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时九傅云祁全部〕〔帝少的燃情宠妻〕〔韩若莫子聪免费阅〕〔无上斗魂〕〔长生归来当奶爸〕〔一念江山一念卿〕〔邪肆太子妃〕〔总裁娶妻套路深〕〔暴力丹尊〕〔天才双宝:傲娇前〕〔踏破太古〕〔超级狂医在都市〕〔一世之锋〕〔万道帝尊〕〔诸天神话群〕〔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亿万爹地要征婚〕〔汉武挥鞭〕〔极仙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8.山洞避雨
    夜幕已降临,夜风吹动林中树枝,发出沙沙作响,漆黑如墨的夜空如被遮盖,乌云笼罩了整个浩瀚星空,独留一片深黑与冷清。

    “你的家奴何时才会找来?”慕云栖喃喃低语地问着,似乎也没想要他听见。

    “不出意外,明日一早。”宫桓闭眼回道。

    “明早?”慕云栖扬声喊了出来,今夜若不回宫,万一被发现了,兰姑定会出事,迎棠也会面临危险。

    她轻快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迈步走向林中。

    “若云隐姑娘再往林中去,恐怕会再多些时辰。”宫桓起身对着走向林中的身影说道。

    慕云栖回头见他一脸淡然,心知他所言不假,一时间踌躇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宫桓抬眸望了眼黑黝下来的天际,走到她面前,牵过她的手往林中方向走去。

    她任由他牵着她的手,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片空白。

    走了几步便有雨滴落在她身上,浸入锦服中,她抬头望向上空,几滴雨点落到她面上,她眨了眨眼说道:“落雨了。”

    “此处附近应有山洞,去避一避。”说完他便牵着她轻跑起来,慕云栖一手遮挡着滴落的雨点,跟着他身后在林中小跑着。

    越来越密的雨滴落下,慕云栖身上已被湿透,夜风吹在她身上,她冷地打了个激灵。

    “快进去吧。”宫桓将她拉进洞内,山洞内一片黑暗,她小心向前一点一点移动。

    四下骤然明亮起来,洞内被烛火照亮。

    宫桓拿着手中的火把将地上的火堆点燃,随即再将火把放回到原处,他将干草放到火堆边坐下,然后对着边上指了指,示意她坐过去。

    慕云栖满腹狐疑,她坐到一旁将身子靠近火堆。“你对此处很熟悉?”

    “之前在林中迷过几次,一般林中打猎为生的村民都会在山洞中备下些物品,若夜晚不归,休憩时以火光赶走猎兽。”他轻声说着,打消她的疑虑。

    “那为何不早点寻到,外面又冷又黑,又淋了雨。”她嘴角嘟囔,微微抱怨道。

    “若在洞内,对外面就一无所知。”他轻笑起来,对她的抱怨感到好笑又无奈。

    慕云栖抿唇不语,似乎察觉了自己的无理。

    “你身上已湿,于你的伤口不利,先将锦服外衫烤干可好?”宫桓看着她肩上说道。

    慕云栖起身将外边衣衫脱下递给他,又立马坐下双手抱膝烤火取暖。

    宫桓接过衣衫微微发笑,几曾何时,他如这般去伺候过何人?眼前女子却一脸自然使唤着他,他心中竟无半分不悦,甘之如饴般受用。

    洞外的风吹进来,将火光吹拂摇晃,慕云栖周身冰冷,唇色苍白。

    宫桓看着她轻轻说道:“你的伤口定要清一清,我去找来那株白茅根,你若不放心,也可自行敷上。”说完他便出了山洞。

    慕云栖怔愣住,望着他已隐去的背影,心中生出些道不明的情绪。

    洞内陷入一片昏黄寂静,外面树枝被风吹打声,雨滴落在树上,大滴大滴溅落进泥土中的声响,格外入耳。

    “还好找到了。”他没过多久奔回洞内说道,手中那株白茅根滴着水掉在地上,他拭去面上的雨水,走到一旁将白茅根放在石上捣碎,然后放在掌心中向她走来。

    他看着她挑眉,意道是自己上药还是他帮她上。

    慕云栖心中咒骂,她肩上的伤让她根本不能自己敷上,木讷地将裹身衣襟解开,背对着他露出肩上的伤,侧过头余光扫着他。

    宫桓看着她肩上雪白肌肤中红肿一片,明显被箭伤后留下的伤口,手掌置于她肩上,将手心的草药轻轻涂抹匀开,他感觉到她肩上抖动了一下。

    见草药已敷在她伤口处,将她衣衫提起递交在她手中,她慌忙接过迅速系上。

    “多谢。”她衣衫齐整后说道,对着火堆微微沉思,肩上被他触碰过的地方火烧般灼热。

    宫桓将她外衫收下给她,又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放置在木枝上烘烤,然后轻轻走到她边上坐下。

    “宫桓公子对女子都是如此体贴周到?不惧险境?”慕云栖看着升腾的火光问道,昏黄明火照耀在她面上,闪动的明艳动人。

    “如都似你般绝色,若有可能抱的美人归,我当然乐意为之。”他玩味说道,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意味深长地笑。

    慕云栖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看着蹿升的明火,将心中不明所以的情绪抚下。她看着他扯起一抹牵强笑意,随后靠着身后的洞壁不语。

    洞外雨水滴落在树枝上的声响充斥进洞中,慕云栖淡淡忧伤起来,如今她事事多番思量,行得举步维艰。

    天地万物之间,她孑然一身,一无所有。山洞中灌入的风清冷刺骨,令她不由缩了缩身子,她抱紧自己靠近火堆。

    “冷吗?”宫桓看着她,伸出手臂将她搂进怀里。

    慕云栖竟也真的靠在他肩膀上,无声叹息。

    “若我...”她微微哽咽起来,“宫桓可有心上人?”她看着壁岩说道。

    “今日前,不曾有,今日后....。”宫桓心不在焉说的极慢,仿若自己也不太清楚。

    慕云栖微微闭上眼,对他的话丝毫未听进,已疲惫至极的身子微微睡去。

    火光照亮冰冷空旷的山洞,宫桓望着壁岩上影映出两人拥靠的身影,心中如冬日烈阳照耀般温暖,或许情愫已不知不觉在触动萌长。

    柴火燃尽后留下一堆黑灰,隐隐光亮隙进洞口,夜里被雨水洗涤后的树林清明洁尘,焕然一新。鸟儿飞过的声音点缀着清迹幽空的树林,天际一片冷清,万里长空无痕。

    大队人马在林中搜寻,为首一女子看到前方树上拴着黑马,她欣喜喊道:“太子妃,太子妃。”她在四周仔细观看,一点一点向前。

    慕云栖被一阵声响惊醒,身旁已无一人,洞内也无半点他留下的痕迹。

    洞口被身影挡住,“太子妃……”迎芙欣喜跑到她面前蹲下。

    “奴婢终于找到您了。”说完便喜极而泣哭出声来。

    慕云栖回过神来,对着她深深一笑,替她拭去泪水,说道:“好了,我没事。”她搭上迎芙的手缓缓起身,替她抚了抚秀发。

    迎芙止住眼泪,“您可有受伤?”她对着慕云栖周身打量。

    “无碍,不过是旧伤复发,先回宫吧。”慕云栖淡淡说道,走到洞口回头看了一眼。

    “太子妃,太子派了影卫出动。”迎芙担忧看了一眼她肩上的血渍说道,倾雪殿中已为此事闹的人人自危。

    “太子可有派人去探迎棠?”慕云栖与迎芙齐身走出,她不解问道。

    “应是不曾,他一心只在意您,昨日晌午来到倾雪殿,将兰姑带走,派奴婢与他的贴身影卫一同出宫寻您。”迎芙说道,眼色扫了一眼洞外。

    “兰姑如何了?”慕云栖会意。

    “奴婢昨日便出宫来了,尚不知。”迎芙低头说道。

    林中大道上数十名影卫笔挺端庄立身,他们面色严肃,手勒马缰,整齐有序目视前方。

    一名男子跪在慕云栖面前,恭敬道:“属下来迟,太子妃受惊了。”

    “起来吧,你是如何得知本宫在此处?”慕云栖冷冷问道。

    男子心中不安,昨日他们在林中亲眼见到她被皇上的暗卫追杀,可没有命令他们也不敢与皇上的人作对。

    “属下只是奉命行事。”他扬声说道。

    “回吧。”她走到一匹骏马前翻身上马,定了定心中不明的情绪,策马飞奔,影卫领路,很快便出了树林。她想到迎棠,不知她是否已脱身。

    宫门大开,慕云栖一路无阻回到倾雪殿。

    宫门口似有着不同寻常的平静,慕云栖与迎芙一进宫门身后朱漆大门便被急急关上。她向后看了一眼,立马朝正殿方向跑去。

    殿外已有数名侍女遍体伤痕,她们惊恐颤抖的跪在门口,目光投向进入的慕云栖,眼中含有欣喜与痛苦。

    顾寒轩果然一脸冷漠坐在大殿内,一身金龙翱翔黑锦,菱角分明的面容冷峻漠然,他深邃隐晦的眸子轻扫了一眼从殿外进来的女子,周身散发着冷酷嗜血的气息。

    慕云栖从来没见如此可怕的他,不安的问道:“兰姑在哪儿?”

    顾寒轩把玩着茶盏,轻蔑一笑。

    慕云栖心中的害怕由然而生,她四周张望,试图看见兰姑的身影,她转身出门寻找,被顾寒轩身后侍立的侍卫阻拦了去路,她疯了般的挣扎。

    身后传来顾寒轩冰冷的声音:“带她上来。”

    只见两名身强体壮的男子架着兰姑将她伏在刑案上。

    “杖责五十,以儆效尤。”顾寒轩在她身后冷漠说道。

    “臣妾出宫与她无关。”慕云栖望向他急切喊道。

    两名太监抬起刑杖重重落在兰姑腰身,响起她的闷哼声与强忍的痛苦之声。

    慕云栖与侍卫厮打起来,他们应付着她却不出手,她心中难以承受此刻的无能为力。

    收手回头望向顾寒轩,她走到他面前跪下。“太子殿下放过她,此事是臣妾一人所为,与她无关。”她声泪俱下,说完后对着他磕头求饶。

    她求他放过兰姑,兰姑不是习武之人,身子本就柔弱。光滑透亮的额头磕在冰冷硬底的地面,一次一次又一次。

    顾寒轩蹲下身子,拦住她再次磕下去的额头,双目凝视着她心疼说道:“本宫只是想让太子妃明白,你若真的顾惜她们,在你做任何事前都该替她们想想。”他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满眼疼惜。

    慕云栖忍住眼泪,颤抖说道:“兰姑身子弱,臣妾可替她受刑,求殿下让他们住手。”她从没如此低声下气过,眼泪止不住滑落,不知是为了兰姑还是因为自己眼下的卑微。

    “你肩上的伤又裂开了?”顾寒轩看着她肩上被染红的衣衫。

    “你先让他们住手啊。”她扬高了语气,急不可耐地喊出。

    顾寒轩无奈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停下。

    迎芙立马上前去查看兰姑的伤势,见并不大碍,回头对着慕云栖微微点头,让她安心。

    慕云栖跪在地上的身子徒然散架,无力地坐在地上。

    顾寒轩抱起她步入内室,将她放置在睡榻上转身拿来伤药瓷瓶。

    慕云栖想起肩上的草药,“臣妾想沐浴后再上药。”

    顾寒轩拿着药瓷瓶的身子微微一顿,“如此也好。”将瓷瓶放回原处后坐到榻边上,伸手抚摸着她的面容。

    慕云栖向后躲了躲,不喜与他如此亲昵。

    “下次别再如此了,昨日本宫才真切感受到,何为害怕。”他将额头抵在她的头上,语气颇为温柔。

    慕云栖拂开他,神色闪躲地起身。

    顾寒轩无奈起身,浅笑道:“伤口记得上药,本宫先走了。”说完看了她一眼,迈步离去。

    慕云栖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