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总裁也碰瓷〕〔生世恋:一笑倾尘〕〔穿越财富人生〕〔萌妻难追:总裁爹〕〔匠心〕〔我的荣耀有你〕〔人间杀神〕〔我家爹娘超凶的〕〔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无敌了亿万年〕〔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青梅逆袭记〕〔农家娇女有点泉〕〔腹黑娇妻宠不停〕〔穿书后隔壁男主总〕〔农门猎女〕〔且共东风放纸鸢〕〔农家美食日常〕〔娇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一百二十三章 巨蛹(2)
    有过养蚕经验的人应该都知道,蛹和茧可不是一回事。

    记得我小时候也养过几条蚕宝宝,等到结茧的时候,白花花,毛茸茸的,看上去很是可爱。把外层的蚕茧剥开,里头便是像纺锤一样两头尖尖,黄褐色的蛹了。

    那会儿看到蛹的丑陋,我便没那么喜欢了,等到听人说,蛹会变成蛾子,更是毅然决然的终结了我那段养小宠的经历。

    长大后,我又开始喜欢蚕蛹,不过,那已经是作为餐桌上的美味了。

    柜子里的蛹,形状颜色都和蚕蛹差不多,却是大的充满了整个柜子。

    窦大宝使劲咽了口唾沫,“瞎炳变成蛹了?要是把他弄出来,他会不会变成大扑棱蛾子?”

    虽然明知道他是胡说八道,我心里还是寒了一下。

    大双把我拉到一边,低声对我说:

    “也知道我是什么情况了,我能做的,就是把他放出来,但我也不清楚,他被放出来后会是怎么个情况。”

    我想了想说:“静海让我找的东西找到了,瞎子的魂魄也带来了,只管把他弄出来就行。”

    大双点点头,拉开一旁的一个抽屉,取出一把榔头和一把刻刀。

    我们都以为他是要用这个破开巨蛹,不料他却径直推开后门走了出去。

    在我的印象中,14号的院子里,一直都有一块表面光滑的条石,条石上既没有摆盆栽,似乎也不是捶洗衣服用的。

    大双走到条石前,回头冲我打了个工作中常用的手势。

    我立刻让窦大宝和孙屠子做好准备。

    “嚓~嚓~嚓……”

    随着大双的动作,刻刀与石板接触,发出轻微的声响。

    我到底是忍不住,探头想看他在上面刻的是什么,但因为角度原因,看不到石板正面。

    “裂了!”窦大宝和孙禄忽地同时叫道。

    我急忙转过身,就见巨蛹上竟出现一道裂纹。

    那裂纹并不太明显,如果不是窦大宝他俩一直近距离盯着蛹看,绝不能够轻易发现。

    我很快就认定,裂纹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而似乎是随着院子里的凿刻声,在一点点的增长延续。

    虽然知道现今的大双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他不但接替陈金生做了阴阳驿站新一任的管家,还继承了老陈刻碑匠的手艺。但我却怎么也想不通,他在石板上凿刻,巨蛹为什么起了变化。

    孙禄往后门看了看,小声说:“我怎么觉得,大双虽然在凿石头,刻刀却像是直接刻在这‘蚕蛹’上似的?”

    窦大宝也是压着嗓子说:“祸祸,快看,这上面的裂纹,像不像是一道符?”

    其实不用两人说,我也已经看出了蹊跷。

    巨蛹上的裂纹,并不是毫无规则的龟裂,而是在裂开一定程度后,又转向另一个方向。

    开裂的速度,竟似乎和大双的动作是同步的。

    随着‘裂纹’的增多,裂纹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看上去真有点像是符箓。

    “刻刀刻在石板上,这上头怎么会裂开呢?”窦大宝小声嘀咕,竟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摸裂纹。

    我刚要阻止,巨蛹裂开的部位,突然间脱落了一片。

    窦大宝手贱起来也是没治,巨蛹开始脱落的时候,他的手指头已经快要碰触到蛹的表面了。

    蛹骤然脱落下巴掌大一片,他还没来得及缩回手,猛然间,就见破洞中探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朝着他的手指头就咬了下去!

    随着“咔嚓”一声牙齿猛烈咬合的声音,窦大宝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好半天都说不出话。

    也得亏他吓得往后摔了个腚墩儿,不然他那根手指头多半就保不住了。

    我顾不上管他,而是和孙禄一样,都被惊呆了。

    窦大宝或许还没来得及看清状况,我和孙屠子却看的分明。

    巨蛹脱落的部位,竟露出了一张人脸!

    按说我们都已经想到,瞎子就在蛹里,但是看到这露出的脸,我和孙屠子受到惊吓的同时,回过神看向对方,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强烈的疑问。

    蛹中露出的那张脸,白的像是敷了一层厚厚的面粉。眼睛是张开的,眼球却像是被封了一层白蜡,完全看不到眼仁。

    这张脸在差点咬到窦大宝以后,就合上了嘴,只是瞪着卫生球似的眼睛,再没了动静。虽然不再动作,也没有明显的表情,但看上去十分的诡异恐怖。

    “这是瞎子?”孙禄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退后两步,勉强定下神仔细看了看,点点头,“是瞎子。”

    窦大宝哆哆嗦嗦爬起来,“瞎炳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瞪了他一眼,“别废话,活死人肉呢?”

    窦大宝从挎包里掏出个油纸包,再看看仅露出脸的瞎子,反应过来,骇然问道:

    “该不会是想把这块人肉喂他吃下去吧?”

    见我不说话,窦大宝连连摇头,“这不成,这不成,要我看,还是把老和尚叫出来,问问他该怎么办吧。”

    “静海大师圆寂了。”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昏昏欲睡,直到这会儿,才想起来告诉他们静海的死讯。

    窦大宝沉默半晌,问我:“确定活死人肉是这么用的?”

    我和他、和孙屠子三人面面相觑,虽没开口,但心里都明白,如果老和尚在,自然会告诉我们具体该怎么做,但那已经不可能了。

    这会儿倒是都体会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的深意了。

    “把那东西给我看看。”

    大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把锤子和刻刀随手一放,从窦大宝手里接过油纸包。

    他把油纸包打开,凑到鼻端闻了闻,又看了看瞎子的脸,只说了一句话:“喂给他吃吧。”

    窦大宝还想再说什么,我一把抢过纸包内的肉块,直接送到了瞎子嘴边。

    瞎子像是闻到了肉味,猛然张开嘴,一口就把肉块吞了下去。

    见他机械化的大嚼特嚼,我一阵干呕。

    这时,窦大宝却又是一声怪叫:“我靠,八角灯笼怎么自己着了?!”

    我急忙回头,果然就见他放在桌上的八角灯笼,居然燃起了火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独步剑武〕〔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