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霸主〕〔古神的自我修养〕〔火影之惊涛骇浪〕〔九天杀〕〔吾家上仙是只鸟〕〔圣妖行〕〔域界碑〕〔我!直播出个天帝〕〔猎天争锋〕〔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八十年代全能长姐〕〔农门福妻:夫君有〕〔穿越到古代好种田〕〔中了偏执霍爷的迷〕〔剑仙归来〕〔重生成季少的心尖〕〔女神的上门狂婿〕〔你好,我的上官先〕〔农门娇俏小厨娘〕〔开局从双11开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50.林中打斗
    晃晃悠悠的马车终于停下,慕云栖在车内睡得极不安稳。

    她跳下马车,周身被震荡的仿佛快要散架。

    “此处可已是北国地境了?”她在夜下巡视了一番四周。

    “嗯,快了,马坚持不住了,今夜恐怕要在此歇一歇。”庆王一边生火一边说道。

    顾寒轩从马车上拿着斗篷递给了她,温声道:“夜里凉。”

    慕云栖接过斗篷,坐到了火堆边上。

    周边树木的枝叶簌簌作响,马匹偶尔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里一声嘶叫。

    另一簇火堆边上,几名跟随的男子已靠着树桩休憩。

    庆王坐在顾寒轩一旁,陪着慕云栖说笑,说起那些山上趣事,将她逗的忍不住掩唇大笑。

    他的双眼沉重,眼皮欲睁欲闭。

    在众人都快要闭眼的时候,几道黑影掠进树林里,远远看向了前面那两簇火堆。

    树上停歇的一群飞鸟被惊起,惊慌飞窜。

    一道锋利剑刃从慕云栖身后方向直直刺向了她,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庆王飞快执起地上的剑,将她身后袭来的利剑挑开。

    众人闻声惊起,立马起身执剑将顾寒轩与慕云栖护在了中间。

    顾寒轩拉过慕云栖在身侧,冰冷的目光扫向了突然出现的刺客。

    “寒墨,留活口。”他的声音与他的面容一般,冷如冰霜。

    “是。”庆王勾起嘴角,不屑地看着陆续现身的黑衣人。

    他一个飞身跳起,率先拉开了打斗,刀剑相碰之声在林中迅速响起。

    火堆的亮色映出他们打斗的光影,接二连三倒地的人发出闷哼,被剑刺破的伤口溅出鲜血,喷洒到了树上或地上。

    慕云起冷眼看着黑夜人的身手,确信他们不是皓月宫之人后才松了一口气。

    毕竟皓月宫的人身手不凡,顾寒轩的人难保不敌对方。

    可眼下的这群黑夜人的身手,一眼便可看出其中几人身形瘦弱,动作生涩,想来不可能是专门训练出来的杀手。

    很快倒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只剩下了三名男子还在负隅顽抗。

    地上有名男子无声无响地起身,意图走到慕云栖身后挟持住她,在他还未靠近她时,便被顾寒轩一脚踢起地上的刀剑,直插去了他心口,他瞪大了眼直直倒下。

    慕云栖转身看向倒在身后的男子,一脸冷漠。

    顾寒轩目光带着猜疑看向了她,不明白她方才为何没有察觉身后动静,且自己拉着她手,感受出她手上的力道十分纤弱。

    待最后一名男子被制服跪地时,庆王将剑刺在了他喉咙上,鲜血染红了他的剑。

    “不是让你留活口?”

    庆王回过头道:“皇兄,实在是他们太不堪一击了,我都还未热身,他们就倒了。”

    顾寒轩睨了他一眼,道:“看看他们身上有何可疑之处。”说完他便拉着慕云栖上了马车。

    一名暗卫立刻上前在黑夜人周身摸了摸,再翻了翻地上男子的衣衫内外,片刻后才起身摇了摇后。

    “皇兄,从他们衣饰来看,应该是锦国之人。他们身上无一值钱之物,连刀剑都是自制而造的,想来该是锦国百姓。”

    “出发吧。”顾寒轩吩咐道。

    马车很快奔腾起来,在林中呼啸而过。

    顾寒轩看向慕云栖,道:“你看似无碍,为何朕觉得你羸弱了不少?”

    慕云栖低着头,问道:“想来该是毒后身子并未痊愈。”

    “你有何事瞒了朕?”他问的极为肯定。

    慕云栖抬头看向了他,沉默了半刻,坦白道:“我经脉被损,失了身手。”

    顾寒轩眉头紧锁看着她。

    慕云栖掀起自己的衣袖,将自己两条手腕的伤口露出了出来。

    “南宫赫取了我的血,因伤及了经脉,武功便失了。”她淡淡说道,语气里毫不介怀。

    隐忍的震怒让顾寒轩面色通红,发鬓两边凸起的青筋不断蜷缩,讳莫如深的眼眸凝视着马车驾头,周身散发出阴冷气息。

    慕云栖心头微微颤动,被他的模样微微骇住。

    他的双手放在马车上的桌几上,紧握成了拳。

    慕云栖将衣袖放下,伸出手覆在了他的拳头之上,道:“皇上?”

    她的声音将顾寒轩的情绪压下,他慢慢平复了自己的神情,道:“如今你已无身手,宫外四处险恶,跟朕回宫吧。”

    他就知晓,南宫赫既然费尽心力将她掳去锦国,又怎会如此轻易就将她送回。终究还是自己去迟了,让她受了那番折磨。

    方才她手上那深深的伤口,看得他心痛如绞。

    慕云栖看了他一眼,目光盯在桌几上道:“你也知晓,之前我一直在寻解封经脉之法,此次他取走我的血,却也将我被封存的经脉解了封。”

    “你已记起年幼之事?”

    她点了点头,继而又道:“我要去往边境,也就是想要去看看先前的临朝,想要去看看被烧毁的晋王府。”

    顾寒轩沉思一番后,悠悠说道:“边境之战在朝堂上已掀起大乱,朕不可再耽误在宫外,让庆王随你去一趟边境后,再由他护送你回宫。”

    他的眼眸凝视着她,期盼着她点头。

    慕云栖思量许久后,点了点头。

    眼下她只有先同意他的要求,她必须要到了边境再想办法甩掉庆王。

    “庆王在中林山上习武十年,有他护你,朕自然放心。你不可在宫外久留,毕竟你不比曾经有身手自护。眼下战事已起,你不可进入边境城内,只可在临朝旧城去察看一番,那里如今还未开战,想来慕云澈也不会着急攻往那处。”他语气轻柔,语重心长的叮嘱。

    他一口气说完,见她认真在听,又道:“你——不可再让朕担心。”

    最后这句话说完,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慕云栖却扬起一笑,故作轻松道:“放心吧。”

    她打开窗棂,看了外面漆黑如墨的树林,想起方才之事,道:“刚刚那帮人是冲着我而来吧,他们既不像江湖中人,又不像刺客杀手,想来该是锦国百姓,恨我引发了战乱摧毁了他们的安乐日子,想除掉我这个祸国之人吧。”

    顾寒轩沉思不语,其实方才在林中打斗时,他便猜出了那帮人的来历,再加上庆王对他们搜身后的话,便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别想太多,与你无关。”

    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尽快回朝稳定朝堂与边境,待一切妥当后,再顺理成章接回慕云栖。

    他的筹谋与打算,慕云栖不知晓,而她的心底也有着她的谋划。

    两人分别静心思量,马车夜以继日地狂奔向北国,毫不停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降智女配,在线等〕〔都市绝品仙医〕〔平平无奇大师兄〕〔1255再铸鼎〕〔手术直播间〕〔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号有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