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小说〕〔负鼎〕〔都市终极魔少〕〔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未来兽世甜蜜指南〕〔枭爷又爬墙了〕〔我和太子狼狈为奸〕〔热血杀神〕〔极品天医〕〔禀报国师:夫人又〕〔第一战神〕〔重生之军工霸主〕〔筑梦维艰〕〔万古最强宗〕〔倾国策之西方有佳〕〔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7.出宫遇袭
    幽深宁静的宫殿已废置多年,院中杂草丛生,落叶满院,破烂不堪的围墙上长满了青苔。

    慕云栖一身银白锦服,发髻简单梳理成一束,整束青丝高冠在发顶垂落至腰际。她的鹅蛋小脸望着面前破烂的宫墙,未施粉黛的脸上洋溢着向往。

    “迎棠,从这里翻过去便是宫外?”她再次强调。

    “此墙外边是一条深巷,宫内死去的宫人若无人过问,便从此路拉去乱葬岗。”迎棠仔细回道。

    “好,那走吧,天黑前赶回。”说完,她便运息屏气踩上红墙用力跃到宫墙顶上,看向墙下的深巷四处无人,便轻灵地跳下去,运息落地,迎棠随后在她身后扬落。

    “太子妃,随奴婢走。”迎棠领路快步轻跑着向深巷尽头去。

    “别再唤我太子妃,以免被人听了去。”慕云栖跟在她身后说道。

    “是,主子。”迎棠恭敬回道。

    破落的宫门半掩半开,迎棠伸手推开,门外一条官道延伸,官道上两匹黑马拴在门前的石狮上,她解开绳结牵过一匹到慕云栖面前。“兰姑忧心太过显眼,便只备了普通黑马。”迎棠说道。

    “无碍。”慕云栖翻身上马说道,她夹马扬鞭,在官道上奔驰起来,迎棠随后。幽静清冷的巷中传出马蹄踏过声,格外响亮。

    出了皇宫一路朝着慕氏祖墓奔腾,呼啸而过的山风吹乱了她们的秀发,她们勒缰停在山坡上,山风簌簌呼啸过山头,山下树林中有片墓园,风刮起树枝,吹落的树叶飘落在地。

    慕云栖强忍着泪水看着山下的送殡队伍,眼看他们落棺,闭墓口,放鞭炮,祭拜,直到全部离去。她策马到山下,停在墓前滑下了马。

    她蹑手蹑脚走到墓前,泪水刷的掉落下来,三叩九拜后便跪地不起。

    “父亲,栖儿对不住您和慕家,对不住您的嘱托,山河汇女儿既未寻得,三哥如今身处水深火热,女儿也束手无策,连今日您出殡都是多番周折,才得以再您墓前祭拜。女儿真的很无用,真的很无用.....”她声泪俱下喃喃细语,悲拗欲绝。

    迎棠对着墓碑三叩九拜后,立身在一旁,警惕地四处张望。

    苍穹之下一片灰蒙,清风拂过将地上的落叶扬起,在半空中纷飞。

    慕云栖双目失神跪在地上,她思绪中回忆着慕岩曾与她的点点滴滴,她回想起她在慕家的无忧无虑,心中疼痛愧疚。

    “主子,应回去了。”迎棠看向她说道。

    林中树木遮挡了日光,鸟儿在林中肆恣飞行。她拭去面上泪痕缓缓起身,转身离开,翻身上马后回头看了眼,随即策马扬鞭,朝着来时路奔往。

    耳边风过声树枝声鸟惊声,似乎还有一道声响传来,林中掠过大风,慕云栖勒缰停马,一个翻身落地林中大道。

    寂静无声的树林涌出数名黑衣人,他们身姿矫健,动作利落围住了慕云栖迎棠二人。一言不发便齐身向她们挥去了手中利剑,流畅狠毒之势。

    慕云栖运息踢过迎面袭来的剑刃,转身回落一脚踢飞持剑之人,一旁的人立马跳起来劈剑过来,她侧身夺过,黑衣人剑一偏狠狠舞过,她快步转到黑衣人身后在他手肘上用力,黑衣人手上无力剑掉落在地。

    “主子,你快走,奴婢拦住他们。”迎棠急色喊道。

    慕云栖将黑衣人手中的剑踢起接过,她转身挥向另一个黑衣人,与他激烈打斗起来,又一名黑衣人从她身后袭去,她弯腰躲过起身挥剑插去,利剑刺穿他身子,血溅到她脸上,她嫌弃拭去,半张面容被血渍模糊。她的目光逐渐狠戾,动作也越发利落。

    远处一辆马车行驶在林中,车内传出一道温和之声:“风清,前方何事?”

    “主上,有一群黑衣人追杀两名女子。”风清平静说道。

    话落帷帘被一双指节分明的手掀起,露出一张风华绝代的面容,他脸上温润如玉,带着潇洒绝逸的风姿,他缀起意味深长地笑,厉声喝道:“还不快去救人。”

    风清勒缰停下,提剑屏息点飞到迎棠身旁,替她挡下一旁挥来的剑刃。她身后已有一道剑伤,护着另一名女子,明显黑衣人目标是她护着的这名女子,她似乎也有些力不从心,身上看不出有何伤痕,只见她手捂胸口,看起来有些痛苦。

    “这位姑娘似有旧疾,此处交给你。”男子潇洒从马车上跳落,对着风清吩咐,转身踢开一名黑衣人,一手搂过慕云栖翻上了停在林边的马,扬鞭策马狂奔向前。

    慕云栖有些意外此处有人相救,挣扎身子说道:“不行,我的婢女受了伤。”说着便夺过男子手中的缰绳,却被男子再次夺去:“姑娘才是被追杀的目标,若你下去,今日都难逃出去,在下的家奴是为了救人,不会抛下姑娘婢女。”男子不顾后方情形,一路奔腾。

    “多谢。”慕云栖听后安心下来,微微仰面看去,男子面色凝重目视前方,勒着缰绳的双手修长白皙,在林中胡乱驰骋良久。

    “前面有条小溪,在那里停下来吧。”慕云栖指着前方说道,他的双手在搂过她腰际勒着缰绳,令她觉得难受。

    男子不语,慢慢勒紧缰绳停下来,在溪边小道上驻了马,他跳下马伸出手,目光投向马上女子,女子伸出手提气下马。

    慕云栖迈步走向溪边,溪水清澈透亮,边上草地上的草也被滋养的比林中的草丛绿。“今日多谢公子相救。”她说完蹲下捧起一捧水净面,之前溅在脸上的血迹令她恶心。

    她转过身子看向男子,男子在四周环顾,他走到前面林中采了株草木,又走向周边看了看,随后朝着她过来。

    他一身宝蓝色锦服,身姿挺拔俊秀,浑身充满温润高雅的气息。发髻被白玉素环冠起,刀刻般的剑眉下有着一双熠熠生辉的星目,高挺鼻梁,薄唇勾起一抹不着痕迹的笑,面容冷峻却如风华般耀眼。

    慕云栖双眸轻闪,心弦微微颤动。

    “还好,此处长有白茅根,在下采了一株,应能止住姑娘肩上的伤。”他扬起一抹笑容,如积雪被阳光融化,渗透人心。

    慕云栖转过头见衣物的肩上被血迹侵染,她莞尔一笑:“无碍,旧伤。”

    男子看着她的笑颜微微怔愣了一下,“在下略懂医术,可替姑娘清一清伤口,以免发脓。”

    “不必了,多谢公子好意。”

    “姑娘可唤在下宫桓,不知姑娘芳名?”

    “云隐。”

    “翔极云上行,山之隐入雾。”宫桓轻轻念道。

    慕云栖看向他,轻轻一笑,不置一词。若真有幸寻得那样的世外桃源,她定愿弃所有繁华尊荣。

    “公子为何会在林中出现?”慕云栖淡淡问道。

    “原要回山庄,途经林中听见声响。”宫桓漫不经心回道。

    慕云栖微微打量他,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话,可又想不出来他话里有何不妥。肩上隐隐生疼,她蹙眉躬身按住胸口,不让那疼痛蔓延。

    宫桓扶起她身子,将她扶到一棵树下乘靠。“姑娘在此处休憩,在下在四周看看可有人家。”他说完便起身迈步向前。

    慕云栖看着他身影,心中不禁疑惑不解。她仰面看了看天色,天黑前若不赶回宫,兰姑定会着急慌乱。

    她扶着树桩缓缓起身,看向四周。四下全是树林,唯有边上一条小溪,向上望去,溪水看不到源头。

    “前面似乎还是树林,要不要继续前行。”宫桓走到她面前说道。

    “不了,在此处停歇候我婢女前来会合。”说完她便四处奔走,寻找有可能出林的路。

    “云隐姑娘的婢女应与在下的家奴回了山庄。”宫桓肯定道。

    慕云栖回过头看着他,只见他走到马边拿过驮着的水袋与干粮。他将水袋打开递给她,她接过喝了口,他打开干粮袋,将里面的糕点拿出来给了她,慕云栖接过小口咽下。

    她目光扫过宫桓,他用了几块糕点便坐在地上,似乎对此刻的情形一点都不心急。方才他看到糕点,脸上并于异样,宫中糕点的做法与花样,他竟没有丁点察觉,而他绝不是那未经世面之人。

    “云隐姑娘可放心,在下的家奴必会顺着痕迹找到我们。”他看向溪水,温和说道。似乎明白她的疑惑,他躺在草地上对着天际说道:“在下在这个树林中,迷了几次路都是家奴找来才出了此林。”

    “原是如此。”她释然一笑,对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惭愧。说完便走到宫桓边上,在他旁边躺下望向上空,溪水潺潺流淌声悦耳动听,夹杂着林中树叶飘落的簌簌声,仿若世间万物皆如眼前的惬意舒适。

    “草地阴寒,不宜你肩上的伤口。”宫桓偏过头看着她说道。

    “无碍,旧疾难愈。”她手肘撑头半倚着身子看向他,“公子可有妻室?”她目光泛着狡黠。

    她突转的性子令宫桓一头雾水,他学着她撑起手肘对她对视,目光中泛着笑意:“未有,姑娘此问何意。”

    “公子人中龙凤之姿,好奇怎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公子。”

    “哈哈哈。”宫桓轻笑两声后收起笑意看着她,“云隐姑娘之姿,配在下绰绰有余。”说完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嘴角的笑动人心弦。

    慕云栖轻笑不语,眼眸带着风情与他对视,试图从他眼中看出他话中有几分真意。他的眼眸中映现着自己的面容,带着魅惑人心的妖娆。

    她慌忙坐直身子,懊恼自己方才所为。“公子说笑了,云隐已嫁为人妇,怎能与公子相及。”

    宫桓了然一笑,面色暗沉下来,他躺平身子,喃喃说道:“在下无意冒犯。”

    慕云栖不禁失笑,看着溪水流淌,心中沉闷。她不解自己为何会有如此情绪,为何心中隐隐难过,为何觉得此刻有岁月静好之感。

    她转过头看向他,他双手枕在头后闭目休憩,面如冠玉的脸上平静如水。

    “云隐姑娘既已嫁人,为何会被追杀?”他闭目漫不经心问道。

    慕云栖怔了怔,想了想说道:“被城中一恶霸之子相中,被他强掳后逃脱遭到追杀。”她语气恨恨,仿佛煞有其事般。

    她心底确实对顾景允咒骂了许久,他堂堂九五至尊,却也失信于人。

    宫桓听后未能忍住笑意,哈哈大笑出声,这丫头竟能如此胡诌,且还面不改色地说得情真意切。

    他起身眼放光芒看着她:“云隐姑娘身手了得,竟能将你掳走?”明显不信她的话,他眼里笑意盈盈,整个人散发出温暖如春的气息,令她心神如花般绽放开来,迷人气息氤氲。

    慕云栖见他不信,不再多言,坐在草地上看着天际逐渐暗沉下来。她知她该心急回宫,可此刻她如此留恋,如此不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