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总裁也碰瓷〕〔生世恋:一笑倾尘〕〔穿越财富人生〕〔萌妻难追:总裁爹〕〔匠心〕〔我的荣耀有你〕〔人间杀神〕〔我家爹娘超凶的〕〔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无敌了亿万年〕〔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青梅逆袭记〕〔农家娇女有点泉〕〔腹黑娇妻宠不停〕〔穿书后隔壁男主总〕〔农门猎女〕〔且共东风放纸鸢〕〔农家美食日常〕〔娇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三十六章 老树开花(2)
    窦大宝说的兴起,被我摆手阻止。

    这时,就听那对半老不老的夫妻当中,男的说道:“线儿,别瞎想了,快趁热吃吧。”

    女的点点头:“吃吧。”

    话说完,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站起身,走到一旁,提了个小号的塑料桶回来。

    男的很是惊讶:“这是……”

    女的白了他一眼:“是啥你没数啊?”

    男的一窒,随即撂下筷子起身:“我不喝了……我戒了二十年了……”

    女的按住他一侧肩膀,没怎么用力,他就软软坐下了。

    “唉,都到这份上了,还说啥?喝点吧,我陪你喝点。”女的边说,边拿过两个碗,打开塑料桶,各倒半碗。

    ……

    窦大宝提了提鼻子:“啧,这是地瓜干子酒,是老酿,我小时候喝过,可难喝了!”

    “闭嘴!”潘颖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他立时不敢多话了。

    ……

    女的先端起酒碗,跟男的碰了碰,抿了一口,随即幽幽看着男人问:

    “还记得咱俩上回喝酒是啥时候不?”

    男的神色复杂,迟疑一下,才端起酒碗,酒未沾唇,却先红了眼眶,点头道:

    “知道、记得。我那天又喝醉了,又打了你;第二天晌午醒来,你把菜弄好了……那是咱俩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块儿喝酒,过后,我喝多了,你走了。”

    女的揉了揉鼻子,也是眼圈通红,却是道:

    “喝吧,都多少年了,过去了,能再在一块儿,就成了。”

    ……

    这对老年……不,中年男女在饭桌上的对话实在很‘丰富’,每句话都包含了太多‘意想不到’和‘意料之中’,我听的入耳,却形容不出当中那份复杂的感情。

    就只在旁默默听了大半顿饭的工夫,才勉强总结出大概——

    男的和女的年轻时就是情侣,男的好酒,总是各种借口喝大酒,喝完就撒酒疯,打女的。

    女的一心一意跟他过,最后也还是寒了心。

    终于,在两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饮后,离开了男人。

    之后,两人各自成了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直到‘不久前’,在人海茫茫中再次相逢,才又重拾旧情。

    这俩人绝不是下三滥,时隔多年,男的修出了德性,却失去妻子;

    女的学会了‘宽容’,却失去了丈夫。

    ……

    “线儿……对不起。”男人垂泪道。

    女人摇摇头,装作若无其事:“算了,都这样了,还说啥?这都多少年了,放得下的早放下了,放不下的……又凑上了,你说我该咋办?我是该给我地下的老头子磕头忏悔啊,还是该给我闺女儿下跪,求他们?”

    男的一口把碗里的酒焖了,刚拿起一旁的旱烟杆儿,女人已经把擦着的火柴凑了上来。

    “吁……就这吧,我这辈子是离不开你了,都到这份上了,我就问一句:你真不怨我了?”

    女的端起饭碗,似笑非笑看着男人半晌,叹道:

    “怨,怨能咋地?我也上年纪了,家里孩儿都不同意咱在一块儿。我还是跟你了。都来这里了,还说啥?我啥心思,你还猜啊?”

    男的愣了片刻,眼珠上翻,像是看着屋顶:“咱也打听了,这村子是因为老发大水才荒的。你跟我在这儿,咱能‘暖和’一会儿,躲一会儿,末了可能都得让黄河水淹死……”

    “那就淹死。一起淹死……”

    ……

    对话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结束。

    可不知怎地,在我们看来,两人就只是面对面干张嘴,再没声了!

    “中了!”胖子忽然敲了敲炕桌,老气横秋的对着我说:“你帮了我的老朋友,我不得不替它还报。你说,你想要啥?”

    我心思还在那对似‘5d版本近在眼前’的老夫妻身上,只眼珠微微一转,随口道:

    “我只想和我爱的人在一起。”

    “难啊!”胖子皱起眉头,把在大门口挖的那团泥在两手间拍来拍去,“你命不好;因为,你早先得罪了人;你性子横,但太横,也办了些不是人该办的事;

    我现在就直说吧,因为你帮了我的老朋友,我得答谢你,这是必须的;但是,礼尚往来都有限度啊!”

    我本来还有些恍惚,此刻不由得转过目光,疑惑道:“前辈,您到底是什么人?您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请明示。”

    胖子手里来回盘着那坨从门口挖的泥,眼睛盯着我一阵,缓缓道:

    “你这眼、耳、口、鼻……五感六息……不可能全部留下,我做不到。”

    他忽然手掌一翻,将那坨胶泥托到我眼前,口中却是有些妖异的说道:

    “你说你只想和你爱人在一起,可如果不能在一起,五感六息,只能留两样,你想留下什么?”

    我想都没想道:“耳朵和嘴!”

    “为什么是这两样?”胖子拧起了眉头,眯眼盯着我问。

    “别人说什么,我听着,是福分,那是他们愿意跟我说;我想说什么,别人拦不住,是我的权力!”

    “然后呢?”胖子隔着炕桌向我凑了凑,“仵作的眼呢?你都不要老本了?”

    此时的‘胖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好似有种魔力。

    然而,我从来都自以为傲,能够控制至今的情绪,却似乎因为屋中这两位对我们视而不见的‘老夫妻’,受到影响,变得有些不怎么稳定。

    我仍克制着,却是转向胖子,脱口道:

    “换了你是我,你想留什么?”

    胖子和我紧紧的对视了一阵,眼珠缓缓转动间点了点头:

    “既如此,如你所愿!”

    说话间,转过身去,竟不再理我,只在两掌间拍打揉捏着那团胶泥。

    ……

    我和窦大宝等人最多的注意力,还是停留在那对‘老树开花’的夫妻身上,虽然……虽然他们目前都是干张嘴不说话,可在蜃市鬼域中,瞬息而过的时光,带着我们浏览了他们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注:不包括男女间最‘私人’空间)

    事实是,

    我正和窦大宝一起勾肩搭背,眼瞅着那个老男人吃饱喝足,话语间开始‘调戏’对方。

    我正直勾勾等待下文,却被一只大手搭住了肩膀:

    “这个,是不是你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独步剑武〕〔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