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媚重生〕〔快穿之我为女主打〕〔御木记〕〔修仙之夫人太凶残〕〔穿越之痴傻嫡女大〕〔我和电竞大佬结婚〕〔妾生于名门〕〔废材王爷呆傻妃〕〔重生未来直播养崽〕〔娇医江湖录〕〔我都说了我是学霸〕〔玉梳逍遥传〕〔蝶王妃〕〔八零娘亲是女配〕〔次元法典〕〔活到游戏结束〕〔神域帝宗〕〔沐役录〕〔重生一世再续缘〕〔魔法丹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第61章 潜入敌方
    当夜,几十人不眠不休开始着手制作孔明灯,连着整整三日才制完计划中一千盏。

    锦国粮仓在何处,选择在何处放升,此事将一众人等难住。

    “不如,我带几人去锦国军营打探一番,只是皇嫂,你不能同行。”庆王看着慕云栖道。

    慕云栖想了想,轻声嘱咐道:“那你一切小心,若不能无法探出粮仓所在,便将营中地势记住。”

    “好。”庆王起身,带着帐内士兵离开了慕云栖的营帐。

    慕云栖明白自己眼下已无身手,贸然前往锦国军营或许真的会给他们添乱。经过多番思量,后决定等兰姑那边事情妥当后再商议。

    然而事情并没有预料的那般顺利,当夜庆王去了锦国军营便被发现,第二日南宫赫便攻打了过来。

    毅王带领全军,与锦军在峡谷外浴血奋战,接连两日,无数士兵被抬回军营。

    慕云栖帮着军医与他们一起为士兵清理伤口,诊治熬药。

    当日夜里,夜空繁星满天。

    慕云栖与栀夏策马从山谷后方前往锦国军营。

    庆王那日并未打探出锦国军营地势,而兰姑与白容已入锦国地界,她只能选择冒险前往,一定得将粮仓寻出。

    高处哨台上哨兵巡视着营中情形,低下偶尔有一队士兵在营外走过。

    慕云栖与栀夏趁着哨兵转向另一方时,轻快从侧面进入了军营。

    一群士兵从她们躲身的营帐前走过,栀夏打晕最后两名士兵,换上了他们身上的衣衫,将他们藏匿于帐中,与慕云栖跟在了那一群士兵身后。

    一般来说,巡逻士兵会定时前往粮仓察看,她们跟在士兵身后,可将营中情形摸清。

    在营中巡逻近一个时辰,一无所获。

    直到看见一处木棚外,重重士兵将木棚包围,里面必是粮草。

    慕云栖掩下面上的喜色,悄然望了一眼上空,将此处记下继续跟在前方士兵身后巡逻。

    两个时辰的巡逻,方才所见一样的木棚,共发现了三处。

    在经过一处营帐时,帐内突然走出一名骑装女子,向巡逻士兵迎面而来。

    见到前方缓缓走过来的人,慕云栖的心忽地一紧,立马将头低下。

    那是苏瑾言,她不是应该在锦国皇宫,为何会来到前线。

    苏瑾言似乎并未留意到这群士兵,她的目光注视着军营的大门口,可在与士兵擦身而过时,仿若有一名身影极为熟悉。

    “慢着。”她扬声喊道,止住了步伐,回头走向经过她身旁的士兵。

    慕云栖将头埋的更低,心知她应是发现了自己。。

    苏瑾言停在慕云栖前面,有些难以置信看着她穿着锦国的士兵服,她低头看着地上,不知面上可有惊慌。

    “皇上领军回营了。”军营门口响起呼喊声。

    苏瑾言看向慕云栖的神色透出复杂,思虑一番,道:“没事,继续巡逻吧。”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朝着军营门口而去。

    慕云栖抬头看向她离去的背影,看见军营门口南宫赫一身铠甲骑着骏马进营,他身后跟着大队人马往营中而入。

    看来不能再逗留,要尽快离来军营。

    “有人被打晕了,有人被打晕了。”一道喊声响起,士兵停下脚步立马左右相看,混乱了起来。

    慕云栖与栀夏迅速藏入营帐后方。

    她对着栀夏郑重说道:“栀夏,你听着,现在你立马逃出去,将我们方才察看到的地形告知毅王。与兰姑取得联系,若无法将收来的粮草运往北国,便将它全部烧毁。切记,让庆王在三日后将一千盏孔明灯同时升放。”

    栀夏面带慌色,使劲摇头,抓住了她的手不放。

    慕云栖狠心将她的手拂开,咬牙离开帐后,很快被四处巡逻的士兵发现。

    栀夏见她被发现,跺脚离去。

    来之前,慕云栖便嘱咐过她,若情形有变,让她独自回营。而慕云栖则留在锦国军营,争取来个里应外合。

    眼下能将锦国几处粮仓摸清,她必得将此消息带给毅王,这是慕云栖的命令,她不敢违抗。

    那一夜,慕云栖全身被捆绑,士兵给她嘴里塞了一团布,便将她丢了在一处营帐的地上,整夜都未曾再有人前来。

    翌日清晨,营帐帷幕被掀开,慕云栖侧首望去,帐外的日光将她的双眼刺痛。

    南宫赫缓缓走进帐内,立身在门口冷眼睨着她,他嘴角勾起一角,嘲讽说道:“你就如此心急如焚的想要回到孤身边?”

    慕云栖嗤之以鼻,奈何嘴里说不出话来,心里将他咒骂了一通。

    “你在骂孤?”他边说边走向她,将她嘴里的布取出扔在了地上。

    “放开我。”慕云栖大喊道。

    如今她武功尽失,将她绑在此处,难道还担心她能跑了不成。

    南宫赫微微一笑,将捆绑在她身后的绳子解开。

    慕云栖站起身来,狠狠睨了他一眼,道:“解药给我。”

    她的手掌摊在他面前,唯有装成是潜入锦国军营偷盗解药,想必他才会解除疑虑。

    “你是为了凝毒的解药?”他目光打量在慕云栖面上,想要探究她话里的真假。

    慕云栖冷笑一声,目光与他相视。

    “除了解药,此处难道还有何值得我留念?”

    南宫赫仰头大笑,他走到桌边的凳几落座,笑着看向她说道:“凝毒对你身体并无损伤。”

    “对我无损伤,可顾寒轩呢?”她故意如此说道。

    南宫赫的目光忽地变得隐晦,隐隐迸射出怒火。他就这么凝视着她,闭口不语,身上散发出令人畏惧的气息。

    “你既想让我将毒过给顾寒轩,那你又为何要告知我?”慕云栖强装镇定,实则心里有些慌乱,万一自己的掩饰被他看出破绽。

    其实她这个疑虑萦绕在心头许久,他既要下毒,又为何要告知,难道真的是不想让自己成为顾寒轩的女人?

    “你以为,孤是为了让你过毒给顾寒轩?”他起身走向她问道。

    慕云栖看着他朝着自己走过来,她一步步往后退,不敢回答他的话。

    直到退无可退,他近在她面前,她伸出手抵在他胸膛上,道:“难道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潜行追凶〕〔诡秘之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入戏〕〔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超品渔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