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光头很危险〕〔至道学宫〕〔星夜可期〕〔影视世界当首富〕〔同桌大佬又犯规〕〔影帝,入戏太深〕〔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竟然是富二代〕〔美女总裁的神级兵〕〔与偶像谈恋爱〕〔我就是超级警察〕〔美食从和面开始〕〔再见了,我爱的渣〕〔王倔头的幸福生活〕〔商女为妃:世子大〕〔总裁校花赖上我〕〔韩娱之请签收〕〔我的1982〕〔我在英伦当贵族〕〔万兽朝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七卷第三十四章 再生缘(2)
    看到众人眼光,我心中就是一凛。想回头察看,脖子扭到一半就僵住了。

    我就只看到,似乎有个模样怪异的影子正靠近我,跟着后背猛的一寒,整个人就像是完全虚脱麻木了一样。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突然多出一些从未有过的画面。

    这些画面绝不属于我的记忆,支离破碎,并不能贯穿到一起。

    但这些画面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当中都有一个女人。

    女人的模样十分美丽,比起画像上的童小秋,更多了一种特别的气质。

    可以肯定的是,那画像对童小秋的眼睛,还是一定程度美化过的。

    画面中,真实的童小秋,眼睛绝对是一大败笔。

    不过,这也正符合桑岚父亲所说,童小秋眼睛毫无神采,也就难怪演出时不肯正面视人了。

    我完全被这些画面吸引,沉浸其中,也很快明白,这些都是凌风的记忆。

    “风哥,你终于回来了!”季雅云突然浑身一震,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同样的话,她这已经是说第二次了。但我对此毫不奇怪。

    因为,此刻在我看来,她已经不再是季雅云的模样,而是完全变成了画像中,和我脑中画面里的女子形象,真正变成了童小秋!

    虚脱麻木只是个人感觉,事实是,我就像是被魇了一样,浑身无力,身体却是由另一种力量在支配。

    这让我多少有些后悔,不该一时意气用事,用灵台血作法。

    眼下明显是把凌风的魙给引来了,并且它还上了我的身。

    如果凌风死前的执念是恶念,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不过很快,我就消除了恐惧。

    因为脑海中的画面终于不再增加,定格在了一幅极为恐怖,却更让人心痛的场面……

    童小秋扑进我怀里,哭道:“风哥,我真怕你会不回来,会丢下我一个人。那样的话,我宁可死了算了。”

    我紧紧拥着她,虽然那并非我本人的意识指使,也觉得心一阵阵刺痛颤栗。

    “傻丫头,我想清楚了,我不会再去阻止一些事,他们想干什么,就由他们去做吧。我,只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声音是由我口中发出的,但绝对要比我原来的声音清亮,其中还透着一股沧桑。

    童小秋突然抬起头,面向我问:

    “你真额不管他们了?你不是说,他们可能是受人陷害,他们那样做,会让整个屋里巷的人遭受灭顶之灾吗?”

    我笑了,笑得很勉强:“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阻止不了,也不想阻止。我说了,现在,就只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就在‘我’这样说的时候,童小秋的眼睛竟奇迹般起了变化。

    最初她面向我时,眼睛就像先前两位老教授说的一样,不光死气沉沉,而且还像是根本就没有眼睛。

    然而,此刻两人直面相对,她的眼中竟渐渐有了神采。

    我看的清楚,那绝不似她附在轩生身上时,那种涣散的眼神,也和季雅云本人的灵动全然不同。

    在我看来,那感觉就像是,她才被移植了一双新的眼睛,充满着纯净透彻,没有丝毫世俗沾染过的痕迹!

    “凌风最后的执念,果然还是自己的爱人,童小秋,复明了!”我按捺不住在心中呐喊。

    “呀!我哪能忽然看的这么清爽(清楚)了呀?!”童小秋惊喜的同时,双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我头一次看你这么清楚,原来你长得是这个样子啊?”

    我只觉得一阵天雷滚滚,自己的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窝里飞出来。

    原来这个童小秋,不光是有夜盲症,平时眼神儿也不怎么地……她和凌风是恋人,居然从来都没曾真正看清过他的样子?!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不属于我,而是只属于童小秋和凌风两个人。我甚至都觉得自己这个电灯泡太煞风景,要是能够,我一定回避。

    童小秋能够清楚的看到事物,这似乎没有给她带来太多的惊喜。短暂的惊诧和欣喜过后,她又变成了先前的话唠,拉着‘我’喋喋不休的述说着相思之苦,以及离别这段时间她所经历的所有事。

    那感觉就像是,周遭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而‘我’,就是她的全世界。

    我不知不觉沉浸于这种美好,但是,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

    “你是不晓得,那天晚上我可吓坏了,有两男一女突然闯到我房间来,我躲了起来……后来,又进来一个小赤佬,他居然把我那颗南珠偷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童小秋的身体猛然一震,看着我的眼中露出了极度的迷茫。

    “南珠不见了?那……那天夜里巷刮风,我是怎么出去的?金水个小赤佬又喝醉了,我记得,我是一手提着珠子,一手拿着火把出去的呀!我……我哪能记不得,当时我是哪能回去的了?”

    听她迷惘自问,我只觉心在滴血。

    那是因为,最后定格在我脑中的那个画面,逐渐变得完整起来。

    那是一个傍晚,外面刮着台风。

    一个视弱如盲人的女人,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躲避狂风,而是拎着她认为可以照明的事物,冒着风雨走出了家门。

    她并没有走远,只是走到不远的路口,面朝着路的另一端,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而这种等待,已经不是头一次了。

    风,狂烈的好像要席卷一切、撕毁一切。

    女人在飓风中如浮萍柳叶,摇摆不定。

    终于,她隐约看到一个身影从路的另一端走来。

    “风哥……”

    当女人惊喜的喊出这一声的时候,并没有发觉,一截被狂风卷起的竹篱笆,正随着风势,兜头向自己落了下来!

    ……

    “啊!”

    童小秋猛然间一声尖叫,在我怀中缩成一团。

    ‘我’紧紧搂着她,轻抚她的后背,“别怕,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片刻,童小秋颤栗着抬起头,恍然道:

    “我记得我看到你回来了,只是我的眼睛好痛……风哥,你别骗我,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妙妙[快穿]〕〔女修重生指南〕〔诡秘之主〕〔木叶之团藏〕〔我家夫君惹不起〕〔伏天氏〕〔第一序列〕〔恶魔公寓〕〔精灵掌门人〕〔超级无敌强化〕〔剑骨〕〔诸天欧神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佣兵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