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时九傅云祁全部〕〔帝少的燃情宠妻〕〔韩若莫子聪免费阅〕〔无上斗魂〕〔长生归来当奶爸〕〔一念江山一念卿〕〔邪肆太子妃〕〔总裁娶妻套路深〕〔暴力丹尊〕〔天才双宝:傲娇前〕〔踏破太古〕〔超级狂医在都市〕〔一世之锋〕〔万道帝尊〕〔诸天神话群〕〔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亿万爹地要征婚〕〔汉武挥鞭〕〔极仙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46.醉酒哭诉
    马车一路狂奔,连着四日的马不停蹄,终于在第五日赶到了前线的大军军营内。

    慕云栖一路无言,似乎认命般不再做挣扎。

    路上她未曾再开口问道南宫赫,也没敢再看向窗外。她怕一路途经的景象会令她难受,所以她逃避着不愿去看见那烽火,不愿瞧见因自己而给百姓带去的水深火热。

    被带入军营后,她安静的在营帐里面不曾踏出半步。

    另一营帐内,南宫赫俯在桌案上,执笔在宣纸上挥洒出三个大字。

    ———《三河汇》

    他将写好的宣纸晾干,然后将其折叠装入书信内。

    “将它交给顾寒轩。”南宫赫吩咐道,将书信递给了立身营帐中间的男子。

    风清接过书信放入怀里,躬身退出营帐内。

    黑夜降临,军营的营帐外四处举放着火把,从远处看去,密密麻麻的灯火在一望无际的夜下亮起。

    南宫赫从自己的营帐走到慕云栖的营帐外,他停在帐外看向里面有一簇火光映射出来。

    今日晌午送去给顾寒轩的书信,傍晚就接到他的回信,他要明日在断臂山上相见,答应用《山河汇》换回慕云栖。

    一对巡逻的士兵从他前方而来。

    “参见皇上。”士兵们齐声高喊。

    南宫赫皱了皱眉,挥了下手,示意他们继续巡逻。

    士兵们手举着火把,踏着整齐的步伐从他面前而过。

    士兵们离开后,他犹豫了半刻,伸手掀开了帷幕,迈步进了营帐内。

    慕云栖早就听见方才营帐外的声响,见他此刻进来,毫不意外。

    她坐在营帐内的凳几上,面前是桌几,桌几上搁置着一壶酒。

    她静静看着他一步步走进,将手中的酒杯拿起,仰头一饮而尽。

    “怎么想起饮酒来了?”南宫赫走到她一旁,夺过她手里的酒杯。

    慕云栖笑了笑,道:“不过想喝点酒,不想自己去想太多,不想回想这一路看见的画面。”

    她看着他将面前l的酒壶收起放置到另一边的桌几上,她忽然趴在桌几上,侧首看着她,问道:“南宫赫,你真的记不起那年的事了?”她的眼里涌出泪水,顺着她的眼角落在桌几上。

    南宫赫看向她,问道:“哪年?”

    慕云栖趴在桌上回忆道:“那年我与母亲刚到锦国的皓月宫内,母亲去见你父皇,让我在坐在房内等她。当时房外吵吵闹闹,我带着怒气出了院子,却见你在一棵桃树下,哄着树上的女孩下来。”

    她顿了顿,见南宫赫似在回想,她又道:“当时我就在想,一名女孩居然如此举止不雅爬到树上。我便走到树下对着那名女孩说教,可那女孩桀骜不驯,居然从树上跳下来扑到了我身上,将我扑倒在地。我迷糊了半刻,直到你将她拉走,蹲下来问我有没有事。”

    南宫赫看着她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记得此事。

    慕云栖有些失望,惆怅说道:“你可知,那年你对我那般温柔的问道,那般灿烂的笑容,是我今生见过的最好看最温暖的微笑。”

    “云隐......”他虽然知晓她的心意,此刻听见她如此直白的告知,感到震惊的同时似乎还夹杂着喜悦。

    慕云栖从桌上起来,看向他,啜泣道:“纵使后来我失去了记忆,那次树林里与你相见后,依旧沉醉在你的微笑里,可你——却从来没有记起过我。”她的声音悲泣欲绝,泪水从她绝美的面容上滑落。

    听到此话后的南宫赫,心中一紧,不可名状的钝痛涌上心头,令他觉得呼吸已窒息般难受。

    慕云栖似乎有些醉意,她的面容绯红,目光迷离的看着那昏黄的烛火。

    她站起身,走向另一张桌几上,拿起酒壶。

    南宫赫迅速上前将她手里的酒壶夺走,扶起她,道:“你醉了。”

    “我没有。”慕云栖站直身子,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醒。

    “别喝了。”他柔声说道,将她扶到凳几上坐下。

    他拿着酒壶走出了营帐,返回帐内时,慕云栖又趴在了桌上。

    他以为她趴在桌上睡着了,走近一看却见她睁着明亮的双眼,痴痴地凝视着帐内的一角。

    “何时送我回到顾寒轩那里?”她的声音有些哽咽,语气淡淡中带着一丝忧伤。

    南宫赫负手看着她倾落在桌上的墨发,眼里流露出来的柔情被一点点掩去。

    “明日。”他的声音平静,听不出情绪。

    慕云栖趴在桌上笑了笑,清丽悦耳的笑声传出帐外。

    “若我回到北国,这场战乱可会终止?”

    南宫赫一时沉默,心想着会终止吗?是天下乱世的崛起,还是战乱的结束?

    他其实并不知晓,他只明白若他拿到《山河汇》,他会将天下统一,重建下如几百年前的虞朝,天下山河归一,百姓安乐富足。

    他会是这世间唯一的王,无人可撼动。

    他走到她一旁坐下,伸手轻抚着她的秀发,温声说道:“你是孤的,天下也会是孤的。”

    慕云栖抬起头来,看向他一脸迷惑。

    “我不解你何意?”她摇着头说道,仿若突然清醒般。

    南宫赫走到帐外吩咐人送来一盏茶水,他拿过茶盏倒出一杯茶水,在倒水的那一瞬间,衣袖里的粉末顺着茶水进入杯里。

    他端着茶水晃了晃,伸手递给了她。

    慕云栖并没看清他那番动作,见他在自己眼底下倒的水,毫不怀疑地接过喝了一口。

    “一切都会结束,这场战乱终归会结束,你——也终归会回到我身边。”他的目光深情的凝视着她,面容带着坚定的微笑。

    慕云栖扬起苦涩的笑,道:“国主说笑了,我只会是北国的皇后,而你锦国的皇后,不会是我。”

    南宫赫如晶石闪亮的眼眸看着她的面容,郑重其事道:“会有那么一日的。”

    他说的隐晦,她听的糊涂。

    慕云栖趴在桌上渐渐入睡,他将她抱到榻上,轻声走出了她的营帐。

    看着满天的繁星,他的心间浮起难以言说的痛。

    为了不让她成为顾寒轩的人,他方才在她的茶水里放了凝毒,那是他在皓月宫密室里的一本书上看到的毒。

    眼下慕云栖还是处子之身,此毒服下后会在她体内蛰伏,对她不会有丝毫损伤。

    若顾寒轩一旦临幸了她,此毒的毒素会转移到他身上,并迅速在周身流窜,会令人痛不欲生。

    他承认自己卑鄙,可他不想为了天下失去了她,只得如此。

    待他将天下统一,他会跟她江山与共,许她这万里繁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