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开局签到十万亿〕〔我家王妃是逗比〕〔绝品阔少〕〔都市超级医生〕〔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红楼之山海志〕〔都值得〕〔巴尔干的救赎〕〔民国奇闻异事录〕〔赵全和孙晓云〕〔毒液诸天〕〔帝少豪宠小娇妻〕〔赵全和孙晓云小说〕〔顶级高手〕〔顶级高手赵权〕〔焚天主宰〕〔秦烟薄云深〕〔今夜星辰似你〕〔我只想吃利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32.作下决定
    翌日清晨,天色大亮,春日阳光缓缓流淌进院中,透过房门和窗棂照射入了房中。

    慕云栖坐在铜镜前,面色不佳。在宫外她向来穿戴简洁,发饰简单。

    一身大红锦衣,腰束黑玉带,将她的鹅蛋小脸衬得毫无血色,昨晚一夜辗转未眠,如黑耀石般的眸子此刻也失了些光芒。

    她衣袖下的手中紧握着那包迷魂药粉,看着梳妆匣子里面的发簪微微出神。

    顾寒轩一大早便过来用早膳,此刻正坐在圆木桌上食用着鸡丝粥。他用了两口便透过屏风看向她坐在铜镜前的身影,嘴角扬起宠溺一笑。

    迎棠微微用力扯了下她的发丝,示意她眼下的行为已有不妥,若她再无察觉恢复神色,极会被顾寒轩看出端倪来。可她似乎并无知觉,未曾感觉到头上疼痛。

    无奈迎棠躬下身子,挡住了屏风外的目光,侧首看向她,小声道:“小姐?”

    慕云栖如梦初醒,回神起身,迈着步子走到顾寒轩身侧落座。

    迎棠上前将早膳放置她面前,退到她身后低头不语。

    “明日便要启程回宫,今日你可要去看看这边境风光?”顾寒轩笑问道,俊如冠玉的面容洋溢着春日阳光般的笑意。

    “皇上欲往何处去?”她嘴角微微上扬,眼眸温柔看着他。

    顾寒轩看了眼屋外洒落在地的明媚阳光,柔声道:“春日梨花盛开,不如去看看?”

    慕云栖微微点头,将手中的勺羹放入碗内,缓缓站起身来。

    院中一名侍女轻跑到房门口,低头道:“启禀皇上,辛贵妃前来拜见。”

    “看来今日梨花是看不到了。”慕云栖看向顾寒轩,眼眸闪动着一丝灵动笑意。心道不用她想办法去看辛贵妃,她竟然自己找上门来。

    门外缓缓步进一名女子,她一袭白锦轻纱,碧落发髻插着支金凤步摇,步摇上的金叶在屋外阳光的反射下,泛出刺眼金光。

    顾寒轩落座红木靠椅上,面色看不出情绪,看着屋外进入的女子不语。

    慕云栖一脸微笑打量着走近的女子。

    “臣妾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女子刚步入房内便轻声行礼。

    “你伤势未愈,无需行礼。”顾寒轩扫了她一眼,端过茶盏饮下。

    女子立直起身子,目光不着痕迹向慕云栖看去,这一眼看去她便难以挪开眼。

    面前的女子一袭红衣明媚动人,面容如那盛开到极致的桃花,用桃花来形容她都感到俗气,她的美,飘逸绝尘,清丽冷艳,当真算是惊世美人。

    她嫁入北约前,打探过关于此女子的消息,知她容貌倾城,才情过人,且还身手不凡。随皇上出宫前姨母也曾告知过,知晓皇上待眼前的女子情深无比。

    可她未曾想过,自己向来自负的美貌,此刻在她面前竟有一种云泥之别。她不禁有种难堪之感,为自己的自以为是。

    “辛贵妃?”慕云栖看着她出神的面容轻轻喊了一声。

    “娘娘勿怪,臣妾初次得见皇后娘娘天颜,心中一时撼动而行为有失。”她收回游神的思虑,微微低下头。

    慕云栖掩唇轻笑,捏了捏衣袖。她走到辛臻怡面前,笑看向她道:“眼下在宫外,不要紧。辛贵妃身子刚好,落座吧。”她牵起衣袖,挥手指了指一旁的红木靠椅。

    说完她便转回身子,走到顾寒轩对面落座。

    “臣妾入宫许久一直未曾见过皇后娘娘,昨日醒来本想过来拜见,因身子实在虚弱,皇上又命臣妾无需前来问安,可今日一早臣妾还是觉得此举不妥,便自行前来拜见娘娘。”说完她便屈膝跪下,磕头行礼。

    慕云栖心中不禁冷笑,目光睨着她跪地的身子,未曾喊她起身。

    顾寒轩面色煞白,她的话一出,他便看向慕云栖,见她面色并无起伏情绪才将提起的心放下来。

    昨日他的确命她不用前来问安,一则他不想让她出现在慕云栖面前,二则慕云栖定然也不愿见她。故而他便令她不必前来,可此刻她话中之意,对慕云栖带着赤裸裸的挑衅,令他极为不悦。

    他起身步至她面前,目光居高临下盯着她跪地的身子,见慕云栖久久不唤她起身,想到她为自己挡剑的情形,心下不忍。目光看着她身子透出冷意,道:“起来吧,昨日不是命你不必前来。”

    辛臻怡颤颤巍巍起身,刚刚站稳的身子急急倒向顾寒轩,他一惊顺手接住她,见她面色惨白,双目紧闭,将她打横一抱,转身看向慕云栖,目光中投出歉意。

    “贵妃安危要紧。”慕云栖温柔说道,目光意味深长。

    顾寒轩见她目光怪异,心中不解。扭头看了眼怀中女子,心一狠便急急迈步离去。

    望着顾寒轩的身影出了院落,慕云栖缓缓起身,嘴角勾起一抹意料之中的笑。

    想必他定然以为辛臻怡的昏迷是刻意,毕竟她敢当着他的面语气挑衅,眼下又突然倒下,任谁也会以为她是在争风吃醋。

    慕云栖将手里的裹纸摊在手掌上,她看着洒落在手里的粉末,小声道:“将这东西拿走吧。”

    迎棠轻轻上前拿过她手中的裹纸,立身她一旁小声道:“小姐方才用了?”她看向院落,院中身影已消失无影。

    “终于明白为何极其厌恶宫内的日子,那么多明争暗斗与勾心斗角,方才那一刻,我真的想要立马离开此处。”她目光失神,语气颇为淡定。

    她走到房门外,阳光照耀在院落中。

    “迎棠,你可愿随三哥前往锦国?”她立身院中,金黄光束照射在她周身,散发出明媚光芒,美如天仙下凡。

    “小姐难道不随三少爷同往?”她从慕云栖身后有些着急地往前迈了一步。

    慕云栖静静仰天一笑,清晨的阳光柔和温暖,并不刺眼。

    她知迎棠一直心悦三哥,故而当初派她前来边境。

    “如今慕家田产与店铺皆在北约,我来边境前让兰姑将当初我名下田产通通变卖,如今她应也处理妥当,我想去寻她。”慕云栖淡淡说道。

    昨夜她心中是有些犹豫不定,她不知她的后面之路该如何走,她不知是否真要随宫桓前往锦国,自从与他相遇,他救过自己也利用过自己,无数次从他眼里都可瞧见他眼底流露出来的温情与挣扎。

    她也想要在宫桓身侧,可她不知他的话里有几分真,尤其是他流露出来的仇恨,令她胆怯又心惊,她怕真相会令她难以承受

    今日辛臻怡的前来,让她看到了往后回宫后的日子,便坚定了不回皇宫之想,她不屑于与一群女子去争夺一名男子,尽管这名男子口口声声说着爱她。

    “小姐……”迎棠呢喃道,不知如何作答。她确实想要在三少爷身边,确实想要陪他生死与共。

    慕云栖看向她,笑道:“我知你对三哥之心,三哥身边有你,我也放心。”她嘴角扬起微笑。

    迎棠霎时面容通红,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她脸上绯红退去,看向慕云栖,道:“可小姐若不去锦国,何处可躲过皇上追查?”

    “天下之大,总会有一处他寻不到的地方。”慕云栖叹息道,看向天际。

    她只想寻一处安稳之地,如苏家庄园那般的世外之境,过上自己的舒心日子,不再理睬世间纷扰与斗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潜行追凶〕〔诡秘之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入戏〕〔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超品渔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