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难追:总裁爹〕〔退婚后我走上了人〕〔我太想进步了〕〔纯情大明星〕〔男神偏偏喜欢我〕〔快穿攻略男神指南〕〔逆天狂妃:邪帝,〕〔倾权凤谋:女凰天〕〔白少你家老婆又露〕〔戏精夫人已上线〕〔林绾绾萧夜凌〕〔爱随风万里林绾绾〕〔737475林绾绾萧夜〕〔萧夜凌林绾绾顾佐〕〔萧夜凌林绾绾林青〕〔萧夜凌林绾绾〕〔林绾绾萧夜凌机长〕〔侯府小哑女〕〔日漫都市的忍者〕〔联盟之绝对零度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第56章 诱骗庆王
    从墓穴出来,慕云栖走到无字碑前,一脸沉默凝视着墓碑。

    日光照在这片土地上,一片参天树林里,一块无字墓碑。阳光透过树缝照射在碑上,她伸手一点一点触摸着石碑。

    父王,女儿想念你,想念母亲。曾经的晋王府,如今仅剩下一片废墟。女儿日后要参与进天下山河的纷争中,您不要为女儿担忧,女儿既然已无法置身事外,就只得坦然应对。

    她渐渐坐在地上,头靠在石碑上,她的面色悲戚,眼里流露的全是坚决。

    白容静静看着她靠在无字碑上,不忍打扰。

    过了许久,她对着墓碑重重磕了个头,随后站起身来。

    “回吧。”她看向白容说道,朝着山下迈步。

    两人一路上,商议着如何将墓**的宝藏运出。

    “可要请刘逊大哥帮忙?”白容问道。

    慕云栖想了想,道:“不必,等一切打理妥当后你给刘逊传个话,让他告知三哥你已来到我身边,兰姑到了之后,你与随她一起的侍女来墓穴里搬运,先搬出所需银两,再买处宅子将银两藏匿。”

    “好。”

    “让刘逊留在三哥身边,如今他还不能与三哥决裂。”

    慕云栖一路将自己心里的盘算尽数道出,而白容也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待两人回到昨夜与庆王分别的地方时,已不见了他身影。

    “他定是回了客栈,连马都留在了此处。”慕云栖笑着说道,指了指一块断了头的石雕。

    两人翻身上马,奔腾回到临州的客栈。

    刚步入客栈,只见庆王孤身坐在大堂的桌上,他翘着二郎腿,面前摆放着一壶茶水与几碟小菜。

    见到慕云栖从客栈门口迈进,他立马起身走到她身旁,对着她全身打量一番,道:“皇嫂……”

    慕云栖狠狠斜睨了他一眼。

    他识趣闭嘴,然后道:“你无碍吧,今早天一亮,我药力过后,在原处等了许久,想到你又不要我知晓你的事,觉得无趣便先行回来了。”

    天刚亮他的药力就过了,他周身活动自如后,立马便策马离开,站在黑夜下几个时辰,让他浑身难受。

    可一回到客栈后,他便后悔了。因为虞州是座荒城,说不定里面就有野兽或者一些荒民,而慕云栖又没有了武功,万一有何意外,他要如何向皇兄交代?

    他忐忑不安的心直到听到马蹄声响,才微微舒了一口气,哪还敢记恨昨夜她对他下药。

    慕云栖坐到他方才的凳几上,到了杯茶水喝下后,道:“无碍,你不怪我就好。”

    “不怪不怪。”他也坐下在一旁,想要开口问问她去了何处,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问了她肯定也只会给自己一记白眼。

    “小二,上些好酒好菜。”他冲着掌柜扬声喊道。

    “好嘞。”一声洪亮的声音回道。

    三人坐在木桌上用饭,气氛逐渐融洽起来。

    用完饭后,慕云栖从怀里摸出丝绢,然后将它放入茶水里。

    庆王看着她的动作不解,问道:“你干嘛?”

    她拿出丝绢,将茶水递给了白容。

    白容接过茶水嗅了嗅,蹙眉道:“似乎有丝不同寻常之味。”

    她起身道:“去我房里说吧。”

    三人迈步进房后,慕云栖拿出之前顾寒轩交给她的包袱。

    里面除了银两与通关文书,还多了一本《毒史秘册》。从北国军营出发前,她返回了营帐将其拾起。

    她将书册翻到了其中一页,递给了白容察看。

    “凝毒?”

    庆王将书册夺去,扫了一眼后,问道:“此乃何意?”

    “南宫赫给我下了此毒。”

    “什么?”庆王不自觉喊出,然后把手里的书册拿起,将书上的几排小字仔细看入眼里。

    慕云栖看着他,见他抬起头看向自己,说道:“所以,我还不能跟你回宫。”

    “那你的毒?”

    “皓月宫,那里有解药。”慕云栖慢慢转身看向坐在凳几上的白容,她的眼眸给了他一个神色。

    白容与她对视,明白她的意思。

    她是要将庆王从临州调走,方便自己将财物从墓穴转移出来。

    虽然明白她的想法,可他心中还是忧虑不已,庆王怎会那般好骗。

    慕云栖见他目光中涌出复杂之色,扬起一抹浅笑。

    “我去皓月宫给你盗出解药。”庆王语气带了几分愤怒,想必是觉得南宫赫对慕云栖使用了如此下三滥的招数,为了她不平吧。

    “皓月宫没有你想的那般简单,且你又不识路。”

    “那要如何?”

    慕云栖目光游离在房门口,出神说道:“我的毒,自要自己亲自前往。”

    庆王脸上浮起犹豫,“我不敢做主,还得捎信给皇兄问问。”说完他便往另一桌上迈步去寻出纸笔。

    慕云栖心一紧,道:“若你告知给顾寒轩,你觉得他会同意?他只会让你立马带我回宫,可南宫赫目的不就是希望我留在你皇兄身边,好让我体内的毒传到你皇兄身上。”

    庆王停住动作,眉头紧皱看向她。

    慕云栖缓缓走近他,将他刚拿在手里的纸笔放下,轻声说服他,“想必你也知晓,皓月宫宫主便是南宫赫,他既然将我放回北国,又怎会没有目的?”

    她确信顾寒轩未曾将《山河汇》之事告知给庆王,无关信不信任,而是不能。堂堂一国之主,将镇国之宝交出,而庆王是皇室之人,若是知晓顾寒轩所为,怎会不阻止而让他如此胡来。

    “可......可若我不告知皇兄,他必会怪罪。”

    分别前,他可是信誓旦旦的跟顾寒轩承诺过,一旦发生要偏离原定行程时,要第一时间告知给他。

    “随你,若你告知给他,难保他不会亲自出宫来找我。”慕云栖撇嘴说道,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庆王低着头沉思,慕云栖所言不假,若皇兄知晓她又中了毒,说不定当真会放下一切来接她回宫。

    如今的北国,已经不起他如此折腾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眼下慕云栖不回宫,皇兄的处境会好上几分,连朝找不出理由咄咄逼人,太后也会设法将两国关系缓和。

    只要连朝不与北国决裂,那么锦国与边境之战就不足挂齿。

    而庆王不知的是,一直守护着北国安稳的屏风,已被顾寒轩拱手相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