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策长安〕〔明帝国的崛起〕〔女战神的黑包群〕〔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皇叔,王妃又翻墙〕〔皇叔心尖宠:王妃〕〔全能女婿秦浩全文〕〔天医神尊在都市〕〔陈轩邪医传承〕〔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枭皇〕〔全才奶爸〕〔女总裁的霸道佣兵〕〔回到过去变鹦鹉〕〔都市极品仙帝〕〔腹黑女人撩爱计〕〔美食供应商〕〔终极特种兵〕〔和沈先生离婚那点〕〔我能超级加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七卷第七章 撞客
    听年过古稀的老头斗嘴,本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但这种情况下,出于阴倌本职,我可是没心思‘享受’这乐趣。

    我慎重的想了想,一咬牙,对林教授说:“老师,我知道您不相信一些事物的存在。撇开这个不提,这个轩生的状况您也看到了……”

    “切,他一早就看到了,可这老东西,就认定我跟我徒弟合伙,来逗他玩儿的!”老古哼道。

    我没接茬,用手指在轩生颈部伤口处抹了一下,将沾染的殷红给林教授看,“老师,您教过我,法医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但作为医生,救死扶伤同样是我们的责任。现在不管怎么说,先把这件事处理好,保证轩生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老古又要接口,被林教授狠狠一眼瞪了回去。

    林教授冲我点点头,“你说的对,要按我的想法,还是应该立刻送他去医院。不过你既然来了,那也不妨用你的法子先试试。不过我要提醒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阻挠,但你必须保证轩生的安全。”

    我知道老教授已经做出了最大让步,用力点了点头,转向老古,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我怎么就觉得这老头说话做事都有点不尽不实呢?

    上次岳珊说为什么能找到我的时候,我就觉得,她似乎是受了老古明里暗里的点拨指引。

    这一次,老古虽然看上去还算轻松,在他察看轩生的状况时,我却从他眼中看出了沉重。

    我想了想,问老古:“您说我还是没能替他除根,难道说,之前您找别人替他看过?”

    老古瘪着嘴摇摇头,“你没听你老师说嘛,我很早之前就是蒙古大夫,是神棍,虽然没什么大能耐,替人驱除撞客这种事也还做过几次。

    我到轩生家以后,老筷子夹手指头、用福荫驱灰替他洗脑门、甚至是用祠堂香烧他顶门……能做的全都做了。可缠着他的家伙,就是不肯走!

    我是黔驴技穷了,这不,听人说起这儿有你这么个大名鼎鼎的阴倌,而且你还是我师哥的学生,所以就带轩生过来找你这个专业人士咯!

    我找你老师,就是图省事儿。哪知道这老东西几十年不变,还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非说有病就去医院,还以为我是来戏弄他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见他这会儿还不忘埋汰林教授,我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也更觉得古怪。

    撞客就是附身的鬼魅,坊间流传,用红筷子夹中指可以驱邪,但真正懂行的人都知道,经年沾染油盐人气的老筷子才最有效。

    驱灰,就是老屋房梁上的落尘。能够被称为福荫驱灰的,得是一个家族祠堂大梁上的驱灰。用来洗浴灵台,的确能够以祖荫辟邪。

    老古说的这三种法子,真是‘野路子’里最具奇效的。

    如果这些法子都试了,还是驱除不了撞客,那么就算是普通的阴倌道士,恐怕也是无能为力的。

    老古又看了看轩生,对我说:“我看你小子也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你就那么莽莽撞撞把他打晕过去,就不怕伤到他啊?”

    我摇头,“我只想趁他不注意,把他的剪刀抢下来,他,是受到惊吓,自己吓晕过去的。”

    林彤问:“我有点想不通,他刚才可是一直都盯着门口呢,你就那么顺门缝溜进去,他就没反应?”

    我说:“他不是没反应,他没做出反应,是因为附在他身上的鬼,很可能是个瞎子。”

    一句话说完,我才猛地反应过来,偷偷看向林教授,却见老人家正闭目养神,一副什么事都不理的超脱样子。

    林彤更加好奇,问鬼也有瞎眼的吗?

    我正待回答,轩生忽然动了一下,跟着猛一阵挣扎。

    看样子他是想坐起来,可双手被反绑,慌乱间找不着平衡。

    我瞳孔一缩,下意识喃喃道:“他灵台都空了,那东西怎么还在……”

    果然,轩生苏醒后一开口,仍是那女人的声音:

    “什么人?为什么绑着我?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人了!”

    “闭嘴!”我厉声道,“再说一句,就把你衣服全扒光!”

    这一招竟十分有效,听我恶声恶气这么一说,轩生居然就真不敢出声,也不敢挣扎了,只是身子不住发抖,顺着面颊,无声的流下两行眼泪。

    “你肯定他是被所谓的脏东西给附身了?”林教授忽然向我问道。

    很显然,轩生刚才发出的动静,到底还是引起了老人家的好奇。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小心的说:

    “老师,您也看见了,他醒来后的第一反应,是想坐起来,这是本能。一个壮年男人,就算被反绑双手,想坐起身也不是困难的事。他非但坐不起来,醒来后第一时间发出的,就是女人的声音,这也是本能,绝不是刻意的恶作剧。”

    林教授点点头,没再说话,眼中却尽是疑色。

    我起身走到轩生身边,这次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所以立时引得他一阵惊慌,甚至是低声哭了起来。

    我又看了林教授一眼,暗暗捏了个法印,快速的印在轩生前额。

    这法印是鬼灵术所传,不算符箓,已经是我所掌握最具驱邪效力的法诀了。

    然而,法印印上去,轩生的反应却是“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这时,老古走过来,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对我说:

    “别白费力了,能试的法子我都试了,都不管用。只能说,这个撞客很特别,貌似不是法诀符箓能够驱赶的。你刚才也试过了,轩生灵台都空了,撞客却还在,你认为普通的法子能行吗?”

    不用他说,我也已经开始头大了。

    这撞客到底是哪路‘神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赶都赶不走呢?

    在我看来,一个身高近一米八的男人哭的满脸眼泪鼻涕,实在是很惹人厌的。

    但林彤身为女人,却是心软看不下去了,“你们能不能先跟她好好说话,就算是鬼,也不是不通情理的吧?你们这么吓唬她,就不怕她跟轩生一块儿都被吓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罪全书全集(十宗〕〔九星毒奶〕〔第一序列〕〔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学姐会魔法〕〔魔临〕〔神级狂婿〕〔三寸人间〕〔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