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光头很危险〕〔至道学宫〕〔星夜可期〕〔影视世界当首富〕〔同桌大佬又犯规〕〔影帝,入戏太深〕〔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竟然是富二代〕〔美女总裁的神级兵〕〔与偶像谈恋爱〕〔我就是超级警察〕〔美食从和面开始〕〔再见了,我爱的渣〕〔王倔头的幸福生活〕〔商女为妃:世子大〕〔总裁校花赖上我〕〔韩娱之请签收〕〔我的1982〕〔我在英伦当贵族〕〔万兽朝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四十八章 绳套
    史胖子还是经的事少,见状有点不知所措,只是嘴里不断叨咕:

    “娘的,诈尸见多了,可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凶的!这老头真是昨个死的?咋看上去比上百年的僵尸还狠呢?”

    他说的倒是没错,被我用法印压制,还能如此凶悍,要是没了克制,这村里不立时血流成河才怪!

    “大宝!鬼拍手!”

    窦大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拿出那截雷劈鬼拍手。

    见他卯足劲要往死尸头上砸,我急忙说:“别乱来!你就只轻轻在他头顶……”

    话还没说完,那本来还在拼命挣扎的死尸,猛然间一阵剧烈的颤抖,跟着竟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我长出了口气,心说这雷劈鬼拍手果然不是凡物,才一亮出来,就把尸气给震的散去了。

    同时没忘狠瞪了窦大宝一眼,“兄弟,以后做事前先过过脑子,你这一棒子下去,还能说清楚人是怎么死的吗?”

    经这一趟,即便于问事老成持重,也是惊得不轻。赵鹤更是吓得整个人都软在了地上。

    我把赵鹤拉起来,对他和于问事说:

    “死者应该是被吊死的,旁的不说,先报警,否则的话,只会麻烦更大。”

    赵鹤彻底没了主心骨,经于问事同意,还是打了报警电话。

    我和本地当局没什么干系,何况还在停职阶段,除了眼观,也不能擅自再碰尸体。

    不过,我还是又把被子整个掀开,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目光落在死尸腰间,纠结了一阵,又把被子盖上了。

    我往院门看了一眼,问赵鹤,这院子有没有后门。

    听他说有,便说要去外头察看。

    刚才死尸诈起,就是于问事也不敢单独待在灵堂,于是乎全都跟着出了后门,来到之前我和胖子看到的那棵大树下。

    窦大宝抬头看了看,说:“咦,上面怎么有个绳套?”

    我小声问:“你就只看见绳套?”

    窦大宝一怔,也放低了声音:“不会还有什么东西,是我看不见的吧?”

    我点点头,又看向胖子,见他因为喝了酒,眉心间紫微断灵印显露,心知并非是我出现幻视,这死胖子,倒是比我先发现这一细节的。

    窦大宝不知道怎么,就只看见树梢上挂着个麻绳的绳套,我和胖子却是看到,那绳套里还吊着个‘人’呢!

    吊着的那‘人’,样貌穿着,赫然就和此时灵堂里的死尸一模一样!

    胖子抬头看了一阵,低声对我说:

    “要不说那死尸会那么凶呢,他上吊的时候,腰里可是挂着红呢!”

    “哪有那么简单?从来都是‘女不穿红、男不挂绿’,他一个老头子,就算死时身上带点红,又怎么会青天白日诈尸?”

    我转脸问于问事:“这个姚四,平常为人怎么样?”

    于问事凝眉道:“换了别人,死丧在地,我是不能说的。可这个姚四……实在不怎么样。”

    我摆摆手,转向赵鹤,“你说。”

    赵鹤本来吓得魂不附体,但估摸着是因为报了警,又见识了我和窦大宝的能耐,这会儿心里也落了定。看了看树上的绳套,下意识压低声音说:

    “我是听说,这个姚四,从年轻的时候就不咋正经。倒是能吃苦耐劳,认干活,可就是没品行。平常但凡单碰上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不说动手动脚,也得跟人说些个荤话。听说他早先夜里还敲过寡`妇门呢!还有……还有就是,旁人都说,他那个儿就是个不中熊用的酒蒙子,他扒`灰儿!”

    “我入,那他娘的不就是个老流`氓嘛。”胖子模仿当地人的口音说道。

    所谓的扒`灰儿,就是指老公公不正经,和儿媳妇之间不干净。

    我心里寻思,空穴来风势必有因。真要是赵鹤说的那样,这姚四人品败坏到这个地步,横死后还要遭祸,倒也不算冤。

    这时胖子又捅捅我,“要我说,这老东西也是自作自受,咱就别管闲事,由他去吧。”

    胖子要不出声,我还有些犹豫,他一开口,倒是提醒我了。

    我边从包里拿符纸,边冷口冷面对他说:

    “这话谁都能说,就只有你不该说。”

    说话间,低诵法诀,将符箓甩向树干。

    符纸才一碰到树皮,立刻就变得如火烤般焦黄,没等落下,已然变成了纸灰。

    再看树顶,却是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绳套了。

    胖子反应过来瞪眼问我:“这事和我有啥关系?这老流`氓又不是我爹!”

    我胡乱一摆手:“先不说这个,就算这人品行败坏,人都死了,何至于魂魄还要悬在天光下遭受曝晒?要是袖手旁观,他要么魂飞魄散,要是能熬到日月交替,那就真成老吊爷了。到时候他再找替死鬼,那不还得死人?!”

    窦大宝从刚才就没再说话,这时忽然托着下巴对我说:

    “祸祸,我怎么觉得,这事儿你办错了呢?我就奇怪,为什么你和死胖子都能看见的,我怎么就看不见?那是不是代表,这事就不该咱管啊?”

    我一怔,还没来得及细想,手机就震动起来。

    电话是季雅云打来的,说她现在这院子前头,却是人多,挤不进来。

    我赶紧让她待在原地别动,要说农村人朴实是真的,但无论到哪儿,都少不了有些个坏小子,就她那模样打扮,真要挤这一遭,指不定被多少咸猪肉借机揩油呢。

    我让窦大宝和胖子先跟于问事回院里照看,绕到前头刚找到季雅云,就有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我把季雅云拉到一边,问她来干什么。

    季雅云拿出一样东西,我一看那东西,立时就愣住了。

    那居然又是一个泥人!

    这泥人和昨晚李闯捏的那个不同,但一望便知,也是出自李闯的手。

    他给桑岚捏的,就是个颇为讨喜的小娃娃模样,而季雅云拿给我的,却是四肢俱全的成年男子模样。

    单看表面,就知这泥人才刚捏好不久。而且,是在十分匆忙的情形下捏造的。

    泥人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局部有些粗糙,但形神兼备,竟能让人一看之下,就能辨认出泥人的身份。

    实际上,换了旁人,估摸着也不能认出这人是谁,但我们这几人才从七河口回来,辨认起来便轻而易举。

    泥人颈间缠着长辫子,口里咬着辫梢,身着对襟的中式裤褂,形态很是威武,但眉眼间又透着些许苍老。

    这身打扮模样,立时就让我想到了一个人——巡海夜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妙妙[快穿]〕〔女修重生指南〕〔诡秘之主〕〔木叶之团藏〕〔我家夫君惹不起〕〔伏天氏〕〔第一序列〕〔恶魔公寓〕〔精灵掌门人〕〔超级无敌强化〕〔剑骨〕〔诸天欧神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佣兵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