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小说〕〔负鼎〕〔都市终极魔少〕〔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未来兽世甜蜜指南〕〔枭爷又爬墙了〕〔我和太子狼狈为奸〕〔热血杀神〕〔极品天医〕〔禀报国师:夫人又〕〔第一战神〕〔重生之军工霸主〕〔筑梦维艰〕〔万古最强宗〕〔倾国策之西方有佳〕〔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第59章 赶往军营
    客栈当日,兰姑将当年往事悉数告知。

    原来临朝破城日,白繁夕让兰姑引走南宫凌的人,将慕云栖交给了慕岩抚养。她了解南宫凌,相信他绝不会想到自己将慕云栖交给了皓月宫的人。

    同时她自小与慕岩是同门,她相信慕岩会护慕云栖周全。

    慕云栖心道,难怪兰姑是在临朝灭亡的五年后才去的慕家,因为那一年,南宫凌病逝。而兰姑流浪在锦国多年,只是为了不让南宫凌怀疑到慕家。

    白繁夕深知自己所为极为冒险,可她不愿意救南宫凌的皇后,甚至不愿意再见他一面,只得用如此绝望的方式保护慕云栖。

    而慕云栖却明白,白繁夕是真的身心俱疲,所以不愿意余生继续与南宫凌纠缠,所以宁可自尽也不愿留在世间。

    她一直偏执在南宫凌的移情别恋,不曾与他相谈过。

    若当年南宫凌对她当真无情,又怎会又后来的不久便染疾病逝。

    也许,南宫凌对白繁夕有情,但在万里山河前,不堪一击。

    慕云栖突然想到了南宫赫与自己,他给自己下毒,是否也是因为有情。

    想到此处,她突然狠狠的鄙夷了这种想法,此时此刻,她居然还在渴望着谅解他。

    她心中冷冷一笑,将所有思绪按耐下,如今她怎么可以还去想他。

    天下纷争涌起,而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她,更多也是因为有南宫赫的野心,才会烽烟滚滚,民不安生。

    三日后,兰姑很快在临州城内买下一处宅子。夜里,白容与迎芙前往虞州。

    慕云栖看着眼下的宅子,站在黑夜下凝视着房门口,道:“我去与栀夏前往北国军营,此次我不会贸然行动,会让顾寒墨与我一起。”

    “奴婢自知已劝不住您,只得听您指示。”兰姑立身她身后,面上极为无奈。

    慕云栖回头看向她,道:“待这天下太平,我便与你一起归隐。”

    兰姑低头,苦涩一笑,“小姐身上还中着毒,虽然此毒无大碍,但您也得多加小心。”

    “好。”慕云栖莞尔一笑。

    她用了许久才劝说住了兰姑,她明白兰姑的忧虑与担心。

    可若她就此离去不问世事,她实在心中有愧。

    她吩咐了兰姑,立即去往锦国,收集药材与粮草。

    为了防止有人跟踪,当夜她便带着栀夏赶往北国军营。

    茫茫黑夜里,她看着军营内点点灯火闪烁。

    庆王见到她后,给了她一身银白男装换上,整束青丝高冠,似一名如玉少爷,风度翩翩。

    他带着她在军营内的伤员营帐内巡视。

    看着这些士兵身残面毁,她心痛如绞,自责不安。

    “眼下军营有多少伤兵?”她边走边问道。

    “重伤者一万有余。”

    慕云栖吸了一口气,道:“将伤兵尽快转走。”

    “转往何处?”

    “就明日,明日一早,重伤者统统转去齐州,留在军营的人,一定得是完好无损。”她走到伤员营帐门口,看着慢慢升起亮色的天际。

    庆王走到她一旁,不解道:“皇嫂,你究竟有何打算?此事得与四哥商议,我不能做主。”

    “带我去毅王营帐。”

    庆王虽然不知她要做甚,但见她面色凝重,便不敢耽误,立马领着她前往毅王营帐外。

    “我进去给四哥通报一声。”他说完便掀开帷幕走进。

    很快,营帐内亮起一盏灯火,毅王一身锦衣走出。

    “皇后娘娘。”他低着头,看不出面色。

    慕云栖走进他的营帐,帐内烛火已通明,她走到庆王一旁落座,挑眼示意立身营帐门口的毅王坐下。

    “九弟可记得那日我教你放的孔明灯?”

    “当然记得。”庆王肯定说道。

    那日他根据她教的方法,将孔明灯放升在黑夜,那是他初次见到夜空中除了明月繁星,还有那盏升起的明灯,当真震撼到了他。

    “孔明灯除了可以与人通信,还可以用于战场。”慕云栖轻轻说道,语气带了几分神秘。

    “如何用于战场?”毅王凑近她问道。

    他的目光凝视着她的面容,小心翼翼看着她。

    慕云栖压低了几分声音,道:“将孔明灯的纸上淋上酒,放升到锦国的军营上空,再用箭射下,孔明灯掉地必会燃起,那么锦国无疑将引起走水。”

    “可这有何用?”庆王不解问道。

    “寻到锦国粮仓,在附近升上孔明灯。”

    庆王恍然大悟,笑道:“妙啊妙啊,皇嫂,孔明灯的油纸上浸满酒,将它升至锦国粮仓上方,将其射落。如此一来,火一旦触上了纸,便会燃起,那锦国的粮草必会因火而受损。”

    毅王依旧满腹狐疑,一脸不解看着两人面露喜色。

    庆王看了毅王一眼,道:“四哥有所不知,那孔明灯有多稀奇,待皇嫂制一盏给你看,你便知晓了。”

    “天亮后,我教你们如何制,你们今明两日,定要吩咐下去,至少需得一千盏。”慕云栖对着毅王道。

    “好。”毅王点头。

    “我立马去采办所需物品。”庆王起身,立马跑出了营帐。

    毅王站起身来,道:“皇后娘娘可先去休憩一阵,听说您昨夜赶了一夜的路。待九弟置办好一切,再来唤您指教。”

    慕云栖起身看了看营帐,亮色透进帐内,天色已大亮。

    她点了点头,道:“我来军营不便明示身份,你唤我云隐便可。”

    如今北国的士兵,想必很多人对她有怨,加之她是前来帮忙,还是隐瞒了身份比较妥当。

    毅王轻笑着目送她离开营帐,他的心有喜有忧。

    喜的是可以见她在自己面前生龙活虎,忧的是眼下毕竟是战场,若在出现那日峡谷之中的情形,他该如何才能护她不受伤害。

    走到营帐门口的慕云栖突然回头,嘴角勾起微笑,道:“此事先暂且保密,请毅王寻可信之人一起操办。”

    说完她便掀开帷幕离去,整个军营已有不少士兵起身排练,她从后方绕过,寻到了昨夜安排给栀夏的营帐。

    栀夏入睡得很浅,慕云栖一进帐,她便立马坐起身来。

    慕云栖见她起身,走到榻上倒在她一旁,道:“你睡在我一旁,我才可安心入眠。”

    说完她便闭眼入眠,思绪里想着锦国粮仓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