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爱,老公大〕〔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悲催村女重生记〕〔沧元图〕〔大医凌然〕〔重生国民女神:冷〕〔战龙〕〔神涯木道〕〔我真没想入赘〕〔超宠契婚:老公,〕〔游戏男神带我飞〕〔报告总裁爹地,妈〕〔夺嫡〕〔肌肉影帝〕〔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血火铁〕〔超品农民〕〔狂婿〕〔都市超级医生〕〔娱乐圈最后一个女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四十四章 绝活
    .,最快更新诡命法医最新章节!

    “没吃饭啊?”

    李闯有些发窘:“晌午刚给奶喂完饭,们就来了……”

    见他浑身哆嗦,我拿起桌上的酒,“先喝两口,暖和暖和。”

    李闯急着摇头:“不行,我可没我爷的本事,这么些年,我是头一回真正‘干活’,绝不能分心。”

    “们懂不懂尊重人?!我在说话!”桑岚眼中戾气深重,脸色阴鹜的吓人。

    我把手伸进背包,把阴阳刀取了出来,季雅云脸色难看之极,却是没阻止。

    倒是外边突然跑进来一个人,挡在桑岚身前,慌张的说:

    “祸祸,快把刀放下!岚岚就是这段时间受了委屈,……让让她吧!”

    对潘颖的到来,我倒不怎么意外,以她的性子,只要能跑能动,能安稳的待着才叫奇怪。

    我一瞬不瞬的冷眼看着桑岚,“别人不知道,心知肚明自己的来历。再敢作怪,别怪我不客气。”

    桑岚眼珠快速的转动了两下,忽然咯咯一笑:“知道有能耐,可我不相信,会不顾妹子的命。”

    “可以试试。”我把阴阳刀往桌上一顿。

    桑岚跟着猛一哆嗦,笑容僵持在脸上,咬着嘴唇瞪视我片刻,终究是不甘愿的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

    潘颖也看出不对劲,颠颠儿的过来,小声问我:

    “岚岚到底咋回事啊?我是跟送饭的来的,一直都在外边呢,她这怎么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似的?”

    季雅云像是想起了什么,冷冷道:“她不是岚岚,是尸?!”

    “嗯。”我暗叹了口气。

    尸气成?,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我所下的法咒,会这么快失效。

    回想起来,尸?本就是借桑岚而生,是桑岚的‘阴暗面’。多半是在我和癞痢头通完电话后,桑岚出于不忿,才激发出‘另一面’的。

    潘颖得悉内情,口不择言的问我,该怎么才能把尸?彻底铲除。

    她是出于关心,却是不知,假若不是阴阳刀的震慑,单就这句话,此时的‘桑岚’很可能已经要了她的小命了。

    我也是暗自庆幸,得亏在七河口的时候,当着桑岚等一众人的面,给那村屠来了个大开膛,要不是亲眼见过我发狠,真就未必镇得住这要命的尸?。

    见桑岚盯着大背头的背影,眼中尽是狠色,我还是忍不住说道:

    “单是有了灵性,又能怎么样?没有心,难道还没长眼吗?”

    桑岚冷笑:“呵呵,说什么都对呗。”

    我一指潘颖:“以为她是因为什么才来这儿的?”

    “因为好奇啊,们这么久都没回去,我就来看看们到底在搞什么把戏咯!”

    我手一翻,改为向这大背头竖起了大拇指:“可真够给我长脸的!”

    目光所至,我指向还在团泥巴的李闯,对桑岚说:

    “不是傻子,应该知道他干过什么吧?外面还零下,他跳进水塘捞泥巴,为的是帮!”

    桑岚冷冷道:“我不傻,也没瞎,我看见了,那又怎样?他是在帮我吗?还是在毁我?就算是帮我,凭什么?还不是因为和这老女人治好了那老太婆的眼睛?”

    这次连潘颖的眉毛都竖起来了,“桑岚,说谁呢?疯了是不是?云姨也敢说?”

    “行了,都别吵了!再等会儿,再等会儿就好了!”李闯哆哆嗦嗦的说道。

    他说话哆嗦,手下却是不停。

    就这么会儿的工夫,那团泥巴竟在他揉弄间初具人形。

    “不行了,徐……徐祸,还是给我来口酒吧,太冷了……”

    我赶紧过去,给他灌了两口烧酒,回过头时,却见桑岚两眼正盯着桌上的阴阳刀。

    我心说,最好别动邪乎心思,张喜不会伤及管妙玲,那是因为她到底还是个‘普通人’,对于邪魅,喜子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好在桑岚也似乎知道阴阳刀非是凡物,咬了咬牙,目光转了过来。只刹那间,眼神却是定住了。

    事实上,我也迫不及待的把目光转回到了李闯手上。

    潘颖从来都是看出殡不嫌殡大,跟着凑了过来,盯着看了一会儿,‘咦’了一声:

    “我早先也爱玩橡皮泥,可没这小子玩的这么顺溜!”

    “闭嘴!”桑岚突然厉声斥道,眼珠却动也没动,只盯着李闯双手之间。

    眼看着泥胚在李闯手中快速的有了四肢躯干、有了眉眼五官,我不敢再打搅他,只心中感叹,泥人李果然名不虚传。

    我正看得出神,季雅云来到我身边,小声说:

    “沉积的荷塘泥的确能压制尸气,可他真能帮岚岚吗?要不然再用一次法咒……”

    我摆手打断她,冲她使了个眼色,“不必了,难道忘了李家太爷最后说的话?”

    约莫又过了一根烟的工夫,我就再没心思管旁的了。

    这时,大背头终于忍不住拉扯了我一把,失口道:

    “这泥娃娃,怎么这么像我们在后街31号,地窖庙里看到的那些?”

    见李闯大致已经完工,我转头和潘颖目光交接,彼此眼中都是狐疑。

    李闯捧着捏好的泥人仔细端详了一阵,忽然扶着墙站了起来,

    “遭了!我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什么事?”我忙问。

    “红布!”李闯四下寻摸道:“得找块红布,才能……”

    话没说完,他就愣住了。

    此刻,桑岚也站起了身,直勾勾看着他,打从兜里掏出一块艳红的方巾,正是韦无影留给我的那方红手绢!

    李闯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古怪,扭脸对我说:

    “去帮个忙,帮她用红布盖住头脸。”

    “不用他帮!”桑岚边说边要把手绢往头上盖。

    “不行!”李闯急道:“祸起残鬼,须由始终!红布只有徐祸经手,才能起作用!”

    我强压疑惑,走到桑岚面前,接过手绢,替她笼在头上。

    见她面目被红纱遮挡,我只觉一阵恍然。

    此情此景,我依稀相识……

    直到一只手伸过来,修长的手指扯下手绢,我才恍惚反应过来。

    那时在顾羊倌的促使下,我和桑岚人在医院,却通过灵觉回到了董家庄。

    桑岚喜服加身,蒙着红盖头……这些,不正是一如当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九星毒奶〕〔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万古神帝〕〔重启飞扬年代〕〔魔临〕〔罪全书全集(十宗〕〔都市之最强狂兵〕〔贞观贤王〕〔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