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时间逆天〕〔日月风华〕〔一品卿士〕〔顾先生请原谅〕〔穿越之掉崇祯面前〕〔老祖宗她又美又飒〕〔临界血线〕〔漫威之怪物猎人大〕〔隐婚,天降巨富老〕〔异世界道门〕〔诸天最强大佬〕〔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名监督的日常〕〔开错外挂怎么办〕〔生活系游戏〕〔我能提取熟练度〕〔我成了大佬亲闺女〕〔第三十九次攻略〕〔他太太才是真大佬〕〔洪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七十八章 黄家酒器
    千算万算,还是少算了一步。

    井口的阔度实在有限,而且似乎井口要更窄一些。

    白晶到底是身形苗条,看她下去还有富裕,等到我下去的时候,只下到半截,胸口便有些涩然,再下去就有些勉强了。

    妈的,老子欠你的!

    我暗骂了瞎子一句,向上撑了撑,准备干脆把毛衣也脱了。

    可就在这时,陡然间,一阵风卷了进来,跟着‘砰’一声,原本半敞着的房门一下子关上了!

    我以为只是普通的山风,起初也没在意,可是,等我把毛衣从头上扒下一半的时候,耳畔竟突然传来一阵对话声。

    太太,这样不好吧,俺就是个干粗活的。说话的是个男人,听声音应该很年轻。

    傻小子,你替我忙活这两天,不想松快松快?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女人声音说道。

    男人:太太,我……

    对话就只这几句,跟着传来的声音,让我轻易就想象到女人说的‘松快’是指什么了。

    我直觉不对,急着把毛衣从头上拽了下来,那种旖``旎的声响更加清晰入耳。

    早在听见动静的第一刻,我就本能的关掉了手电。

    这会儿仔细听,那声音近在咫尺,似乎就是从面前的机组后方传来的。

    这大白天的,怎么会有男女跑到这里来干这苟且事儿?

    再说了,之前在上面,也没听到有动静,这俩人来的也太快了吧?

    机组间虽然有空隙,却不足以让我看清前方的情形。

    只能是勉强看到似乎有一黑一白,两个光溜溜的身影在晃动。

    我正好奇,两人究竟是何身份,猛不丁就听那男人喘着粗气说:

    有钱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这细皮嫩肉……俺以后……

    一番下流话没说完,似乎就已经一泻千里。

    紧跟着,就听女人的声音再度传来:走。

    男人:我……我还没弄完呢……

    傻小子,换个地方,到那后头去。

    直到脚步声靠近,我才反应过来,他们说的后边,竟是我所在的机组后方。

    这时再想躲避,根本是痴人说梦。就算我想往井里缩,也是要费些力气的。

    我根本都没时间考虑更多,一个身影就来到了跟前。

    这人赤着的上身又黑又瘦,下边穿着一条脏兮兮的粗布裤子,看上去是个最多不超过二十岁的青年。

    这青年一走过来,便和我直面相对。

    可奇的是,他竟像是全然看不到我的存在。

    就在他带着一脸冲动,想要回头的时候,我看到有一双不甚白嫩的女人手,从后边搭住了他的肩膀。

    紧接着,就听原先那女人的声音说:

    你的活,干的很好。你,可以歇歇了。

    这女人声音虽然略微沙哑,但十分的轻柔,可听在我耳朵里,却让我后脊梁直冒寒气。

    我下意识感觉不妙,下一秒钟,就见面前的青年像是被催眠了一样,缓缓闭上眼睛,一步步向我走了过来。

    这时我才急着向外爬,可井中束手束脚,哪是轻易能爬上来的。

    那青年双脚一顿,停在了我眼巴前。

    下一秒,他忽然又双脚同时弹起,竟无视我的存在,朝着井口跳了下来。

    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我完全措手不及。

    本能的一闭眼,等到睁开眼后,身体并没有被压迫踩踏的感觉,那青年却已经消失了。

    我由始至终,都没有看清女人的长相,她却也和青年一样,悄无声息,毫无征兆的消失不见了……

    不可能,那不可能是真实的……我蓦地反应过来,难道是……灵觉!

    我刚想到这一点,下方陡然传来一声低呼。

    跟着就听白晶压着嗓子喊:徐祸,你快下来,这里有个人!

    我汗毛一悚,赶紧把毛衣甩开,一咬牙,两手干脆向上伸直,闪开点,我下来了!

    井下的确比井口要宽阔些,幸好我及时用后背和双脚撑住井壁,才不至于直线坠落到底。

    我不顾皮肉被摩擦的疼痛,打亮手电,偏着头向下照。

    下边再不到三米,就是井底,白晶就贴着井壁一侧,抬头看着上头。

    而在她对面,贴着井壁,竟坐着另一个人!

    此刻我已想到,那人绝不能够是瞎子,一边让白晶站着别动,一边手脚并用的下到井底。

    或许由于另一个职业的缘故,白晶并不显得十分害怕,但此情此景,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一把拉住我胳膊,指着地上那人,声音略微发颤:你快看,他好像还活着。

    我松动了一下仍发紧的筋骨,蹲下身,打着电筒向那人照去。

    看清他的样貌,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他是什么人?活着还是死了?白晶问。

    你吓昏头了?这人死了至少超过一年了。

    不可能!白晶在我身侧蹲了下来,我虽然不是法医,可也知道,人死以后,尸体可能会发生的变化。他明明就是……

    有时候尸体也是会骗人的,你觉得,在你另一个职业中,正常的尸体死亡现象,能够解释一切吗?

    我一边说,一边拿过死尸一只手掌,翻开他的手心看了看。

    从手上的茧子看,这应该是个干粗活的。要是没猜错,上面的水泵房,后期的工程,包括抹地,还有掩盖井口,都是他做的。

    你单从尸体本身,就能看出这么多?白晶诧异的问。

    我苦笑,当然不能,不过,下来前,我才见过他,还见到他是怎么死的。

    你见过?那怎么可能?白晶更加不可置信,那你说,他是怎么死的?

    牡丹花下死!

    我最后看了一眼那死尸的面孔,抬起右手,将二指并拢抵在他前额。

    片刻,起身对白晶说:他不光被某人用邪术吸取了精元,还吸收了魂魄。尸体之所以没有任何变化,是因为两点,一,他属于身体和魂魄同时意外死亡,也就是所谓的生尸,生尸的内循环虽然不再进行,但是比普通的死尸腐烂的速度要慢太多了。

    我开始四下打量着周围,还有就是,某人说过,老头山阴气深重,很可能是阴司鬼门的所在。

    牡丹花下死,鬼门关前生……这小子风``流一回,却是从轮回册被注销了。这代价……也太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威震九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