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你欠我一个拥抱〕〔超维入侵〕〔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我不是灵宠〕〔亡灵法师与超级墓〕〔海盗领主〕〔三国之老师在此〕〔仙焰〕〔人族争命〕〔我的战场我的连〕〔快穿之男神别跑我〕〔奥能战纪〕〔传媒巨舰〕〔虚龙道尊〕〔重回十八少年时〕〔御用狂兵〕〔轮回之三少的追妻〕〔透视神级狂兵〕〔婚情难隐:薄先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七卷第三十二章 一个人的话唠
    在狮虎山的密道里,我为了寻找尸晗花,意外得到九枚压口钱。

    我当时只觉得,密道那被活埋的九个不同时代的人,死状诡异之极,却没想到,仅仅时隔不到一个月,就得知了其中一人的身份。

    第一眼看到信封里的画像,我便认出,画中的男子,正是密道里的其中一具死尸!

    老古接过压口钱,凝神看了一阵:“这枚光绪元宝上有‘广东一仙’的字样;传说珠母只能在两广南海一带才有。”

    他神色一凛,看向我道:“去过两广?这枚压口钱,该不会是凌风的吧?”

    我摇头,说这铜元的确是凌风的,但不是在两广发现的。

    我没告诉他铜元的具体来历,只是道:

    “我有理由相信,凌风死的时候,魂魄就已经消散了。这枚铜元,作为压口钱,陪伴了他近百年。如果他执念未消,应该就会附着在这铜元上面。”

    老古这会儿也不再遮遮掩掩,沉吟着说道:

    “说的对,但有没有想过,凌风的执念是什么?虽然不肯说,我也猜到,他必定死的凄惨,而且多半是被人害死的。如果他最后的执念是报仇,那非但不能治好童小秋的残障,还有可能会带来祸患。”

    “我相信凌风!”林彤和季雅云异口同声道。

    两人相视一眼,林彤道:“按照信中所说,童小秋当时已经死了。凌风不肯送她去投胎,是为了爱人生生世世着想。为了一个残鬼,留下毕生积蓄,只身赴南海寻找珠母。有几个男人能做到这样?或许他死于意外,又或者,他是被人害死的。但我相信,他死前想的绝对不是报仇,而是只惦念着自己的爱人。”

    季雅云点点头:“他明知道去寻找珠母,一定凶多吉少,但却留下自己和童小秋的画像。最终只是想,看到这信的人,能替他妥善安置童小秋。至于埋葬画像……那只是一个念想,或者说,本身就是执念。明知道自己可能回不来,也希望如果有来世,不会和自己的爱人断了牵连。”

    老古问我:“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没直接回答他,而是看了轩生一眼,对老虎说:

    “胡警官,信看过了,刚才我们的话,也听到了。现在我们要做一些事,那可能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

    没等我继续往下说,老虎就黑着脸把卓广明和管妙玲带了出去。

    不大会儿的工夫,他却又匆匆走了回来,搔着后脑勺说:

    “我把他们俩拷在车上了。”

    他说的含糊,其实也是猎奇心起,不想错过某些难得见到的事。

    我这才对老古说:“我本来也以为童小秋是借尸还魂,起码是她的魂魄和轩生融合在了一起。现在知道,会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轩生在这个房间里做了一些事。不仅破坏了安魂符的效力,还让童小秋误以为凌风回来了。”

    老古只看了轩生一眼,并没有问他做过什么。

    如我所料,老古在阴阳术数方面,绝不是只略通皮毛。

    他拿起那道缺损一角的符纸,对我说道:

    “这不是普通的安魂符,当中多出的一笔,用的是画符人的灵台血。这符的作用是,能让童小秋周而复始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让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拔步床是婚床,床的主人睡在上面,会增加床的喜气。可一旦非是床主人,在这床上苟`合,喜气就会被冲散,甚至还会转为煞气,让床主人家宅不宁。正是因为这样,安魂符才失去了效力。”

    轩生脸色惨白:“老师,我……”

    “现在没说话的份!”老古厉声道,接着又对我说:“当年夜探古宅那件事之后,我就对鬼神之说、玄门术数产生了兴趣。这些年我通过各种渠道,掌握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但却很少实施。是内行人,是真正的阴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我点点头,转向季雅云:“确定可以控制童小秋?”

    季雅云点头:“单靠这怀表,我还不能够完全做到这一点。但我有别的办法,可以保证,童小秋一直都能保持清醒的状态。”

    “好,那就麻烦了。”

    我说了一句,从背包里拿出几样东西摆在桌上,“古教授,可以的话,替我打打下手吧。”

    老古走过来,拿起一小截线香,对其他人道:

    “生犀不可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如果在场的人,不想看到一些东西,还请立刻出去。”

    这次,这老头是真把他‘橡皮猴子’的外号发挥到极致了。

    到了这个份上,除了轩生本人想置身事外,桑岚的父亲和特意跑回来的老虎,哪个会出去?

    老古说这话,就只是针对林教授,而且这么说的时候,冲老教授挑了挑眉毛,挑衅意味十足。

    对于他明目张胆的挑衅,林教授只是“哼”了一声,却是没挪步。

    我拆开一卷红线,用特殊的手法,将那枚光绪元宝绑在左手心里。

    迟疑了一下,用指甲狠狠掐破了眉心灵台。

    老古吃惊道:“用中指血不就行了?用灵台血就不怕会被邪煞入体?”

    “这种事最好一次成功,我可不想浪费时间。”

    我边说,边蘸着灵台血,在铜元以及掌心快速的画了道符箓。

    老古见状,只得摒了摒气,用火柴点燃了犀香。

    与此同时,季雅云走到轩生身前,拿出了那块怀表。

    她让所有人都别出声,将怀表举到轩生耳边的时候,自己口中却是低声念诵着什么。

    渐渐的,轩生的眼皮明显开始发沉,当犀香充斥整间屋子的时候,他竟然缓缓瘫软在地,昏睡了过去。

    对于季雅云的做法,我也觉得纳闷。

    她把轩生和童小秋都弄睡着了,那还怎么继续?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背对着我的季雅云忽然咯咯一笑:“风哥,侬真额回来了!”

    我猛一激灵,难道……

    这时,季雅云已经转过了身。

    看到她的样子,所有人全都愣在了当场。

    她的脸还是先前的样子,但表情却像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最明显的是,她原本透着灵气的眼睛,此刻眼神全然涣散!

    “不可能,这不可能……就算是瞎子,瞳孔也不会是这种状态。”林教授气息粗重道:“只有死人的眼睛才会这样!”

    “啥睨(谁)?”季雅云问道。但语调并不慌张,而是双手平伸,摸索着快速向我走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明白,季雅云说她有法子控制童小秋,那法子竟然是让童小秋上自己的身!

    此刻,我手里攥着凌风的压口钱,再加上符箓的效力,季雅云,不,应该说是童小秋,轻易就感觉出了熟悉的味道。

    她没有慌张,是因为她已经认定,凌风回来了。

    她把我当成了凌风,而且显然认定,自己的男人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我迟疑了一下,上前两步,搀住她的手臂。

    “风哥,侬还带了朋友回来?”童小秋向我问道。

    我纠结着不敢开口,然而这时,她涣散的瞳孔骤然一收,竟是向我递了个熟悉的眼色。

    我看的分明,那眼神绝对是正常的,而且,那是属于季雅云的!

    她让童小秋上了自己的身,却像她先前说的那样,竟是完全能够控制童小秋的出现。

    她这眼神……

    “咳。”

    我干咳了一声,试着开口道:“是啊,我带了几个朋友回来。他们是郎中,是来帮治眼睛的。”

    我尽量说的含糊,童小秋却没有丝毫的怀疑。

    她居然把又已失去神采的眼睛一翻,“找什么郎中,我这雀蒙眼是胎里带,治不好的。我倒是想一直陪着我,再也别离开了。”

    我现在确定,季雅云果真是将童小秋给‘催眠’了,或者说,是用特殊的方式,让童小秋只凭感觉,完全认定我就是凌风,从而对声音失去了辨识度。

    童小秋似乎对自己看不见东西满不在乎,只拉着我,有些碎碎念道:“侬是不晓得,不在,我每天夜里巷都困不安生。金水个小赤佬,虽然忠心,可实在不靠谱。整天喝的昏天黑地,吾说了他一次又一次,他就装听不见。后来我都懒得说他嘞!

    话说回来,我当初也不过是给了他老子一个馒头。他老子虽然拎不清,但是个实心眼,就那么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保护我。金水个小毛头不过是偷看我换衣裳,他居然差点把个小赤佬砍死……现在我都拎不清,是我救了他一家,还是我欠他们滴。”

    童小秋的声音,实在是很好听。

    但是,在了解一些情况的同时,我心中不禁暗道:这婆娘真是个话唠。

    直到后来听桑岚的父亲说了一些关于童小秋的事,我才把‘话唠’的帽子给童小秋摘了。

    据说,童小秋当年除了能一人独演三档,还以美貌和冷艳著称。

    即便和相熟的人,也是不怎么说话的。

    在她附身轩生和我们接触的那段时间,或许是她一个人周而复始‘活’的太久,所以才说了那么多。

    但对于凌风,她却是真正毫无顾忌,敞开心扉……

    她,是苏州评弹名角,却是凌风一个人的‘话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罪全书全集(十宗〕〔九星毒奶〕〔武炼巅峰〕〔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魔临〕〔三寸人间〕〔神级狂婿〕〔我的学姐会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