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戏〕〔神工〕〔沈浪和苏若雪〕〔远方寻梦〕〔隋少,你老婆又复〕〔我不是天王〕〔我家那位是大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的意识好神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异常生物调查局〕〔当医生开了外挂〕〔重生小娇妻:总裁〕〔娱乐爆料主播间〕〔你若离去最相思〕〔神医弃女〕〔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超品农民〕〔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我的巨星败家女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三十一章 寻骨
    被这毛手一摸,我浑身的汗毛根都竖起来了。

    想向窦大宝求助,斜眼看去,眼角余光就瞥见,头顶斜上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居然是一颗脑袋!

    那脑袋脸红似血,头顶一撮白毛,一只闪着幽光的独眼,正和我对上!

    我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但很快,心里就落定了不少。

    祠上阁上,秃毛老猴第二次出现的时候,和我都到了‘勾肩搭背’的程度,它要想害我,那时只要出其不意的一爪子,我两只眼珠子就都还给头了。

    过后按老猴指点,在侧梁上找到那泥猴塑像的时候,我便隐约想到,先前秃毛老猴几次出现在残桥上,似乎并非出自恶意,倒像是知道过桥后会遭遇险境,刻意阻止我一样。

    在大水来临前,放下绳子,将我们引上祠上阁,更印证这秃毛老猴没有害人之意。

    可是话说回来,我和窦大宝等人给猴尸上香,而且上的是我一直贴身收藏的一种特殊的熏香,就只是感念老猴救我们免除水患之恩,想它在天有灵,能够再有托生转世的机会。谁曾想到,竟又把个老猴给招的现身了呢!

    我感觉不到丝毫的重量,但能够想象,那秃毛老猴,此刻就蹲在我的后肩上呢!它这时出现,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看向窦大宝,他正和潘颖等人,都看着胖子呼喝的方向,竟像是没瞧见我这边的状况。

    桑岚倒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神很有点让人瘆得慌。

    她忽然走到我身边,先是抬头看了一眼,跟着小声对我说:

    “我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法子,但可以肯定,它本来已经消散的灵魄,居然重新聚集起来了!”

    这时,林彤也回过头,表情奇怪的看着我说:“怎么忽然多了一个?只是多了的这人,意识很古怪,我只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却感应不出他深层的意念。”

    我抬起眼皮,那老猴冲我一呲牙,竟像是在对我笑。

    我心下大定,能冲我乐,那就是真没敌意了。

    无论是桑岚口中的‘它’,还是林彤说的‘多了一个’,都证明,那短香确实有用。

    猴灵因香火而‘重生’,绝不会害我们这些人,说不定倒还能指点我们怎么离开这儿呢。

    “我去,都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帮忙啊!我一个人整不了他!”胖子终于忍不住求助道。

    我不再管蹲踞在肩上的老猴,扭脸看去,就见那无头村屠已经被胖子用暴力糟践的快不成人样了,可胖子一把它蹬开,过后它还是会立刻爬起身,拖着一条被胖子打断的腿,手提尖刀,追着胖子不放。

    胖子本就饿的头晕眼花,逞一时之勇还行,被这‘打不死’的跗骨之蛆纠缠,到底是吃不消了。

    窦大宝看不下去了,回头问我:“要不,咱过去帮帮他?”

    我看看外面的水势,说:“我刚才就在想,某个传说,在南海一带也只是少数人当中流传。在这黄河口上,怎么会有人分食巡海夜叉呢?要说早先遭逢大的天灾,人吃人也是有的,可这事未免也还是太怪异了。现在可以证明,夜叉被分食不假,但那未必是村民能够想到的,多半是有心之人从中作梗,进行挑唆。”

    窦大宝目光一闪,“是说,挑唆这事的人是郑月柔的亲爹?是死胖子要找的那个族中长辈?”

    “不然呢?村屠没脑袋,看不见,听不到,我们这么多人,它为什么只追着胖子不放?还不是因为果报?”

    窦大宝抿了口唾沫,“那咱们现在咋办?管还是不管?”

    “在狮虎山的时候,胖子总算帮过我,该还的,还是要还。”

    话音在口,我已经走了过去。

    胖子见来了救星,赶忙往我身后躲,上气不接下气道:

    “赶紧……赶紧把丫给弄了,再不行就找……找跟绳,把丫捆上,太……太他娘的磨人了……”

    话音未落,我已然掌心一翻,亮出阴阳刀,迎上村屠,一刀刺进了它的肚子。

    “就算是被人欺骗蒙蔽,也只能怪愚昧无知,‘东西’还回来,然后就上路吧!”

    我口中说着,阴阳刀一翻,猛地向上一提。

    阴阳刀的锋利就不用说了,只这一下,就给村屠来了个大开膛。

    “东西?什么东西?”胖子骇然问。

    我没理他,只是用肩膀顶住村屠前胸,屏住口气,将左手伸进它体内,顺着胃肠掏摸。

    胖子吓得脚一软,一屁股摔在地上,“靠,特么就是个疯子!”

    我正皱着眉头摸索,忽然感觉有人拍我顶门心,仰脸一看,却是那老猴冲我摇了摇头。

    我实在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说:我怎么就忘了的来历了?多半是知道,那‘东西’的去向的,既然知道,又为何不早提醒我?偏要等我把事做绝,才向我示意?

    村屠被我一脚蹬出门外,回过头时,却见不光胖子,季雅云等人看着我,脸色也都十分不好看。

    阴阳刀非是凡物,村屠被开膛,终于是不再动弹了。

    此时我心中有数,也不向老猴询问,只拉起胖子,边在他身后衣服上擦拭刀身,边对众人说:

    “我刚才拼凑骨殖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块左手的尾指骨。这村屠脑袋都没了,还这么凶神恶煞,那截指骨,多半在他身上。我们必须要找到那截指骨,否则,骨殖不,我们就没法离开。”

    林彤嘴角抽搐了两下,勉强说:

    “这事除了,我估计也就我爸能干出来,换了其他法医都不能够。”

    话音没落,她的脸色倏然变得古怪起来,转向一个方向,“咦!少了的那个,怎么忽然又出现了?”

    我也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阴阳刀手中一扣,转身就往门外走。

    没走两步,忽然就见外边一侧,忽地迈出一人。

    这人身高马大,看上去倒也算有几分品相,只是此刻脸色白的像纸,整个人都在不住的哆嗦。

    “安斌!”

    “朱安斌!”

    林彤和桑岚同时惊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独步剑武〕〔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道祖,我来自地球〕〔回到地球当神棍〕〔大国芯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