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然后和初恋结婚了〕〔驭夫有道:捡个侯〕〔重生之长姐持家〕〔反派大佬在线掉马〕〔心愿解决师〕〔末世之诱人小梨涡〕〔掌家小萌媳〕〔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君予妾意三生三世〕〔沈翘夜莫深〕〔下雪了,王爷〕〔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狂战武尊〕〔祖宗在上〕〔无敌从时空吞噬开〕〔我有一个属性板〕〔大小姐的贴身狂医〕〔近身狂婿〕〔若有情爱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49.启程回朝
    当夜,一眨眼便过去了。

    天际刚升起淡淡的鱼肚白,一道亮色将这片平地照亮。

    营帐外传出各种嘈杂之声,将士吩咐士兵的声音极为响亮,在这清晨里,带着难以掩下的欢悦。

    慕云栖从榻上起身,走到营帐外看了看。

    士兵们兴致勃勃地拔帐收篷,收拾马匹,捆绑粮草。他们的面上无一不是洋溢着喜悦,刚劲流畅做着手里的事。

    看着他们,她会心一笑,转身回到营帐内。

    桌上的一本书籍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快步走过去拿起。

    ——《毒史秘册》

    她随意翻了翻,视线停留在几行小字上。

    凝毒,至阴之物,女子入毒,体内沉浮,无害无损。与之行房者,毒素转移,迅速渗透,不足一年,亡。

    她捏紧了手里的书册,向帐内四周环顾。

    昨夜她未曾听到半分声响,可今日桌上却多了这本书册。

    想起昨日南宫赫离去的话,不知他所为究竟何意?

    看来那晚他给自己的茶水里便是此毒,他是想要将毒种在自己体内,然后转移给顾寒轩吗?可他又为何要告知自己此毒。

    还是说他故意告诉自己,是为了让自己避开顾寒轩,他是不让自己成为顾寒轩的女人。

    慕云栖的心激起一阵愤怒,她蓦地起身,将书册扔向了一旁。

    她将自己的怒火强行抚下,看了地上的书册,掀开帷幕迈步出去。

    她走到顾寒轩大帐外,伸手掀开帷幕。

    顾寒轩坐在帐内正上方,下面分别坐了毅王与苏陆,当然还有一名陌生男子。

    慕云栖掀开帷幕便听见了顾寒轩在谈话,她的脚步停在帐门口,不知该进还是该出。

    顾寒轩见她在帐门口一脸无措,扬起一笑,对着她挥了挥手。

    “无碍,快要启程了,朕吩咐些回程之事,进来吧。”他的声音极为随和,目光流露出温柔。

    慕云栖迈着小步走到一旁的木桌上,落座凳几上。

    顾寒轩笑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待回到北国,朕先回宫,四哥与苏陆先去边境战场。”

    “臣等遵命。”毅王与苏陆同时起身拱手道。

    “庆王随朕一起,今日便启程,营中剩下之事就交给四哥了。”他起身走向毅王。

    “臣定不负皇上所嘱。”毅王再次拱手,面上带着忠诚坚定。

    顾寒轩拂下他拱手的拳头,微微点头。

    随后,毅王与苏陆躬身退出,身子出帐那刻,毅王悄然抬眸,目光从慕云栖面上一逝即过,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慕云栖抬头看向退出营帐的身影,微微蹙眉,边境之战,又要开始了吗?

    “皇嫂。”庆王坐上凳几喊道她。

    顾寒轩走到她身后道:“想来你该不曾见过他,他是柳太妃之子,排行老九,先前被父皇送到中林山上习武,前不久才到帝都才赶过来。”

    “庆王?”慕云栖看向他,似乎确实不曾见过,以前曾听闻过先帝将九皇子送往山上习武之事,想来便是他。

    “皇嫂聪慧。”庆王挑眉赞扬道。

    “方才帐内另外两人我都认识,你皇兄口中的庆王,除了你难道还能有别人?”慕云栖笑看着他说道。

    “听闻皇嫂身手过人,何时可与小弟切磋切磋?”他一脸嬉笑。

    慕云栖斜睨向他,道:“你听闻?从何处听闻?”

    庆王此刻不自然干咳了两声,笑着起身,支支吾吾道:“哦,那个.......该启程了吧,皇兄。”他背对向慕云栖,看向了顾寒轩。

    “好了,快去准备吧。”顾寒轩扬声吩咐,自小他便与老九亲近,当然最是了解他。

    “好嘞。”说完便一溜眼儿跑了出去。

    顾寒轩看向慕云栖,微笑道:“走吧。”

    慕云栖起身跟在他身后,走出了营帐。

    一辆及其普通却宽大的马车,几名男子骑在黑色马匹上,从北国军营后方策马离去。

    慕云栖坐在马车内不由心底发笑,短短几日,与她同在一辆马车上的人,由锦国国主变成了北国国主。

    她闭着双眼靠在车壁上,面对顾寒轩她依旧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选择闭眼来逃避。

    如今她回到北国当务之急便得先与白容取得联系,回想起过往之事,她有太多疑惑,想来只有白容可解她心中之谜。

    “还是要去边境?”顾寒轩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她轻轻颤动的睫毛让他知晓,她并未真的睡去。

    慕云栖睁开眼,杏眼含笑看着他,道:“我不会去见三哥,但一定得去趟边境。”

    “为何?”他轻轻问道。

    慕云栖低下头,沉吟良久。

    有些事她还不能告知顾寒轩,因为他一定不会允许。

    顾寒轩轻轻叹息,无奈说道:“罢了,朕不逼你,若你想要回宫,朕来接你。”

    “好。”她对着他扬起一抹笑。

    从锦国回到北国军营的途中,她原本已做好了安心留在他身边的打算。

    如果南宫赫不曾一次又一次伤害自己,利用自己。她或许真的会放下那些恩怨,跟着顾寒轩回到北国皇宫。

    可如今天下的形势,已不可能变回先前那般太平。

    她怎能让自己被南宫赫如此利用,又怎能毫不反击。既然她的记忆已被解封,那她就绝不能坐以待毙。

    “为何不曾见到辛贵妃?”

    顾寒轩的面容阴沉了下来,看向马车内的小桌几,道:“在路洲时便将她送回了皇宫。”

    那日行宫,慕云栖中箭之事,便是她一手安排,虽她是得命于太后,可当他回想起慕云栖中箭后的模样,他就无法不迁怒于她。

    当**问她要解药时,她却道只有太后手里才有解药。若非她替自己挡过剑,想必当场她就会一命呜呼。

    眼下形势严峻,边境之战与朝堂,想想他就头疼不已。

    挥军锦国之事,朝堂上那帮老臣必会因此而要求废除慕云栖皇后之位。

    虽他答应过太后立辛臻怡为后,可那不过是当时情况紧急下的权宜之计。且他对慕云栖也确实有些心灰意冷,想要真的放手让她离去。

    可她如今愿意随他回到北国,他就改变了主意,纵使这后位形同虚设,他就从未想过废后。

    慕云栖点了点头,她其实也不过随意一问。

    “此路要连赶两日尽快离开锦国地境,马车颠簸,累了可躺下休憩。”顾寒轩看着她,目光关怀。

    慕云栖点了点头,靠向了车壁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仙墓〕〔法神之旅〕〔入戏〕〔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