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总裁也碰瓷〕〔生世恋:一笑倾尘〕〔穿越财富人生〕〔萌妻难追:总裁爹〕〔匠心〕〔我的荣耀有你〕〔人间杀神〕〔我家爹娘超凶的〕〔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无敌了亿万年〕〔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青梅逆袭记〕〔农家娇女有点泉〕〔腹黑娇妻宠不停〕〔穿书后隔壁男主总〕〔农门猎女〕〔且共东风放纸鸢〕〔农家美食日常〕〔娇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五十四章 律师、仵作
    岳珊被配阴婚的事,对我来说只是个意外。

    如果那晚我们没有去城河镇,她本人现在多半已经是被解剖化验的对象了。

    所以,我对她实在没客气的必要。

    倒是孙屠子,见岳珊哭得梨花带雨,有些怜香惜玉,或者说是‘色迷心窍’,用很和善并带着惋惜的口吻对她说:

    行了行了,我们都理解,谁遇上这种事,心里都不好受。不过话说回来,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就能那么愚昧草率,答应跟人结阴婚呢?

    没有!没有!岳珊哭着摇头,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阴婚,更加没答应跟谁配阴婚!

    孙禄接着问道:那你父母呢?是不是老人家被人给骗了,所以瞒着你答应了这事的?

    岳珊哭的更厉害,那绝不可能!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虽然不富裕,但也不缺钱,明事理,他们绝不会做这种荒唐事的!

    那可就怪了。孙禄看了我一眼,既然没答应过配阴婚,这事又是怎么来的呢?

    我这会儿也多少平静了点,想了想,把桌上的纸巾盒递给岳珊,哭没用,冷静点,把事儿解决了就是。

    等她缓和了些,我问她,记不记得昨晚之前,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过?

    岳珊摇头,说没有。

    她是省局的法医官,而且兼任一个分局的法医主任,平常的生活和工作都是非常简单的。

    这一次是接到通知,说是我们这儿有具特殊的尸体需要化验调查,所以才跟着古教授来这儿。

    你是来工作的,为什么说你昨晚住在聚宝山庄?再次提到聚宝山庄,我眼皮没来由的一跳。

    岳珊说:封其三是我三舅,来之前,妈要我去看他的。两个地方离的这么近,我干脆就住在他那儿了。

    你等等!

    我拿过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半晌,听筒里才传来一个打哈欠的声音:喂,祸祸,啥事儿啊?

    我说:大宝,今晚别睡了。两个事,一,立马带着那个骨灰坛,到瞎子家来。二,问你件事。

    你说?对面一阵杂乱,显然窦大宝是一秒钟都没耽搁,已经在起床了。

    我站起身,走到门口,低声问:你是最早到城河镇的,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新郎官叫什么名字?

    当然记得!窦大宝连打了两个喷嚏,我当时一看那新娘子身材那么火爆,就忍不住问旁边一个人,新郎是哪家的,怎么有福气娶那么个‘肉`弹’。那小子的姓有点偏,姓封,好像是叫……叫封平!对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城河镇那帮死鬼这么快就又找你了?还有,你让我过去,是不是瞎炳的事有眉目了?

    别说了,赶紧过来!

    挂了窦大宝的电话,回到座位,我先点了根烟。

    抽了两口,才问岳珊:你说封万三……不,封其三是你舅舅,他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

    岳珊怔了怔,没……没多少人。就他和三舅妈,和我一个表妹,那表妹,是三舅跟他前妻生的。对了,他本来还有个儿子,不过前段时间因为醉酒驾驶,出车祸去世了。我这趟去,也是因为这个的。

    那真是可惜了。我点点头,对了,说句话你可能不爱听,我听人说过,你三舅以前是混混出身,没什么文化。他自己叫封万三,该不会给你表妹、表弟,也起这么俗套的名字吧?呵,你可别告诉我,你表妹叫封金娣,表弟叫封招财?

    岳珊倏然瞪圆了眼睛:我表妹就叫封金娣!

    咳咳咳……我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个结实。

    岳珊跟着又说:不过我表弟可不叫招财,他刚生下来的时候,舅舅舅妈就带他找人看过……就是找人看相之类的。他的名字是看相那人给他取的,叫封平,是平平安安的意思。

    我不理白晶和孙禄诧异的目光,把烟在烟灰缸里掐灭,看着岳珊道:

    最后一个问题,我自问名头还没那么大,你昨天夜里才发现自己出事,今天上午见到我,却像是对我很熟悉,像专门调查过我一样……我很好奇,是谁告诉你关于我的资料,又是谁,让你一个法医相信一些事,寻求你本不该相信的人帮忙的?

    我是真觉得有些事不对头。

    岳珊毕竟和窦大宝不一样,普通人生魂出窍,醒来后,是很难有深刻记忆的。

    理论上说,岳珊就算发现自己身上多出的印记,是一个人的名字,也不大可能,这么快就找到我这个‘本主’。

    就算是她先找的白晶,这也不怎么合理。

    因为,从昨晚事发,到她以‘客户’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那实在是太快了……

    岳珊揉了揉通红的眼睛,又不自觉的瞪了我一眼,才有点悻然的说:

    我本来是不知道你的,但今天早上和古教授碰面的时候,我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跟老师说了。他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就只说那印记可能是皮疹之类,恰巧像字罢了。不过他当时也是说,这件事还真有点意思,据他所知,在你们市里有个法医,好像就叫徐祸。而且他还听人说,这个徐祸…品行不大好,貌似除了法医工作以外,还是个神棍,而且专门接女人的生意。

    古教授……我不禁想起了那个模样有些滑稽的老头。

    岳珊接着说道:他是当笑话那么一说,我可是记心里了。我不光是睡醒了,身上多出这么个印记,我还觉得……还觉得我好像之前就在哪儿听过‘徐祸’这个名字似的……

    你为什么会找她?我朝白晶努了努嘴。

    岳珊瞄了白晶一眼,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怪异,小声说:

    吃早饭的时候,老师跟林教授闲聊……他们本来就是同学。两人闲聊的时候,老师说,他在本地有个大侄女,他那侄女从小就不怎么讨人喜欢,后来虽然考上了律师,可不光爱喝酒不说,还整天神神叨叨的。还光明正大的打招牌,除了能替人解决法律方面的问题,还接什么阴阳买卖。

    她说到这里,分别瞄了我和白晶一眼,声音压得更低:‘律师仙气儿足、仵作色迷心’……这话还是你们那个黑脸郭队长说的,你们该不会没听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独步剑武〕〔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