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小说〕〔负鼎〕〔都市终极魔少〕〔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未来兽世甜蜜指南〕〔枭爷又爬墙了〕〔我和太子狼狈为奸〕〔热血杀神〕〔极品天医〕〔禀报国师:夫人又〕〔第一战神〕〔重生之军工霸主〕〔筑梦维艰〕〔万古最强宗〕〔倾国策之西方有佳〕〔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37.经脉解封
    时隔一月多,宫桓带着慕云栖已从边境回到锦国,自她服下三日殇解药后,整整一月多还未醒来。

    又临月圆之夜,明月光辉如纱披撒大地,昏黄灯光从房内透出院中,宫桓立身院外不敢进屋。

    慕云栖之所以服下解药还未醒来,只因她中箭那日失血过多,伤了心脉根本,后来纵使解药来得及时,也只将她心神留有一息,需得疗养许久或许才可有好转。

    上次从她身上取出的血已融吟洛体内,眼下还需从她身上取血才可解吟洛今夜毒发之痛。

    可慕云栖的身子,恐怕已无法再承受一次。

    直到圆月高升顶空,离吟洛毒发不足一个时辰。他叹息一阵,迈步推门进屋。

    房内烛火温暖,琳琅见他进来,离去起身退至榻旁。

    “她未曾醒过?”他走到榻边问道,语气无波无澜。

    琳琅轻轻摇头,眼眸看向他,小声道:“不曾。”

    他落座榻边,榻上的女子面色苍白无色,她双目紧闭,浓密睫毛如扇,高挺翘鼻下的双唇小如樱桃,却失了血色,她躺在榻上的身子纤瘦如骨。

    可如此模样,却也透出一股仙气,仿若当真像那要飞升的谪仙,毫无人间烟火气息。

    宫桓扬起一手,琳琅会意从房中的桌上拿过玉碗,再拔出匕首,递给了他。

    她看向榻上的女子,心头实在不忍,转身背对榻上。

    宫桓伸手抚了抚她的面庞,手指不舍拿走,触碰着她冰冷的肌肤,心间麻木至失了知觉。

    她的手腕放置在榻沿,他拿起匕首在她白皙臂腕上划过,很快殷红的鲜血滴落,如注鲜血直流入玉碗内。

    他低头看着慢慢溢起来的碗中,随后又看向榻上。

    慕云栖如夜空繁星的眼眸,此刻直直凝视着他,苍白的脸上仅有眼眸中带着光芒,她的目光平静如水,眼里看不出情绪,见宫桓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她艰难地扬起一抹凄美微笑。

    宫桓的心一惊,气息骤然屏住,面色有些难以置信看着她。

    “云隐......”他呢喃细语,目光流露出来的欣喜很快被掩下,只留下了一片痛苦之色。

    慕云栖双唇微微动了动,无力开口。

    琳琅闻声回头,宫桓将玉碗扬起递给她,她接过装满红血的碗,小心端着迈步离去。

    宫桓起身寻出白纱为她的伤口缠上,待他再看向榻上时,她已闭上了眼,似乎从未醒来过。

    他不知她究竟是又昏迷了过去还是不愿与自己说话,他的手触上她的额头,她微微偏了偏,却因虚弱而没能躲过他的触碰。

    慕云栖清晰地感受自己体内有些什么在流逝,她的双眼逐渐沉重,思绪慢慢模糊,她仿佛看到了一片火海,她看见一名女子对着她招手。

    她的脚步像踩在浮云上,一步步朝着向她招手的女子走去,她有些不舍回头看了看,她看见宫桓手拿匕首划过了自己,看见他的眼里迸出狠毒的目光。她的心抽痛着,嘴角扬起一抹自嘲,随即走向了那女子。

    “栖儿,难道你将母亲的话都忘了?”那名绝色女子出声训斥道。

    慕云栖听到她的话,四下张望,可眼前一片白雾茫茫,除了雾罩包围着她,再也看不清什么。

    她慌乱地在原地转了一圈,眼里渐渐看到了一名小女孩。

    她看到了晋王府,每次她的母亲都会抱着她坐在屋檐下看雨。

    “娘亲,你为何喜欢下雨?”稚嫩的声音问起,她眼睛扑闪着,望着抱起她的女子。

    “因为娘亲来到这个朝代时,正是雨天。”女子轻笑着解释,看着面前的女孩目光温柔。

    女孩疑惑不解,看着她撇嘴道:“母亲出生那天是雨天?”

    “母亲是雨天来到这个世界。”

    “何为世界?”

    女子微微一愣,思索着如何解释给她听,随后道:“母亲本来不属于这个地方,原本母亲生活的地方在以后,就是几千年后,那个地方没有无缘无故的战争,不会有贵贱之分,人人平等,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快乐日子。”

    女孩偏着头倾听,嘟嘴道:“没有贵贱之分,就像父王对母亲?”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亲王像她父王对待母亲那般温柔,也从来不见父王对别的女子多看一眼。临朝唯有她父王,只娶一人。她从来不唤眼前的女子为母妃,因父王说母亲不喜。

    女子微微一笑,柔声道:“你父王只算是与母亲举案齐眉,贵贱之分,就如母亲对兰姑,把她当成亲人般。”她要怎么才能给她说的清楚呢。

    “我以后也要跟南宫赫举案齐眉。”女孩嬉笑道。

    女子的面容忽地暗沉下来,她看着女孩的笑容,心中难受不已。

    “栖儿,举案齐眉就是夫妻,就是要在一起。”

    “我就是想要跟他成为夫妻啊。”女孩不解母亲为何如此看着她。

    女子将女孩放在地上,蹲在她面前,严肃说道:“你可以跟任何人在一起,除了他,他是皇子,不可能跟你像父王对母亲一般,而且他也不会娶你,他.......”

    “母亲———”女孩泪水在眼里打转,母亲从来不曾向此刻这般生气。

    “栖儿乖,母亲慢慢说给你听可好?”女子再次抱起她,在她耳边细细说道。

    一幕一幕涌入慕云栖梦中,她看到了所有过往,她看到了她的母亲为何要为自己封存经脉,她看到了母亲将自己带在身边前往锦国,她看到了南宫赫,那是她见到过最好看的男子。

    她的心被梦里的画面刺痛,想睁开眼却无力,她动了动手指,眼前的白雾慢慢消散,女子的模样变得模糊。

    “母亲,母亲......”她对着那名女子大喊,想要追上前去却力不从心。

    刺眼的光芒照射到她面上,女子消失无迹,她的双眼蓦地睁开,白光映入她眼眸。

    “你醒了。”一道冷漠中透出欣喜的声音响起。

    慕云栖侧首看去,宫桓落座榻边看着她,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着微笑,眼眸中涌动着照耀光华。

    她静静凝视了他片刻,将心头的所有过往压下,她该唤他宫桓还是南宫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