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婚娇妻步步宠〕〔时之弃子〕〔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重生成校霸的亲闺〕〔至尊盛宠:神妃狠〕〔我家王妃貌若天仙〕〔重生似水青春〕〔杀手小皇妃〕〔超级姑爷〕〔情深不负:欧少宠〕〔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疯狂年代之父辈故〕〔誓欢〕〔农门小王妃〕〔白少你家老婆又露〕〔盛唐小炒〕〔进化之超越星辰〕〔桃花依旧尽春风〕〔来生和星星在一起〕〔我家皇后又作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第53章 出发虞州
    临州的街道上人烟稀少,偶尔几个妇人牵着幼童从两旁的商摊面前经过。

    此处不比大的城池内热闹,商贩们也早早收了摊位,还不到夜晚,街上便只剩下了冷清。

    慕云栖走到榻上躺下,想来庆王应该没那么快回来,便闭上了双眼睡去。

    待她一觉醒来时,窗棂外已隐隐灰蒙,她起身走到窗边向下张望。

    微弱亮光照出街上的清静,街道边上的旗旛在风中飘扬。

    庆王身手不凡,纵使没有见到白容,想来也应该不会有事。

    她就静静立身窗边,留意着街道上的响动。

    直到天际已露出白光,将整个小镇照亮时,一声马蹄踏踏之声传进她耳里,她的嘴角扬起一抹舒心笑意,看向了小镇街道的尽头。

    只见一匹黑马上乘着两名男子,庆王骑在白容身后,扬着绳缰。

    两名相貌尚可的男子共乘一骑,那画面看起来确实有伤大雅,若不是清晨的街道上并无人烟,想必一路他们都会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庆王仰面看向了客栈窗棂,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慕云栖冲着他笑了笑,看向了他后方有无人跟踪,见他停马后,耳边已无马蹄声响,才放下心来。

    她坐到凳几上,等待着白容上来。

    不多时,房门外的楼道出现脚步声,她起身去打开房门。

    白容一袭灰衣,步伐轻快朝她走来。

    “郡主。”他停在房门口喊道,目光含笑看向她。

    慕云栖的眼眶忽然就红了,这是她恢复记忆来初次见到故人,她心里怎会没有感触。

    “进来吧。”她轻轻说道。

    白容进屋顺手将房门掩上,走到桌边看向了她。

    “你可还好?”他开口问道,在路上他想过好多话,他确信慕云栖已想起了过去,可他此刻也不知从何问起。

    “我已记起晋王府旧事。”

    “我知晓,见到孔明灯时便知晓了。”他看着她轻轻说道。

    慕云栖仰面看向他,挑眼示意他坐下。

    她用手指了指房顶,意道房檐上有人。

    白容向上望了望,点了点头。

    她凑近了他,压低了声音道:“随我去一趟虞州。”

    “不要他们跟着?”他当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就像小时候,她一个动作,他就明白她想要什么。

    也正如眼下,她满腹狐疑却什么都不问,而他知她疑惑,却什么都不说。

    慕云栖赞许的点了点头,看来曾经的默契并没有随着岁月而流逝。

    “我给兰姑写封信让人送去帝都。”她拿过笔,沾了沾砚里的墨,一排排娟秀小楷出现在宣纸上。

    写完信后,她打开房门,将庆王叫进了房内。

    她把书信拿出,递到庆王面前。

    庆王见信后,向后跳了一步,远离了她,道:“又要我送信?”

    慕云栖见他那一脸哀怨的眼神,笑道:“不用,你随便差遣个人送到帝都。”

    听她如此说来,他才放下心来走近她接过了书信。

    随后慕云栖又执笔俯身写下了一处住址递给了他。

    那个住址是当初她嫁入东宫后,让兰姑在宫外买的宅子,那时候其实是准备逃出宫后的躲避之处,只是没想到遇上皓月宫的人出手。

    想到皓月宫便想起了南宫赫,她的心不由刺痛了一阵。

    她看向了白容,道:“你突然失踪,三哥可会疑心?”

    “不会,将军知我时常在山上采药,眼下正逢春日,是草药生长繁茂之季,他不会留意到我。”白容微笑着说道。

    慕云栖微微点头,道:“你们休憩到晚上,我们出发虞州。”

    “为何要晚上?”庆王蹙眉问道,为何现在他的行动总是在夜里。

    慕云栖笑了笑不说话,心道还不是为了甩掉你。

    “快去吧。”她将庆王推搡出屋。

    白容也走到房门口,与她目光相对交汇了一番,随后轻笑着走入了另一间客房。

    当夜,一切准备妥当,三人骑着马匹从临州出发。

    慕云栖见到眼前的虞州时,她的心底说不出是何感受。

    好悬的明月仿佛带着寒光,将倒塌的房屋映照得狰狞可怖,残亘断壁四处可见。她记忆里的宽阔大道如今已杂草丛生,道路中间横挡着倒落在地的房木。

    清风吹在这片阴冷幽深的城池内,令人全身毛骨悚然。

    “也就你胆大,若换个女子,肯定都吓到昏倒了。”庆王在她一旁说道,虽然他语气轻松,可他的神色却带着警惕,张望着四周,跟随着慕云栖的脚步往前迈步。

    走着走着,他的身子突然动弹不得,僵在了原地。既不能说话又不能用力,只有一双眼珠在眼眶里打转。

    慕云栖举着火把凑近他,笑道:“对不住了,九弟。天一亮,你身上的定魂散就会失去药力,我大概一两日后回来,你可在此候我,也可先回客栈。因为你是顾寒轩的人,好多事不便让你知晓。”

    庆王瞪圆了两眼看着她,用力开口却毫无作用。他的心里叫苦连连,五哥分明是给自己派了个祖宗伺候,不仅没把自己当个王爷或者兄弟,连下药之事都用在了自己身上。

    他心里哀嚎,想起在边境与帝都分路的城门口答应五哥的话。

    皇兄放心,有我护在皇嫂身侧,不管在任何意外下,苦我来吃,伤我来受,待将皇嫂送回你面前时,保管她毫发无损。

    如今他是满腔苦水,奈何无法诉说,他的皇嫂连皇兄的感受都未曾顾虑过,更何况是自己。

    眼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眼里,他的心急得团团转,却只能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而束手无策。

    白容领着慕云栖很快寻到了晋王府的这片废墟,虞州虽已是一座破荒的孤城,可他依旧每年都会来此一趟,故而能在黑夜下轻而易举的就找到此处。

    慕云栖立身在这片黑焦废墟外,心间百感交集,思绪流转万千。

    “当初我与刘逊大哥在废墟找出了王爷尸身,却并未发现王妃的尸首。”

    慕云栖猛地看向他,“你说并未发现母亲尸身?”

    “整个被烧毁的晋王府都寻遍了,连王妃身上的配饰都未曾发现。”白容回道。

    “难道母亲当真如她所说,回到了她的那个世界?”她喃喃细语,目光盯在了倒地的一块房梁上。

    白容看着月光下的她在怔怔出神,启唇道:“先去王爷的墓穴?”

    慕云栖缓缓抬眸看向他,语气哀声道:“走吧。”

    她的心里暗暗祈祷,但愿母亲真的回到了她说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出名啊〕〔降智女配,在线等〕〔饲养全人类〕〔都市绝品仙医〕〔平平无奇大师兄〕〔1255再铸鼎〕〔手术直播间〕〔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号有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