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妖孽狂医〕〔御前心理师〕〔月白传奇〕〔我有百万神兽军团〕〔诸天邪道〕〔十方葬地〕〔帝少的燃情宠妻〕〔重生之修罗皇后〕〔龙血战魂〕〔蚀骨强宠总裁妻〕〔交错的失乐园〕〔霸者三国志〕〔神秘老公蜜宠妻〕〔元始之章〕〔妖孽狂医〕〔不良太子妃:公主〕〔护花神豪〕〔浪子邪医〕〔我不当冥帝〕〔我原来是富二代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十三章 怪虫
    顶翻床和柜子蹿起来的,正是茶茶。眼见两个小家伙把屋子折腾的一片狼藉,我不光没生气,反倒有一种相当奇异古怪的感觉。

    我想起了林彤在电话里说的话,她说,她在公交车上睡着的时候,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一些事。那种情形很奇怪,就好像是在梦游,又像是在七河口一样,时间上变得错位。

    我替她总结了一下,她的意思,大体就是在夜里,到过我的家里,而且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事,和古怪的人。

    事实上,那个时候,林彤本人在车上睡觉,意识被我带到了阴阳驿站里,由始至终也没有醒过来。

    林彤这段时间虽然跟我走的近些,但总是不凑巧,她从来都没到我家来过。

    没来过,自然也就不知道我家里是什么样。

    她之所以会有那种特殊的体验,就只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当她人和意识都在睡眠中的时候,另一个林彤,也就是魇婆并没有完全休眠。最起码,是魇婆的一部分意识,在那个时间段游离到了我的家里,看到了当时家中的情形。等事后林彤乘车时再度睡着,两人的意识进行了一次对接,所以林彤就有了那段形容不清的记忆。

    要这么说起来,家里头还真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茶茶站起身后,对着角落的小阴月,嘎嘎笑得欢畅。但很快,阴月就转动黑葡萄似的眼珠,向她使了个眼色。

    茶茶明显一哆嗦,缓缓转过身,看着我,瘪了瘪小嘴,完全是调皮的小孩儿,被大人逮了现行的模样。

    我又好气又好笑,对着两个小家伙,我也实在不想多动脑子,斜睨着茶茶问:“好玩儿吗?”

    茶茶刚才的确有点被吓到了,不过这小鬼机灵的很,和我早混熟了,听我问,咧嘴一笑:“没撒(啥)好玩的。”说着把两只手都藏到了身后。

    “手里拿的是什么?”我忍着笑问。

    “没撒……”

    “哟,居然还学会撒谎了?”

    我多少有点不大高兴,再怎么说,小孩儿也不该说瞎话,而且是当着我这个‘家长’的面。

    茶茶和阴月同时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茶茶抬起头,怯怯的说:

    “我们在这里玩,不会影响到你和姐姐的。”

    “我知道。”关于这点,我刚才就大致有些想明白了。

    癞痢头不会不告而别,徐洁和肉松更不会无缘无故消失。

    更主要的是,房间里虽然乱七八糟,但看上去,绝不是才弄成这样的,而是好像保持这种状态已经很久了。

    我虽然时常在外,但可以肯定,徐洁是不会把家弄成这样,也不会允许别人把家弄乱。

    我记得,我是先看见了小草头仙,然后徐洁等人就不见了,貌似那时起,这个‘家’给我的感觉也有点不一样了。

    茶茶和阴月,一个是灵鬼,一个是心傀,都是不属于阳世的存在。她们虽然不是人,但也绝不会只局限在那么丁点大的泥娃娃里活动。

    看来我是受小草头仙的指引,不知不觉间,进入‘另一个世界’了。不过这个‘世界’不像我以往去过的暗藏凶险,而是独属于两个小家伙的‘家’!

    看来魇婆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居然能踏足两个小鬼的私人领地……

    我心里想着,手底下也没闲着,边把大衣柜扶正,边语重心长的对两个小家伙说:

    “自己的家当然要收拾的干净整洁一点,那样住起来才舒服嘛。我平常是没空照顾你们,可你俩也老大不小了,总看过我老婆是怎么收拾屋子的吧?”

    “知……知道了。”阴月在背后小声回答道。

    茶茶却是咯咯一笑,“我等下会收拾的。”

    我白了二人一眼,还是把大件的家具归置利落,随即面向茶茶问:

    “你手里拿的什么?”

    小家伙居然又紧张起来,嘴角歪了歪,“没……”

    看茶茶的反应,我有点发愣。这个牵扯嘴角的小动作,怎么和徐洁一样?

    回头一想,也就琢磨过来了。小孩儿总是会不知不觉模仿身边的人,茶茶来这里最久,估计平常没少窥视徐洁的一举一动,也就难怪连徐洁的小习惯都学上了。

    茶茶倒是也没继续嘴硬,和我对视了一会儿,又提了提嘴角,讪讪的说:

    “我们刚才四(是)在抓逃犯。”

    “什么逃犯?拿来给我看看?”我用商量的口气说道。

    茶茶回过头,和阴月对望了一眼,见阴月犹豫着点了点头,才又回过头,却是郑重其事的对我说:

    “这个逃犯,四我们抓回来的,你可不能把它带走。”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说我还真想不出,你们俩小鬼手上有什么是我稀罕的。

    我点点头,伸出手:“我就只看看逃犯是谁,长什么样。”

    这样说的时候,我只觉啼笑皆非。这俩小家伙也不知道藏了什么宝贝,玩的这么不亦乐乎,真要是个不知道从哪儿捡回来的布娃娃之类,那倒真让我无地自容了。

    茶茶无疑还是很信任我的,只是又稍稍迟疑了一下,就把一只小手从背后伸出来,将手上的东西放进了我的手心。

    我本来只看着她的小脸憋笑,忽然感觉手掌的触感不对劲,急着低头一看,差点没吓得一个跟头栽出去。

    小家伙放在我手里的,竟是一只硕大的虫子!

    这虫子菱形的躯干差不多就有茶茶的巴掌大小,浑身长满了细密的暗红色刚毛。数对步足和前端一对偌大的螯肢都盘缩在一起,让人难以想象,这要是全都伸展开了,这虫子得多么的巨大。

    “我去!”

    我本来不想在两个小鬼面前丢丑,但看清怪虫的模样,还是本能的一声怪叫,抖手把虫子甩了出去。

    茶茶和阴月齐声大叫,同时想要去接。

    哪知道那怪虫身在半空,躯干前端,突然闪现出几个赤红色,像是眼睛一样的光珠;同时飞快的展开所有肢节步足,竟在空中不着力的情况下,去而复返,迎面向我飞扑过来!

    我即便胆子再大,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魂飞天外,本能的伸出双手去挡。

    哪知那虫子体型虽大,动作却丝毫不迟缓,竟一下攀附到我手背上,不等我再反应,已经顺着我一条胳膊,游蹿到了我眼巴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都市之佣兵战神〕〔武道雷神〕〔继承罗斯柴尔德〕〔异界火影战记〕〔神陨记〕〔这个仙尊真憋屈〕〔精灵掌门人〕〔大明星超级时代〕〔捡到个男神〕〔趟过职场这条河〕〔诸天商贩〕〔反派今天也很乖〕〔牧总,您未婚妻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