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主凌兮月男主北〕〔重生之辣媳当家〕〔幻想乡的流亡者〕〔噩梦调查员〕〔我家的厕所通异界〕〔掌尘〕〔诡秘之主〕〔神级大师兄〕〔诸天最强大BOSS〕〔海贼之文虎大将〕〔驭山〕〔火影商店〕〔域界碑〕〔我有任务系统〕〔上江首富乔富贵〕〔离王北辰琰〕〔末世超能宝妈〕〔破败赘婿〕〔灵气复苏时代的肉〕〔且盼如意得长久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33.林中打斗
    徐徐微风拂落梨树上的花瓣,雪白花瓣在风中飘扬,随风飘动在空中,整片天际下仿若独剩白色花瓣纷飞。

    慕云栖漫步散在梨树下,仰面浅笑看着飞舞如雪的花瓣。

    昨日顾寒轩带辛贵妃离去后,今日还是邀她出来赏花,刚走入梨树林里,却有将士前来禀报城中有人滋事,他本可不用前往处理,先前因要开战征收过来的粮草,如今战事停歇退还给了当地商户,多家商铺之间争论不休。

    因是路洲城中大商,每年为朝廷献上不少征收。毅王与苏陆又在边境处理着慕云澈剩余兵力之事,而战乱刚过,民心与商户皆需安抚,无奈他只有亲自前往处理,留下慕云栖与他的亲兵在此处。

    不得不说顾寒轩算得上是个好皇帝,登基后对百官封赏有加,为百姓们减征放粮,勤政爱民不说,心怀北约苍生。

    若不是他怀有仁爱之心,慕家全族怎能躲过此祸。虽说都只是些慕岩当初提拔的亲信,算不得真正慕家之人,可慕岩二十多年安插的人脉,也并非全是些蝼蚁,好几人在朝中还身兼要职。

    天下皆传他是为了皇后而对慕家网开一面,实则也是他心中有仁,才会对慕家从轻处治。

    或许他一生中唯一会被世人诟病的话,便属慕云栖之事,只因他的皇后,是他心之所爱。

    慕云栖走在梨树繁密之地,头上有些白色花瓣飘落在发髻上,身后一队盔甲将士不远不近跟随。

    “小姐,会不会是皓月宫已有所行动了?”迎棠小声说道,低着头漫步在她身旁。

    “你可有所察觉?”慕云栖谨慎地四下环顾。

    “这片梨树林里有些不对劲,隐隐有人进入之感。”迎棠向右边小心瞅去一眼。

    “看来,三哥已被救出。”慕云栖想起宫桓的话,三哥顺利换出后,宫然会前来告知。

    一棵已开出花骨朵儿的梨树下,宫然斜倚树上,双手抱在胸前,脸上挂着笑看着慢慢走近的两名女子。

    刚想到宫然,慕云栖便瞧见前面树下的男子,他似乎等了许久,面上微笑中带着丝不耐烦。

    她立马转身看向身后将士,只见他们接连齐齐倒在地上,身子歪七八扭平躺地上。

    “你可终于走来了,我就不明白,就这么一小块地方,你还能走出两柱香的时辰。”宫然走到她面前抱怨道。

    “果然是你做的手脚,你若早点告知,我定然在顾寒轩一离去我就飞跑过来了。”慕云栖扬声道,语气带着打趣。

    “我若有时机告知你,又何苦在此等你。”他不甘示弱回道。

    慕云栖不想与他在纠缠此话,问道:“三哥如何了?”

    “已偷换出来了……”宫然还未说完,便瞧见顾寒轩大步向前走来的身子,他立马将慕云栖一手揽过身后,护在她身前。

    顾寒轩一身黑锦,剑眉微蹙,眼中迸射出似利剑般的目光,面上如尘封的冰雪,让人看了心底发颤。

    他冷笑了两声,薄唇两边向上勾起,目光越过宫然直直看向慕云栖,道:“朕要怎么做?你告诉朕?”语气冰冷至极。

    慕云栖眉头紧锁,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不忍。

    整齐步伐有序踏在地面的声响传来,不多时他身后赶来大队士兵,他们身穿素衣步鞋,手举刀剑。立身顾寒轩身后,一脸严肃看着前方。

    “你快走吧。”慕云栖步至宫然身前,挥手将他推开,眼眸郑重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担忧。

    看赶来的士兵装扮也知他们是早有察觉,故而才着轻装,眼下她只担心慕云澈那边是否也已暴露。

    “今日要走一起走。”宫然抽出腰间软剑,再次走到她身前。

    几名白衣男子仿若从天而降,涌入身后,看他们手中剑柄想必是皓月宫之人。他们的白衣在林中被掩盖,手中剑柄泛着光芒。

    顾寒轩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斥着骄傲与轻蔑,他止住笑声,嘲讽道:“阁下是否也太自信?朕的皇后,岂是你说带走就带走。”说完,他便夺过身旁士兵手里的剑刃,朝宫然越步刺来。

    宫然不屑一笑,飞扬起软剑对向他,狠厉的剑式,流畅的招数。

    顾寒轩轻快上前拉过慕云栖的手腕,欲将她拉回身侧,被宫然扬剑挡住,他绕过顾寒轩手腕,将剑挥去,两人相互厮打在了一起。

    士兵们见状,立马举剑朝着林中的白衣男子而来,刀剑相撞而发出清脆响亮,剑刃在日光下射出刺眼剑光。

    激烈打斗的动作让四周梨树摇晃不停,花瓣纷纷飞舞在空中,落在他们身上又被抖落在地。

    不难看出此次士兵皆是身负武艺之人,与江湖高手过招也丝毫不见落后,招招应对自如。

    迎棠此刻踌躇不安,不知是否要上前帮忙,只得跟在慕云栖身后静静看着这番搏斗。

    宫然将剑环上顾寒轩后方,还未挥出被顾寒轩躲过,他头一偏将剑刃刺去,宫然飞身跳起,软剑在阳光下反射出剑光,只见那剑光逼近向了顾寒轩,朝着他胸口而去。

    慕云栖心一紧,几步点飞至宫然身后,从他后方挥拳向他袭去,宫然回身闪躲,软剑直扬上方,她回身躲过,手掌未能收回及时,被软剑划出一道口子,殷红鲜血直流落地。

    “小隐....”宫然立马收回软剑,看向她流血的手掌,目光不解看向她。

    方才那刻他差点就可以将剑刺入顾寒轩胸口,然后就可以带她离去,可她为何要插手救下他。

    在他转身看向慕云栖那刻,顾寒轩的剑向他刺去。

    “小心。”慕云栖大喊道,一手捏住流血的手掌。

    宫然旋转跳跃,回身落地,见自己的人似乎落了下风,再打下去必会葬身于此,他一声口哨,扭头看了眼慕云栖,便带着人从树林退蹿出离去。

    士兵们向林中追去,追了几步被顾寒轩喝声喊住,众人面面相觑立身林中,等待着命令。

    “不必追了。”他看了眼从梨树林里隐去的白衣人,转身大步离去,并未看向慕云栖一眼。

    迎棠见慕云栖手掌依旧血流不止,立马撕扯下身上的裙尾一角,将她的手掌包裹住,心疼喊道:“小姐……”

    慕云栖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虽想离开顾寒轩,却从未想过伤害他,更不想他在自己眼前受伤,毕竟他对自己也算得上是倾尽了真心。

    “皇后难道还想在此等着他们回来?”顾寒轩嘲讽的话传来,目光斜睨。

    她低头看着滴落在地上花瓣上的血渍,鲜红血液晕染在白色花瓣上,在一片白茫茫中格外醒目。

    她在原地怔了怔,迈着步子向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