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开局签到十万亿〕〔我家王妃是逗比〕〔绝品阔少〕〔都市超级医生〕〔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红楼之山海志〕〔都值得〕〔巴尔干的救赎〕〔民国奇闻异事录〕〔赵全和孙晓云〕〔毒液诸天〕〔帝少豪宠小娇妻〕〔赵全和孙晓云小说〕〔顶级高手〕〔顶级高手赵权〕〔焚天主宰〕〔秦烟薄云深〕〔今夜星辰似你〕〔我只想吃利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41.期盼离去
    那日与苏浔言一番谈话后,她再也不曾前来,听琳琅说她仿佛在自己的宫内练习仪态礼仪。

    慕云栖不禁感叹,原来女子为了心爱男子,真的会做自己原本不愿去做之事。

    今夜,月圆之夜却不见月亮,夜空中漆黑如墨,没有半点星光。

    慕云栖站在房门口,目光看着院门处。今夜过后,自己或许便可离开此处。

    南宫赫迈步走进,走到房门处与她对视,道:“如此迫不及待想要离去?”

    “当然。”

    “若孤不放你走呢?”他看着她的面容,看她有何反应。

    慕云栖果然一惊,她的心瞬间如掉落在地,面色暗沉看着他。

    “国主要出尔反尔?”若他现在反悔了,自己根本不能怎样,他本就只是想取自己的血,今日便可取去,后面自己要死要活,他又岂会在意。

    南宫赫扬起一笑,似乎十分得意自己的捉弄,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他方才是真心想要留下她。

    “留在孤身边不好?”他脸上依旧挂着轻笑。

    慕云栖有点看明白了他的捉弄,安抚下内心的担忧,笑道:“若我留在锦国,国主给我什么名份?”

    南宫赫挑眉道:“你想要什么位份?”

    “在北国,顾寒轩给了我皇后之位。”

    南宫赫双目微眯,嘴角啜起的笑意慢慢冷了下来,十分不喜她突然提起顾寒轩。

    慕云栖笑看着他。

    两人对视许久,她打破僵局道:“国主今夜不用救人了?”

    南宫赫冷哼一声,迈步离去,她紧随他身后。

    迈步进入房内,房中烛火通明,却透出几丝凉意。

    宫然落座在榻边上,见有人进屋立马站起身来。

    木榻上平躺着一名碧色宫锦的女子,她双目紧闭,面色苍白。

    原来她便是在先前与南宫赫在皓月宫凉亭里的那名女子,难怪宫然道她是南宫赫心中最重要的女子。

    可眼下她完全没有那日的孤傲神采,看起来仿若一具毫无生命气息的尸首。

    她木榻一旁还摆放着一张榻,榻上铺着羊毛织锦。

    慕云栖看了眼木榻,径直走过去平躺上,将自己的手腕露了出来。

    她望着房顶,房梁上缠绕着帷幔,将这房中清冷添了几丝暖意。

    “国主可以动手了。”她目视帷幔,淡淡开口。

    南宫赫怔在房门处,迟迟未动。

    宫然走到桌边,拿过桌上的匕首与瓷碗。

    南宫赫接过器具,走到她边上落座,宫然立身他身后。

    见他许久没有动作,慕云栖侧首看去,讥笑道:“怎么?国主不舍了?”

    “孤在想,今日是取完吟洛所需之血,还是留到下个月圆之夜再取一次。”他语气如常,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若今日不将需要的血取完,她就还得在锦国待到下个月夜。

    慕云栖咬牙,狠狠看着他道:“卑鄙。”

    南宫赫莞尔一笑,因她的话而不自觉笑出了声。

    “云隐是今日才知?”

    慕云栖哼了一声,道:“国主请快些动手。”

    南宫赫止住了笑意,心头越来越来犹豫,若今日取完血,日后便再无留下她的理由。

    眼下朝堂上众臣皆上奏将她放回北国,比起让她回到顾寒轩身边,他宁可将她放入江湖中。

    宫然立在身后看得着急,先前因取血之事与南宫赫已闹过不快,而且眼下慕云栖清醒着,他也实在不便催促。

    慕云栖此刻坐起身来,夺过他手上的匕首,在自己的手腕上划过,鲜血立马滴落在榻上,她又拿过瓷碗接上。

    她眼下身子虽未痊愈,可她的这番动作却利落迅速。

    她鄙夷的目光斜睨着他,自己中毒之际他都能取出自己的血,眼下却做出这副不愿的模样,真是可笑。

    南宫赫愣了下,不多时瓷碗里装满了血。

    “可还要?”慕云栖气息明显已不足方才那般有力。

    宫然接过瓷碗,快步走上了吟洛的榻边。

    “你先休憩下,片刻后孤送你回去。”说完他拿过桌上备好的药物,洒在她的伤口上,再为她缠上白纱。

    慕云栖撑起心力,笑着自己如今竟已虚弱到了这般地步,回想起周身的伤,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再看了自己的胸口。

    疮痍满目,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是如此。

    她艰难地起身,慢慢迈步走着。

    “宫然,迎棠呢?”她走到房门口想起自己受伤前,迎棠当日也在行宫。

    宫然有些吃惊回头,她眼下自己都自顾不暇了,竟还想着她的侍女,回想起那日之事,道:“她应与慕云澈在一起。”

    慕云栖扯起一抹不自然的笑意,随后迈步出屋。

    南宫赫眼下为吟洛运息送血,不能分身,看着她走出屋的身影,目光中流露担忧。

    她走出房内,顺着来时的记忆,失魂落魄地迈着步子。

    漆黑的宫道上,远处点点灯火照出她前进的路。

    细细雨点打落在她面上,她伸出手接着雨滴,眼泪从她眼角滴落,大颗大颗掉下。

    “母亲,我好想你......”她自说自语,慢慢蹲下身子,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从今往后,她与南宫赫将再也不会有纠缠。

    可她的心为何这般难过,为何这般疼痛难忍。

    仰望夜空,雨水顺着她脸颊落下,分不清面容上是雨水多一点还是泪水多一点。

    过了许久,慕云栖心头的压抑慢慢散去,她缓慢起身,一步一步朝着官道向前。

    不知走到何处,她终于撑不下去,倒在了地上,身子落地时激起了地面水花,四散开来。

    南宫赫从房内出来,立马去了慕云栖住的院子,可琳琅却说并未见她归来。

    那一刻,南宫赫的面容瞬间冰冷,周身散发出骇人气息。他一声令下,整个皇宫立马灯火通明,士兵四处奔走寻人。

    房外依旧细雨纷飞,满宫的动静并未被雨水声响淹没。

    他端坐在房内,房门大大敞开,清风一阵阵吹向屋内。

    他的心似乎有些煎熬,慕云栖的身子早已不比先前,眼下的她若说一阵风能吹倒,便也丝毫不差。

    回想起她那苍白的面容,她那迫切想要离去的心,南宫赫心底不知涌动出什么情绪,只觉心头空落难安,郁气难消。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名士兵快步进屋,单膝跪地道:“启禀皇上,容妃娘娘派人来报,有一名女子在她宫门倒下,她已将其救起,眼下正在她宫内。”

    南宫赫听后霍然起身,迅速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潜行追凶〕〔诡秘之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入戏〕〔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超品渔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