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时九傅云祁全部〕〔帝少的燃情宠妻〕〔韩若莫子聪免费阅〕〔无上斗魂〕〔长生归来当奶爸〕〔一念江山一念卿〕〔邪肆太子妃〕〔总裁娶妻套路深〕〔暴力丹尊〕〔天才双宝:傲娇前〕〔踏破太古〕〔超级狂医在都市〕〔一世之锋〕〔万道帝尊〕〔诸天神话群〕〔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亿万爹地要征婚〕〔汉武挥鞭〕〔极仙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47.原来如此
    慕云栖睁开朦胧的双眼,帐外天已大亮,她起身步至桌几上,端过桌上的茶盏欲饮下。

    茶水里细不可闻的一丝气味令她停止了动作,她放在鼻下仔细嗅了嗅,又打开茶壶盖嗅了嗅,发现与茶盏里的茶水果然有异。

    她落座凳几上,回想昨夜之事。

    不多时南宫赫掀开帷幕走进,看着她坐在凳几上沉思。

    “要出发了?”慕云栖记得他昨夜说过今日便会离去,记得他昨夜说过些奇奇怪怪的话。

    南宫赫点了点头。

    “你先出去,我要梳妆。”

    “好。”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慕云栖从怀里掏出丝绢的一角浸入茶水里,然后将丝绢收回,再放回怀里。

    她随意将发髻拢上,用一支簪子插上稳固。

    说实话,她自己还真不太会挽发,瞧了一眼黄铜镜里的影子,便迈步出了营帐。

    “兰姑她们在哪?”她看向南宫赫立身在帐外的背影问道。

    “她们在北国。”他回头说道。

    “你又骗了我。”慕云栖咬了咬牙。

    “你若希望孤真的将她们抓走,也未尝不可。”他笑着说道,微笑的面容下是被掩盖的悲凉。

    慕云栖冷哼了一声,快步迈上了一旁马车。

    马车内,南宫赫看着她出神的面容,不知她在想什么。

    车内颠簸的厉害,将慕云栖思绪拉回,她掀开车帘看了看。

    “为何不是去北国军营?”

    “开战时期,孤怎能去北国军营?”他双眼微闭着回答。

    “此路是去哪儿?山上?”慕云栖见马车下的道路崎岖,心间了然。

    她只是不能理解,既要放她回北国,为何还要来这山上。

    南宫赫闭着眼睛不答,他能告诉她自己用她与顾寒轩换《山河汇》吗?虽然她今日便会知晓,可他现下依旧不想告知她。

    慕云栖见他的神情,心中更是疑虑。

    除了马车摇摇晃晃的抖动声响,车内没有半分声响,直至一个多时辰后。

    慕云栖从马车上跳下,被路上凹凸不平的小石子险些绊倒,南宫赫在她身后扶住她。

    站稳好身子,她向前看去。

    顾寒轩带着两名暗卫骑在马上,他面容消瘦了不少,双眼仔细打量着慕云栖周身,见她似乎看不出来有何不妥,心中提起的气息才舒出。

    两月了,自从她上次在路洲行宫外中箭离去后,已整整两月,这两月他时刻担忧着她的身子,时刻忧心着她被南宫赫伤害。

    此刻见她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两月来的不安终于在此刻才得以平静下来。

    慕云栖低着头走向他。

    他从马上滑落下来,站在骏马边上等着她走近。

    明媚的阳光虽温暖却也有些刺眼,可顾寒轩此刻的心情比当下的日光更舒适,他的眼眸看着慕云栖,嘴角扬起一抹炫目的微笑。

    “国主莫不是忘了?”南宫赫的声响从后方响起。

    慕云栖不解回头。

    顾寒轩将她轻轻一带,拉到了自己身旁。

    他挥了挥手,将手里的东西往空中一扔,被南宫赫接住。

    “那是什么?”慕云栖望向他问道。

    顾寒轩拉起她的手,伸手替她拂去额前微微散落的秀发。

    南宫赫打开手里的书籍,迅速翻了翻,随后将其放入怀里,道:“孤就知晓国主会将连朝地域随着北国地境一并毁去。”

    “连朝乃朕母后母族,朕当然会撕毁下来。”顾寒轩冷笑着说道。

    “你把《山河汇》给他了?”慕云栖惊愕问道。

    难怪要来这山上,交易此等重要之物必是不能让身边的将士知晓。

    她又立马看向南宫赫,欲要走向他,想去夺回他拿去的书籍,被顾寒轩拉住了她的身子。

    她忍不住大喊道:“南宫赫,你太卑鄙了,你凭什么,凭什么拿我来换?”她的声音极为震怒,胸口蹿起的火气烧疼了她的心。

    他用兰姑她们威胁了自己跟着他来到前线,让自己看见百姓因战乱而受得苦,只是为了要顺利与顾寒轩交换自己。

    她明明是自己愿意回到北国,南宫赫凭何以她威胁顾寒轩而拿走那般重要的东西。

    顾寒轩将她拉回到自己身侧,柔声安慰道:“没事,他拿去的只有锦国地境的绘制图,不会危及到北国。”

    南宫赫放声大笑,大步迈上了马车,在身子快要进入车内时,他回头对着慕云栖笑道:“云隐今早看见的茶水里,放了凝毒。”

    说完他便进入车内,马车摇晃向山下而去。

    慕云栖愣在原地,思绪里对此毒毫无印象。

    “什么毒?你可有受伤?”顾寒轩看着她担忧问道。

    她摇了摇头,仰面看向他。

    日光将她的眼眸微微刺射,她看着他在阳光下的轮廓,扬起一抹歉意的微笑。

    “慕云澈说南宫赫要将你身体里血的取出去救锦国公主,可有此事?”他看着她轻声问道。

    慕云栖点了点头。

    “那他可有对你怎样?”顾寒轩急切问道。

    慕云栖抬头看向他,想了想,笑着摇头道:“若他真取了我的血,眼下我怎能站在你面前。”

    顾寒轩笑着舒出一口气,他的笑容在阳光下,将她的心刺的生疼。

    “为何要这么做?”她仰面望着他,不解他为何要把那样重要的东西交出。

    顾寒轩的面容微微沉了下来,道:“慕云澈攻夺了边境,朕只得先回朝,可你身处险境,朕不能不顾。”

    “三哥又夺了边境?”慕云栖大呼出声,一脸震惊看向他。

    先前她在锦国,并未听说三哥之事,她以为因为偷袭路洲失了手,所以南宫赫才未曾将三哥接来锦国。

    如此看来,是因为三哥在自己来到锦国前,便与南宫赫决裂。

    而三哥告知顾寒轩自己身处危境,是为了引发战争,他是为了要攻城,只有顾寒轩的大军离开北国之境,他才会机会夺下城池。

    三哥,利用了顾寒轩对自己的心,是为了要争夺北国边境。

    想到这里,她将眼下的形势一下子便理清了。

    顾寒轩以为自己在锦国有险,便挥军来救,北国大军进攻锦国,三哥在北国夺下了边境,而三哥的目的绝不止边境,因为他在后方一步步夺城。

    当北国大军处于进退两难时,南宫赫挟着自己与他换取《山河汇》,难怪那日南宫赫突然将自己囚了起来。

    原来是因为他已经筹划利用自己。

    三哥,居然也为了争夺江山,利用了自己,他如今与南宫赫又有什么区别。

    慕云栖看向了顾寒轩,眼底饱含着浓浓的内疚与心疼。

    “先回军营吧。”顾寒轩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搂过她坐上了马,随后他也翻身骑了上去,策马领在前头。

    两名暗卫骑在马上远远跟随在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