男一女死在旅馆的房间里,一丝不挂……这也是真的!你既然知道他会死,为什么不想办法救他?他到底是你父亲啊!”

    吕珍抬高了声音,显得十分激动。

    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勉强平定了一下思路,试着反问她:“你不觉得,你拥有这段记忆是不正常的吗?”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觉出,吕珍多少有些失去理智。

    这不怪她,任何人在忽然遇到这种事的时候,第一反应自然都会集中到自己在乎的人身上,从而忽略其它的细节。

    吕珍和我刚才的反应一样,重重的坐回椅子,整个人脱力似的靠在了椅背上,脸上只有一种表情——疑惑。

    看着她微微发红的眼睛,我隐约想到了重点,又试着问她:

    “你以前见到我的时候,可没有问过我这些,你是什么时候想起见过我的?”

    吕珍眼珠缓缓错动,一手扶着额头,苦恼道:

    “我一定是疯了,那不过是梦……可为什么梦里的情形会那么真实,就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

    “做梦?”我虽然仍把握不住重点,但感觉离真相越来越近。

    吕珍点点头,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包女式香烟,抽出一根送到嘴里。

    片刻,才道:“对,就是做梦。我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只要一睡着,就好像重又回到了十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又再经历了一次当晚发生的事。不同的是,在梦里,多了几个我不应该见到的人,发生了一些让我分不清是真实还是幻觉的事。”

    孙禄隔着椅子拍了拍我的胳膊,把头凑过来,小声对我说:

    “会不会是她当年也有一部分意识留在了三义园里?现在活死人墓被毁,她那份意识回来了?”

    我微微点头,作为知情人,孙屠子是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十三年前的那场订婚宴,表面风平无波,实则暗藏玄机。

    可以肯定一点,意识作为一种‘抽象’的东西,是可以单独分离出来的。

    关于这点,并不难理解。

    就比如,有的人会失忆,但因为某个意外,失去的记忆忽然会恢复。

    很难说这是不是因为一部分意识脱离本体,在外游离了一段时间后,再一次回归。

    作为医科生,我和孙禄似乎更容易接受这种解释。

    只是,发生在吕珍身上的情形,似乎更加特别。

    那就是,她脱离的那段意识,在回归之后,貌似还带给她一部分本不该属于她的讯息。

    在想通了这点后,我不打算再墨迹下去。

    因为,我并不认为这是当下应该探讨的问题,也不觉得这段奇怪的意识,会对吕珍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所以,我把一切含糊盖过,单刀直入的问吕珍:

    “吕律师,我这次来找你,是想去看一看徐家的老房子。”

    我补充说,我只是想去看一看,并不是反悔,想要拿回那套房子。

    可我没想到,吕珍的回应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眼中突然闪过难以琢磨的神采,“原来那不是梦,都是真的。那栋房子里,真藏着东西!”

    我蓦地愣住了,等反应过来,立刻想到不对头。

    老屋里藏有祖父留给我的东西,是徐荣华单独告诉我的,吕珍怎么可能知道?

    而且,她在说到‘东西’的时候,口气和眼神都显得十分不寻常。

    孙禄忽然又把头凑过来,在我耳边低声说:

    “我觉得这趟咱来错了,看她的样子,摆明认为你爷留给你的,是什么宝贝,她这是想分一杯羹啊。”

    孙屠子的话充分印证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

    就在他对我耳语之后,吕珍就跟着问我:“那东西是什么?”

    这时,她的眼神中已经明显带着几分贪婪。

    我先是有些诧异,但很快便释然了。

    谁都不是圣贤菩萨,有好处谁不想占?

    吕珍是律师,也是普通人,何况,那房子现在还是属于她的。

    确切的说,无论房子里有什么,在我放弃房子的继承权的时候,那一切就都是属于她的。

    另外,我也有些想明,吕珍为什么会知道老屋藏有‘东西’的事了。

    她留在三义园里的是意识,那自然不能以常理去揣度。或许徐荣华把我带到一旁,和我说‘悄悄话’的时候,她作为和徐荣华一起留在废楼中十三年的那段意识,已经感知到了我们之间谈话的内容。

    我不想再耽搁,对吕珍直言说,祖父的确有可能在老房子里留了东西给我,可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作为房子的主人,她可以和我一起去寻找那样东西。当然,我不认为那是什么值钱的物件。

    “值不值钱,去看了就知道了。”吕珍骤然起身,一手支着办公桌,脸上却又显出为难的神色。

    “还有什么问题?”这会儿我已经不怎么待见这个贪性毕露的女人了。

    吕珍揉了揉眉心,目光有些闪烁道:“那房子不久前已经卖了。”

    “卖了?”我瞠目结舌,“卖给谁了?”

    “杜汉钟,杜老板的太太。”吕珍咬了咬嘴唇,“郝向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妙妙[快穿]〕〔女修重生指南〕〔诡秘之主〕〔木叶之团藏〕〔我家夫君惹不起〕〔伏天氏〕〔第一序列〕〔恶魔公寓〕〔精灵掌门人〕〔超级无敌强化〕〔剑骨〕〔诸天欧神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佣兵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