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时九傅云祁全部〕〔帝少的燃情宠妻〕〔韩若莫子聪免费阅〕〔无上斗魂〕〔长生归来当奶爸〕〔一念江山一念卿〕〔邪肆太子妃〕〔总裁娶妻套路深〕〔暴力丹尊〕〔天才双宝:傲娇前〕〔踏破太古〕〔超级狂医在都市〕〔一世之锋〕〔万道帝尊〕〔诸天神话群〕〔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亿万爹地要征婚〕〔汉武挥鞭〕〔极仙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9.侧妃传闻
    秋尽冬临,潇潇寒风凛冽着院落中的花草树木,树枝上的树叶已落尽,徒留光秃枝干。百花皆已调谢,花瓣颓败早早被风吹落掉入泥中,碾掩于泥土中化为尘埃。

    天际微微升起昏暗光亮,慕云栖睁开眼,被窗棂发出簌簌的吹打声惊醒,房内乌沉寒冷。

    她坐起身来,周身被一阵刺骨寒凉拢身,又立马蜷回衾被里。

    迎芙推门而入,立身榻边看着榻上女子轻声说道:“太子妃,太子的妾室们过来问安了。”

    慕云栖蒙着被子莞尔一笑道:“难怪本宫都不愿起身,替本宫梳妆吧,让她们先候着。”

    迎芙服侍她起身,在她缕金百蝶落花云锦袄外套上双梅锦服的同时问道:“可还要添件斗篷?”

    “不必了,现下已觉暖和不少。”慕云栖淡淡说道,走到黄铜镜前落座。

    迎芙看着铜镜中为慕云栖的碧落髻上插上一支步摇便侧身向前再看了眼,扶着慕云栖缓缓起身。

    “奴婢去传膳。”说完便去门外吩咐侍女布桌传膳,慕云栖坐在红木圆桌上看着面前的早膳,双眉微蹙。

    迎芙将施菜的膳筷放置一旁,解释道:“昨日成公公拿来些秋猎时存放的野味,今早膳房就做出来了。”

    “大清早就传些腻食重味来,宫里的人可真会察言观色,不用布了,撤了吧。”慕云栖似有厌烦,不悦说道。

    房门外隐隐传来阵声响,只见顾寒轩立身在房门口由成欢替他解下斗篷,他迈步进屋在慕云栖一旁撩袍坐下,问道:“怎得,菜色不合你意?”

    随即成欢快步上前接过膳具躬身为他布菜,他夹起一道焖锅脍羊入口,似在品尝。

    身上的九蟒祥云朝服还未换下,发束金缕冠,想来是刚下朝过来,一身朝服使他看起来尊贵威严又气宇轩昂。

    慕云栖扶了扶发髻边上的步摇,恹恹说道:“不过是用不下罢了。”

    一阵冷风从房门呼啸进屋,顾寒轩看向门口不由皱眉道:“怎得房门还未放帷幕?”

    “房中碳火会让屋子变的闷沉,故而臣妾冬日一向不让帷幕将房门掩住,寒风虽刺骨却也让人更加清明。”慕云栖声心平气和解释道。

    兰姑匆匆进来,躬身说道:“太子妃,水清殿的妾室们已候多时了。”

    顾寒轩用膳的身子一顿,他放下膳筷不悦地看向成欢,眉头深锁。成欢立马无声张了张唇,摇手示意与自己无关,他确是早就去通传过不可打扰太子妃。

    “臣妾先去前殿了,太子可要同行?”慕云栖起身款款走到房门,回身问道。

    “本宫便不去了。”他扬起牵强怪异的笑。

    慕云栖不以为然,施施然离去。

    前殿房门口几名身姿婀娜的女子立身,她们聚在房门畅谈轻笑,相谈甚欢。

    其中一女子余光看到慕云栖缓缓走近,她扯了扯一旁的女子,齐身跪地高喊:“参见太子妃。”其余女子闻声跪地行礼。

    慕云栖悠悠迈步从她们身前走过,她走进殿内上方,落座红木软椅上,看了一眼跪地的女子道:“起来吧。”

    门口女子有序走进殿内,依次落座殿中软椅,侍女托盘端茶奉上。

    “太子妃,您嫁入东宫数月,妾身们初次问安,您可不要怪罪。”为首落座的黄衫女子轻笑说道。

    “本宫也是今日才知,太子已有妾室,故而一直不曾问过。既然你们侍奉太子,若得太子心意,本宫自然不会轻待于你们。”慕云栖端过茶盏微笑说道。

    “太子妃说笑了,妾身们还算不得太子殿下的妾室,不过是侍奉殿下的女子。”一名粉衫女子沉静说道,她神色自若,端庄娴静。

    慕云栖看向她,亲和一笑道:“你是水清殿之人?”

    女子起身轻轻施礼:“妾身渡柳,水清殿主位。”

    慕云栖面带微笑拂了拂手,示意她落座。

    “日后太子殿下少不得你们侍奉,尽心便好。”

    “太子妃,妾身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一名枚红衣衫的女子起身,她目光投向慕云栖,带着微微挑衅。

    慕云栖眼眸冷了下来,看着她凌厉问道:“但说无妨。”

    枚红衣衫女子被她不怒而威的神色所惧,她底下头看着地上光滑地面。

    “前几日,内务府总管过来让妾身们迁出水清殿,说快要嫁进东宫的侧妃要入住水清殿,让妾身们迁至月华堂,月华堂偏僻阴冷不说,可她还未嫁入东宫却已插手内务,妾身实在觉得不妥。”

    “快要嫁入东宫的侧妃?何时的事?”慕云栖脸色苍白,神色隐晦地看着她问道。

    枚红衣衫女子看了她一眼,惊讶道:“太子妃还不知晓?几日前皇上下的旨,封英国公嫡孙女为太子侧妃。一月后入……”

    她话还未尽,只见慕云栖抬手将茶盏拂下地面,滚烫茶水铺洒在平滑地面向外延伸,茶盏清脆碎裂声震耳。

    众人立马跪地俯首,心中惶恐不安,身子微微颤抖说道:“太子妃息怒。”

    “都回去吧。”她收起怒火,平静说道。

    殿中跪地的女子如蒙大赦,纷纷手忙脚乱起身,着急忙慌地退出殿内,半刻不敢多留地出了倾雪殿。

    慕云栖坐在红木软椅上,面上如雪山之颠的寒冷,她看着兰姑冷冷道:“如今倾雪殿的消息已经落到要由一名妾室之口而得知了吗?”

    兰姑迎芙慌乱跪下:“太子妃,此事奴婢实在未收到风声。”

    “若今日之事是关于三哥,岂不是本宫连半点消息都不知?”她厉声呵斥道,带着愤怒。

    “太子妃息怒,因宫中之事您并未在意,故而人手多在留意宫外,此事便有所疏忽。”兰姑恭敬俯身。

    慕云栖神色有所好转,她叹息道:“迎棠不知与三哥会合上了没?本宫越来越忧心,若太子将那日之事想明了,迎棠定会陷入危险。”

    “您放心,出宫那日太子的影卫只意在您的行踪,或许他们以为迎棠已死在皇上暗卫手下。”迎芙仰面看着她小声说道。

    “起来吧,方才殿中那女子不管是有意说出还是无意,都可留着,兰姑你先去将今日之事探清,再唤她前来。”慕云栖温和说道。

    兰姑点头起身,轻快迈步出了殿。

    “你去看看近日宫外可有消息?”她感到身心俱疲,对着迎芙无力说道。

    迎芙听后立马起身,匆匆出殿。

    慕云栖起身走回内室,顾寒轩已离去多时,她坐上软榻,思绪浮想起出宫那日林中之事,周身散发出浓烈的忧伤,缭绕在内室中。

    为了与三哥联系上,她不得不派迎棠亲自前往,为了让迎棠从顾寒轩影卫下脱身,原是要在闹市中移花接木换走她的,却不想算漏了会被皇上的暗卫追杀。

    迎棠听到自己安然回宫后应会照原计行事,不知何时才能收到她消息。

    不多时兰姑匆匆进屋,走到她面前道:“太子妃,八日前皇上下旨封英国公嫡孙女谢贤瑾为侧妃,一月后嫁入东宫,太子当日便下令此事不可传入倾雪殿。”

    “如此说来,是在本宫回宫后不久便赐婚了?”慕云栖轻声问道。

    兰姑轻轻点头,随即又道:“方才太子去往水清殿,应是为了今日殿内之事。”

    慕云栖微微看了她一眼,起身道:“走吧,去看看。”她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出内室,兰姑俯首尾随。

    水清殿宫门口已被宫人围堵,里面传出凄厉惨叫,声声刺耳。

    慕云栖与兰姑轻轻走上前,站在宫人身后看向殿内,七八名太监手执刑杖立身殿中,枚红衣衫女子颤颤巍巍跪在地上凄厉哭泣,身侧一名侍女已在刑案上伏下,身上血肉模糊。

    顾寒轩坐在靠椅上,他双手扶在椅栏上,一脸嫌弃看着跪地女子。

    成欢站在女子面前,尖声说道:“晚其,你若不如实交代,你想想乐府的人,想想你母亲。”

    晚其立马磕头求饶:“求太子殿下高抬贵手,妾身一人之错,实在与家人无关呐。”她语气绝望,声声呼唤。

    “你若如实说来,本宫便赐你全尸。”顾寒轩阴冷说道,面上阴翳可怕。

    女子俯身磕头,额头已红肿淤青,她终是俯身道:“妾身一人之错,实在说不出谁人指使。”

    “杖毙。”

    晚其立马被伏上刑案,身旁太监手执刑杖落在她身上,她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住手。”慕云栖扬声喊道,身前宫人回头面色突变,立马跪下行礼。她从人群中走出,缓缓走向殿内。

    顾寒轩阴冷的面色缓了缓,目光逐渐温和看向走过来的女子。

    “殿下这是作甚,她不过是无意之举,您何苦为难。”她走向侍女立马端上来的靠椅落座,轻笑着说道。

    见他沉默不语,她又道:“此事臣妾迟早会知,且过几日还得配合内务府打点,您何必多此一举呢?”

    “内务府那里让他们自己打点,你若不想,不必上心。”顾寒轩看着她,似乎有些小心翼翼。

    慕云栖掩唇轻笑:“臣妾份内之事,怎能不上心。”

    殿内所有人皆俯身跪地,心中不禁感慨太子殿下对太子妃竟如此呵护备至。

    “你若不喜,可赐她月华堂居之。”顾寒轩陪笑般说道。

    “好。”慕云栖干脆答应,她看了眼殿中跪地的人,轻声道:“你们都起来吧,晚其领你侍女下去上药吧。”

    顾寒轩竟因她这一个字,心中轻松不少,他看向殿中跪满了的人,冷声道:“难道没听见太子妃的话吗?”

    此话一出,众人手脚并用起身,立马退出了殿中。

    “兰姑,替晚其搭把手。”她看向兰姑点了点头,兰姑会意,上前唤人将伏在刑案上已无知觉的侍女抬走。

    晚其对着慕云栖重重磕了个头,感激说道:“妾身多谢太子妃。”

    “起来吧。”慕云栖扬起动人心弦的微笑,令人心中不得不惊叹她的美。

    见晚其转身走出殿内已看不见身影,她对着顾寒轩扬起一笑:“殿下还不走,可要留在水清殿午膳?”她起身轻笑着调侃他,说完便迈步轻快离去,她可没心思听他那些无奈之举。

    顾寒轩因她玩味的话语而心中畅快,徒然散去初闻此事的忐忑,嘴角扬起一抹温暖如春的微笑,令成欢众人等如释重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