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绝品透视高手〕〔长在春风里〕〔快穿小黑屋拯救黑〕〔暗月纪〕〔神话少女〕〔楚潇虞歌〕〔半缘修道半缘君〕〔港乐时代〕〔绝世神皇〕〔一世独尊〕〔骨狸〕〔诸天剧透群〕〔地球求生指南〕〔从特种兵开始崛起〕〔一眼定情:冷少甜〕〔重生萌王穿越万界〕〔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重生之人不为己〕〔灭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十六章 物是人非
    癞痢头走后,我和徐洁两两相望,都有些气结。

    我一时感情用事(其实是不想再被癞痢头气着),成全了新一代的‘杨三句’。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真是古人诚不欺我。

    癞痢头走之前,真就只说了三句。

    他先是若有所思的看了徐洁一眼,说:“四段阴缘皆是空,缘尽才知空是空。”

    接着转向我说:“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人行万里全看秉性,兄弟你万万勿忘初衷。”

    说完这句,他表情忽然纠结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双手抱拳,冲我一躬到底:“最后一句:兄弟,我觉得那大胡子不怎么靠谱,我老娘落葬的事,还是得拜托你了!”

    说完直起身扬长而去。

    我是真被他气得不行不行的,甚至都怀疑,这孙子是不是太小性了,因为我说话不入他耳,故意报复我?

    可我那些‘不入耳’的话,还是真没说出口呢!

    但让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是,人的确是会变的。转变的过程,往往是一个旁人看来还不怎么算是有说服力的契机。

    总之,我是没想到,癞痢头会将‘只说三句’奉行的如此彻底,甚至于达到了另一种极致……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徐洁先开口,问我:

    “这杨大哥可是说了,你有四段阴缘呢,你就不问问我,都是跟谁?”

    我随口就说:“啧,你听他瞎白话,你爷们儿就只一段姻缘,就只跟你!”

    徐洁白了我一眼,随即正色道:“我还是得把他说的,跟你再说一遍。”

    耐着性子听徐洁说完,我眉心都快挤出裂缝了。

    我问徐洁:“你没问他说的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徐洁也是眉头紧蹙:“问了,可这老大哥就是不肯明说。就一直翻来覆去的说,四段缘分都不属于你,就说什么……让你只管往前蹚,蹚到什么份,就是什么份。”

    “那他说这些有什么意思?这不是存心搅合人家两口子吗?”我越发不忿,就差追出去,把癞痢头逮回来严刑逼供了。

    见我快要压不住火,徐洁习惯成自然的放松了口气,却是幽然看着我说:

    “行了,得过且过吧。就算是普通的两口子,最后也都要有个先后脚的。”

    见我抿着嘴不说话,徐洁拉住我的手,柔声道:

    “又滚轴似的连着忙活这么多天,累了吧。累了,就上楼睡吧。”

    我点点头,看着她眉梢眼角,忍不住道:“一起啊?”

    ……

    癞痢头,不,应该说是新一代的杨三句。他老娘,也就是虎婆子的坟地,最终还是选在了城河街对岸的陵园。

    落葬的前一晚,也就是虎婆子头七当晚,我从驿站拿出了五宝伞,唤出山灵髦杨倩,让一家三口团聚了一回。

    这当中细节不必细说,我也不想细说。

    只能是说,一个被拐卖到山村的少女,时隔多年,能够再和亲人‘团聚’,那场面,各种情绪中都夹带着现实的残酷。想必是三清道祖在场,也无法用言语周全的。

    转过天虎婆子落葬完,回来的路上,刚迈上连接护城河的那座桥,忽然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白晶打来的。

    在我印象中,这美女律师一直都还是非常理性的,但这次刚一连线,白晶就有些气急败坏:

    “徐祸,你现在哪儿?我不管你在哪儿,你给我过来!马上过来!”

    我听她口气不对,冲徐洁使了个眼色,徐洁点点头,招呼窦大宝道:“大宝,帮个忙。”

    眼看窦大宝把轮椅调了个方向,倒退着往桥下慢慢滑,我走到一边,对着电话问:“什么事啊?”

    “你马上过来!我快气死了!我特么快气死了!”白晶竟飙起了脏话。

    我算是浪催的,又或是潜意识里自我调节,想要尽快摆脱悲伤气氛,就说:“地址。”

    ……

    大致安排妥当,驱车来到市里,到了白晶说的地点,我多少还是有点发懵。

    “哎,兄弟,我觉得吧,这个姓白的小律师……挺好的。”

    说这话的是癞痢头,不,是杨三句。

    母亲落葬,他无疑是最悲痛的。

    再加上昨晚兄妹相见,情绪起伏剧烈,所以我前脚跨上车,他后脚跟上来说要去散散心,我也就没好拒绝。

    我说:“杨大哥,你这算是第一句?”

    癞痢头咧咧嘴,“不算,我就是觉得,你真要是将错就错,跟她在一块儿,也还真不错……”

    “你这么说不合适。”我瞪了他一眼,转身下车。

    先前之所以发懵,完全是没想到,时隔多日,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故地重游’。

    而所谓的故地,不光是我,乃至和我走的最近的窦大宝、以及枕边人徐洁,都绝不陌生。

    癞痢头察言观色,似乎也发觉我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我:“我又说错话了?”

    我摇头:“话是多余,但主要的不是话。我以前,曾经在这条街上坐过堂,接待过一些客户。”

    癞痢头也不知是真遵循了‘三句法则’,还是仍沉浸在悲痛中,就此没再多问,只跟着我,沿着稍显凌乱的小街往里走。

    我却是感怀有余,耐不住说:“我第一次见到我爱人,呵,算是第一次吧,就是在后街。我是真没想到,接手31号的,居然是白骨精。”

    我说的是事实,听白晶在电话里报出地址以后,到现在我还懵着呢。

    直到走到小街中间,看着被改换过的门脸,再看看不怎么起眼的门头标识牌,心里就更觉得奇异了。

    后街;

    31号;

    白晶律师事务所!

    “有没有搞错,喝的起两千多的酒,在这里开事务所?”

    我心里嘀咕着,抬手想去敲门。

    手指关节还没挨到改换过的磨砂玻璃门,两扇门就同时被从里边拉开了。

    “进来!”

    我眼望白晶,很有点不知所措。

    我才发现,原来记忆是不牢固的,从来都不是永恒的。

    我怎么都没想到,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此间已是物是人非。

    癞痢头……杨三句是一直都没开口。

    反倒是我,进了大门,忍不住就说:“这儿变化也忒大了,前头是个丧葬铺,现在一下子变成跟大公司的前台似的……”

    说话间,钢化玻璃组合的前台后头,一个染了黄头发的女孩儿微笑着冲我点了点头:“您好。”

    这本是很普通的礼仪,但女孩儿说完之后,又接着一笑,突兀的说道:

    “我叫黄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诡秘之主〕〔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独步剑武〕〔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我从凡间来(这个〕〔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