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爱,老公大〕〔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悲催村女重生记〕〔沧元图〕〔大医凌然〕〔重生国民女神:冷〕〔战龙〕〔神涯木道〕〔我真没想入赘〕〔超宠契婚:老公,〕〔游戏男神带我飞〕〔报告总裁爹地,妈〕〔夺嫡〕〔肌肉影帝〕〔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血火铁〕〔超品农民〕〔狂婿〕〔都市超级医生〕〔娱乐圈最后一个女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六十四章 癞痢头
    封万三和王希真的财力、势力加起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家伙,光是两吨的货车就开来了两辆,其余商务车、面包车,更是排成了排。

    看到这阵势,别说我和史胖子了,就连窦大宝也是直翻白眼。

    你以为是‘钱’都能流通呢?纯粹瞎胡闹!

    窦大宝一边说,一边跳上一辆货车,拆开一个纸箱看了看,眉毛更是立了起来,娘的,这东西连鬼都糊弄不了!

    见封万三一副无措的样子,我只好对他说:

    冥纸也是有讲究的,除去那些压根不讲良心的商贩整出来的‘假币’,单纯从厂里出来的冥纸,没经过丧葬铺这一环节,就等同是咱们活人使的钞票,少经过了一个流通的必须流程,都是不能用的。让这些货车去把货退了吧,其余的,我们再摘一摘。

    最后挑来拣去,虽然有一大半都不能用,但剩下的数目,在我看来,还是相当可观的。

    封万三问我,剩下这些够不够,不够的话,他继续让人去弄。

    我说够了,话锋一转,又对他说:

    那次我帮你,算是意外;这次帮岳珊,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职业。她,和我是同行。

    封万三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小珊也是阴阳先生?

    我摇头,我的另一个职业,是法医。

    封万三这才释然。

    我对封万三说:就阴倌这个职业而言,没有白干的。

    封万三一拍巴掌,跟着掏出个支票本,要多少,您尽管开口……得了,也别那什么了……

    他随手在一张支票上签了名,撕下来递给我:数目你随便填!

    支票你收回去。我摆摆手,朝着堆积的冥钞一指,这些,我要一半!

    你要……死人钱?

    ……

    等指挥着人烧完纸钱回来,史胖子已经气得不行了。

    趁别人不注意的当口,指着我鼻子骂道:

    我就说,小白脸全他妈不是好东西,你狗日的也太阴了!还以为谁占了算谁的,你特么居然把话跟人挑明了,竟然‘吃独食’!

    我这不叫吃独食。我正视他道:我本来就是阴倌,这个行当不属七十二行,但也是拿来谋生的。我帮事主,事主给我报酬,天经地义。活人钱和死人钱,我开口,他们就得给。我拿也拿的堂堂正正!

    史胖子一怔,跟着挠头问我:阴倌真的可以作为……作为被人认可的谋生职业吗?

    我笑着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这个世界上,孤家寡人不止你一个。老实说,我能顺顺当当上完学,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都是靠做阴倌赚来的。

    我本来是有感而发,可没想到,胖子听了后,想了一会儿,忽然向我问道:

    做阴倌该怎么才能接到生意?

    他的问题,让我回想起刚接触这个行业之初的一些事。

    我刚要回答他,突然就见一辆面包车飞驰而来,一个急刹停在门口。

    车门一开,跳下来四五个大汉,急匆匆将两个鼓鼓囊囊的麻袋抬进了院子里。

    我和史胖子眼皮都是猛一跳。

    史胖子道:麻袋在动,里边装的该不会是……

    赶紧去看看!

    比起王希真,封万三更加的霸气。

    或者说,痞子出身的他,做事更缺乏底线。

    两个麻袋被重重丢在院里,袋口解开,一个双手反绑,嘴里也勒着绳套的矮胖中年人率先挣扎着钻了出来。

    随着封万三一使眼色,一个大汉过去替他把绳子解开。

    中年人顾不得解开勒着嘴的绳套,扑到另一个麻袋旁,边慌手慌脚的把里头的人向外拉,边呜呜的从嗓子眼里直叫唤。

    看到这人,我和孙屠子都吃了一惊。

    是癞痢头!孙禄愕然看向我。

    我只能是点点头。

    这个被装在麻袋里带来的,居然就是那年我和孙禄、张喜来这里时,和我们起冲突的那个算命先生癞痢头。

    被癞痢头从另一个麻袋里拽出来的,是一个年纪十分大的老太婆。

    这老太婆瘸着一条腿,而她的脸,更是有些骇人。

    她的前额比普通人要凸出的厉害,相比之下,下半截脸比一般人小了将近三分之一,而且除了额头还算平滑,脸上其余部位全是横呲肉。

    乍一看,人们多半会以为见到了怪物。

    我却已经看出,这长相丑乖的老太婆是先天畸形。

    而一旁的史胖子,在看到老太婆的样貌后,忽然说了一句话:

    还真是个正经的阴媒!

    封万三搬了一张椅子,就大马金刀的坐在岳珊的‘灵堂’门口。

    他一言不发,冷眼看着癞痢头挣扎着将丑老太婆解开,等到两人嘴里全都没了束缚,才恶狠狠道:

    死老婆子,今儿当着‘真神’,你最好把你那点歪底子,一五一十给我交代清楚。要不然……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我却已经看到,癞痢头和那老太婆双双打了个冷颤。

    让我没想到的是,癞痢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抬手指向我:我认得你!你认不认识我?!

    我一怔,下意识就想点头,不料癞痢头突地抬高了声音:

    前年和你们一起的那个短命鬼,是不是已经死了?!那时候你可以不信我的话,现在你们总该相信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同是外八行,你总该替我和我老娘说句话,让我们有个活命的机会吧?!

    我反应过来,盯着那丑老太婆看了一会儿,凑到窦大宝耳边问:

    这是不是就是你在城河镇见过的那个‘老女人’?

    窦大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直拨楞脑袋,不是不是,那老娘们儿可比她年轻,比她好看。这老婆婆,我压根没见过。

    居然不是她?我看看一院子的杀气腾腾,想了想,走过去对封万三说:

    我想和他们娘俩单独谈谈。还有,别把事闹大,你真以为警察都是吃干饭的?

    封万三现在对我敬畏有加,可我还是能看出,他对我的后半句话不以为然。

    我暗暗叹了口气,心说,一个人一个命,此话当真不假。

    我阴差阳错救你一回,可照你这性格,下一回,怕是无力回天,在数难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九星毒奶〕〔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万古神帝〕〔重启飞扬年代〕〔魔临〕〔罪全书全集(十宗〕〔都市之最强狂兵〕〔贞观贤王〕〔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