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拳〕〔绝世盘龙〕〔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全国首富〕〔横财天降〕〔秦凡夏梦〕〔王者〕〔囚城之獠牙窥视〕〔我真不想当国王〕〔重生悍妻要逆袭〕〔万兽灵王〕〔蛊妃在上:病弱王〕〔重生七零:多金女总〕〔柳氏有贵女〕〔九流相师〕〔无敌从做主播开始〕〔云凰凤栖〕〔厂公攻略手札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四十一章 老女人
    窦大宝的回答再一次让我大跌眼镜。

    “然后我不就想起给你打电话了吗?”

    窦大宝说,他当时吓得都不行了,因为他师父和静海都提到过什么‘佛爷’,而且他师父还说过,‘他已经死了’!

    或许是出于恐惧,窦大宝对那段时间里的记忆,还算勉强能拼凑出个大概。

    他想起给我打电话求助,并且付诸了行动。

    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边打电话,边看到自己被那四个人抬着出了店门,跟着先是看到周围有许多的火堆,又看到前头有一大堆人,乌央乌央的,像是赶集似的往前走。

    “再然后呢?”这次连白晶都忍不住了,和孙屠子一起问道。

    窦大宝摊摊手,“我就记得,我好像跟在那群人后头往前走,再往后,等我清醒过来,就到了城河镇,到了这姓封的人家门口附近了。”

    白晶的心思比我和孙禄都细,试着问他说,我们是在货箱底下发现他的,问他记不记得他人是怎么跑到货箱底下,怀里还抱着那么个骨灰坛子?

    窦大宝摇头,说跟我们说的,就是他所能记得的全部,其余什么都不知道。

    我虽然觉得离奇,但已经隐约想到,他能到这儿,应该是和我寄存在店里的白瓷骨灰坛有关。

    我快速的想了想,一眼看见那个歪在太师椅里的纸人,问他:“后来你到了这儿,接下来发生的事总该都记得吧?”

    窦大宝说那当然记得。

    他忽然指着纸人一蹦三尺高:“就是这死老女人,是她想害老子!”

    “老女人?”孙禄终于忍不住,把一只手贴到他脑门子上,“你是真发烧了,还是嗑药了?”

    窦大宝一把打开他的手,朝着我说:“你相信我,你们都看走眼了,这不是什么老头,她就是个老女人!”

    我看看周围一片狼藉,心想反正都闹到这地步了,不如听他细说。再这么时不时打断他,那可真是懵逼树上转一圈,懵逼着往回走了。

    窦大宝说,他摆脱那张捆束他的‘网’以后,人也完全清醒了过来。

    那会儿,他已经跟着那群人,来到了这户人家附近。

    他也不是愣头青,也知道害怕,但再想给我打电话,却是不能够了。

    因为找遍全身,除了身上的衣服,就只有随身的那把杀猪刀。还有就是,他发现野郎中的那块红坛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披在了自己身上。

    他觉得不对劲,倒也没像我先前想的,一味的跟着人群凑热闹,而是在原地盘算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个时候,那栋院子里,忽然走出个穿着长袍马褂,笑容可掬的老头来。

    那老头很是自来熟的样子,一上来就搭住他的肩膀,笑着说:此地并非阳世所在,而是阴间城河镇。

    他让窦大宝不要慌张,说既来之则安之。还说看窦大宝身披袈裟,必定有佛祖庇佑,断不会在城河镇久呆。

    老头自我介绍说,他姓封,也非是本家主人,来到这里,是因为本家有一个后辈要举办亲事,作为家中长辈,自然要来替晚辈主持。

    “那老东西非说我是什么得道高僧,说什么,鬼结亲若是能得到佛门高僧祝贺,那是他封家的福分。说什么都要拉着我当‘灰孙子’的证婚人。”窦大宝悻然的说道。

    孙禄到底还是没忍住,“那你特么就答应他,来这儿当了证婚人?”

    “我证他奶奶个腿儿!”窦大宝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祸祸可是知道的,咱爷们儿这双招子,可不是普通的眼睛,老子可是佛眼!那死老东西装模作样,我可是一早就看穿了她的把戏。她他妈哪是什么老头,丫根本就是一个附在纸人身上的魂,是个又丑又老的老女人!”

    见孙禄看向我,我只能是点点头,“这话我信,大宝看到的,我未必看得到。”

    孙禄也点了点头,但很快就又问:“那为什么咱俩……咱俩合一块儿,才能看出那老家伙是纸糊的呢?”

    “不光是看出老东西是纸糊的,能看出‘新郎官’有问题,也是咱俩……咱俩……”

    我忽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和孙屠子的身体碰触,我们就能够看到之前看不穿的景象。这固然令人匪夷所思,可孙屠子的胡子也不比窦大宝少多少,和这么一个‘抠脚大汉’双剑合璧,无论能带来什么样的奇特结果,心里总归是不大舒服的。

    我问窦大宝:“你就只看出那老头其实是女扮男装……是老女人附在纸人身上,所以才答应做证婚人的?”

    窦大宝摇头,“我会那么肤浅?我是想了又想,越想越觉得老东西不对劲。她要真是那什么封平的祖爷亲戚,替人证婚有必要女扮男装吗?我猜丫十有八九是包藏祸心。”

    “就因为这个,你就想当然的乱来,也还是太莽撞了。”我不客气的说道。

    其实我是真为他好,今时今日,不会再有人比我对‘玄门深似海’这句话更有体会。

    窦大宝现在也算是阴阳行当的人,如果由着性子来,将来必定是要吃大亏的。

    窦大宝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祸祸,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这事还真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刚开始答应当证婚人,是权宜之计。就是先敷衍老东西,然后找机会开溜。

    我记得你跟我说的每一句话,不了解的浑水,我也不想淌。可真正让我动肝火,决定要除了这老东西的,还是因为,我发现他不单是包藏祸心,而且是想害人性命。”

    他抬手向我身边指了指,脸居然又有些发红。

    虽然发窘,可他还是‘义正言辞’的说:

    “说白了,我跟着老头一进来,一看这架势,就开始好奇。我听你说过阴婚的事,所以一进来就看得八九不离十,这特么是给死鬼配阴亲。

    我当时就琢磨,我是听你说过,可我没见过在阴间结阴婚是怎么样的。所以吧……所以我就……”

    我瞄了一眼身边的新娘子,忍不住笑:“所以你好奇心起,别的不管,就想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好不好看?也是因为这个,你不光看出她身材超好,还看出,她不是死鬼,而是生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罪全书全集(十宗〕〔九星毒奶〕〔第一序列〕〔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魔临〕〔我的学姐会魔法〕〔三寸人间〕〔神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