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爱,老公大〕〔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悲催村女重生记〕〔沧元图〕〔大医凌然〕〔重生国民女神:冷〕〔战龙〕〔神涯木道〕〔我真没想入赘〕〔超宠契婚:老公,〕〔游戏男神带我飞〕〔报告总裁爹地,妈〕〔夺嫡〕〔肌肉影帝〕〔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血火铁〕〔超品农民〕〔狂婿〕〔都市超级医生〕〔娱乐圈最后一个女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三十四章 夜叉来了(2)
    季雅云少有的厉声道:“岚岚,知不知道在说什么?”

    桑岚眉头越发蹙紧:“我说的难道不对?我不知道巡海夜叉是什么,鬼堂中根本搜集不到。可他徐祸不是说,咱们被困在这儿,都是夜叉搞的鬼吗?小姨,我不想死,更不想为了我,跟着一起被困死在这里。”

    继而转向我道:“没明说,我也看出来了。那胖子是凌家后人,他就是关飞,对不对?可能忘了我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我没忘。凌红、齐薇薇、关飞,他们凌家的人,差点把我小姨害死!

    现在可以肯定,这里的一切,也是凌家的人搞出来的,不是吗?也说了,胖子是凌家的人,凌家搞出来的事,由他承担理所当然!要是没别的法子,把他一块给杀了,又有什么不对?”

    季雅云又要开口,我拉了她一把,和桑岚对视一阵,缓缓道:

    “有些话我是说过,可理解错了。承担是一回事,但人命大于天!没有人能掌握另一个人的生杀大权!”

    不等我继续往下说,桑岚就抢白道:“没杀过人?东北蛟鳞河,蛟龙附凤局中,猜霸不是杀的?还有,在那个买卖人口成风的山村,那些村民可都是活人,那些人,难道不是杀的?”

    “啪!”

    季雅云再也忍不住,狠狠一个巴掌抽在她脸上,痛心道:

    “岚,知不知道在说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我见过‘小时候’的季雅云,知道她曾经也是个暴脾气,这时再看季雅云,竟隐隐有几分‘小雅’的架势。

    潘颖怕她再动手,急着把桑岚拉到身后,“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我不该把这些说给岚岚听的。们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我都快疯了!都是我的错,们别怪她了行不行?”

    我看向窦大宝,窦大宝低着头不吭声。

    事情再明显不过,我做的一些事,只有少数人知道。亶鬼‘屠村’那次,郭森过后只假装糊涂,绝不会对人说起。窦大宝也不会逢人就说,可对着潘颖,他却是遮不住口的。

    见桑岚眼里包着泪,满脸委屈,我深吸了口气,对她说:

    “妹,记住,我们都是普通人。因为经历,我们或许有些事不得不为,但那不代表,我们有资格随意决断一个人的生死。记住,同样的话,我只允许有这一次。再有下次,我兄妹缘尽。”

    说完,我一边拧着袖子的水,一边往村里走。

    耳听身后脚步跟来,猛地停下脚步,扭头看着桑岚说:

    “说的没错,我是杀过人。我还就告诉,死胖子是谁我不管,做过什么我不管。可他真要撂在这儿,我,要的命!”

    桑岚身子明显一颤。

    我不再理她,转头向村中走去。

    片刻,潘颖紧赶几步到我身边,战战兢兢地问:

    “岚岚是有口无心,她哪会杀人啊?……刚才就是吓唬吓唬她对不对?”

    我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我对自己在乎的人,从来说一不二!”

    潘颖一哆嗦,站在原地,再没敢吭气。

    ……

    我一路跟着胖子,越想越觉得大脑混乱如麻。

    巡海夜叉和蜃市鬼域都只是传说,无论百鬼谱和鬼灵术都无记载。

    眼下胖子真要是夜叉附体,我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关键是——权衡利益,我也会杀人,可真能杀得了‘龙王爷’辖下的夜叉嘛……

    见胖子在那邪异的祠堂前停下脚步,我稍一迟疑,暗暗向后摆了摆手,随即将胖子的背囊和我的背包交给窦大宝等人,只反扣了阴阳刀,迈步走了过去。

    胖子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微微侧过脸,仍是声音苍老道:

    “这龙王祠,可是用料十足,要不然,也不能时至今日还屹立不倒。”

    我点点头,“用料是真扎实,工匠手艺也好。”

    胖子点头,随即抬手朝大门内一指:“这当中暗藏的门道,都看穿了?”

    “看过了。”

    胖子突然又嘿嘿一笑:“那泥塑雕像,过了这么久都只落漆皮,没有被毁,那工匠的手艺咋样?”

    我吸了口气,“匠心独具,但下错心思,用错了地方。如果塑造泥胎的匠人,是被重金收买,昧着良心做这活计。单是玉女塑像内暗藏童尸……如果那工匠还活着,过后我穷极一生,也要将他绳之于法。如果法律不能制裁他,我,要他的命。”

    胖子眼神一凝,转过头,直面我问:“是公安?”

    我眼皮一跳,点点头:“是仵作,也叫法医。除此之外,还是阴倌。”

    “法医?阴倌?”胖子眼中满是诧异,但很快就哈哈一笑,指点着我道:“老朋友,我当年没说错吧?可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啊!”

    话音落定,即刻又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去。

    我留意到他两只手往后伸了伸,刚开始没明白他什么意思,还以为他在向我打手势,可跟着走出几步,见他再次做出这动作的时候,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我尼玛是真想多了,我算看出来了,他哪是打什么手势,就是想背着手。

    那可能是这夜叉爷的习惯性动作,可胖子的腰围,实在限制了他的行动。

    要真把两只手在背后拉到一起也不是不行,但那得拐到死胖子腰围的‘大号轮胎’上头,那特么不成‘反绑’了吗?

    胖子这次没走太远,就在一座院落前停了下来。

    隔着矮墙,就见那是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房舍未被损毁,院中却因为才过的大水一片狼藉。

    胖子回过头,低垂着眼帘对我说:“帮个忙吧。”

    我是真没听明白他的意思,想要开口询问,却见他抬手指了指我的手,又转过头,朝着院门努了努嘴。

    我楞了一下,看到院门上挂着的锁,才蓦地反应过来。稍一犹豫,径直走到门口,双指一错,从如意扳指中弹出一枚机璜。

    “嘿嘿嘿嘿嘿……”

    胖子忽然在我身后发出一阵怪笑,“怎么,以为,在这蜃市鬼域中,人真的不会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九星毒奶〕〔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万古神帝〕〔重启飞扬年代〕〔魔临〕〔罪全书全集(十宗〕〔都市之最强狂兵〕〔贞观贤王〕〔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