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时九傅云祁全部〕〔帝少的燃情宠妻〕〔韩若莫子聪免费阅〕〔无上斗魂〕〔长生归来当奶爸〕〔一念江山一念卿〕〔邪肆太子妃〕〔总裁娶妻套路深〕〔暴力丹尊〕〔天才双宝:傲娇前〕〔踏破太古〕〔超级狂医在都市〕〔一世之锋〕〔万道帝尊〕〔诸天神话群〕〔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亿万爹地要征婚〕〔汉武挥鞭〕〔极仙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12.两相融洽
    房中烛火摇曳,昏黄光亮笼罩屋内,窗棂敞开双扇,夜空深幽暗沉,云遮浊暇,寒风潇然从窗吹入。

    顾寒轩端坐桌案靠椅,看着从书架上取下的《六韬》,他偶尔抬眸望去慕云栖背对着他坐在软榻上的身姿,心中满足惬意。

    慕云栖盘腿打坐在软榻上,方桌上摊放着医书,医书旁摆放着一盘水晶糕,她眼眸盯在书上不动,玉指伸入玉盘上捻起一块精美小巧的糕点,看着医书目不转睛地小口嚼咬。午膳晚膳皆按着顾寒轩的喜好而上的膳,她根本没用两口,夜幕降临后便腹中饥饿,命兰姑上了糕点。

    她从来未曾在外人面前如此举止不雅,不知为何今日却不愿如往常那般拘束礼仪行为。

    窗外细细雪花飘入房内,顾寒轩抬眸望去,柔声道:“初雪降了。”

    慕云栖闻声望去,见到纷飞的细小雪花落在窗栏上,她雀跃起身,提起裙摆赤足轻跑出屋。

    顾寒轩目瞪口呆,徒然浮想起那年将军府,漫天雪花飞舞,她与他们轻笑畅谈,她肆恣自在地与慕云澈打趣,面容明艳动人。

    他起身走出房内,见她在院落空地中仰天轻笑,点点雪花飘落在她身上,漆黑夜空下悬挂灯笼中的昏暗光亮照耀出她的绝代风华,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当目光触到她脚下的白皙双足,他微微蹙眉,无奈一笑。走到她面前将她打横抱起:“太子妃不怕被奴才们笑话?”

    她看向自己光着的脚丫,拂过裙摆遮挡。“谁见的着?”她扬起面颊,语气轻蔑。

    顾寒轩将她抱进房内,走入内室放入睡榻上,双手支撑在她身上道:“本宫今夜想留下?”他似乎在求得她的首肯,语气微微暧昧。

    慕云栖面色转瞬冷了下来,她目光闪躲不愿去见他眼中的炙热。

    “本宫只与你共眠,不会勉强于你,本宫有足够耐心待你愿意。”他看着她柔情说道,目光泛出迷人光芒。

    她微微点头,心中歉意涌起。她不禁想到自己离开他后,不知那时候他会不会后悔今日说出的话。

    她望着他,一本正经说道:“殿下不唤人进来更衣?”她扇睫扑闪,一脸无害。

    顾寒轩勾起唇角,粲然轻笑,扬起夺人心魄的笑容。

    “成欢。”他面向房外喊道,立马三名侍女进屋,伺候他更衣。

    迎芙低头进入,走近慕云栖身上,为她解下华服。

    慕云栖伸手握了一下她为她解衣的纤手,扬起一笑以示无碍,见她眼中忧色淡淡退去,才示意她退下。

    她上榻扯出一床衾被放置在身旁,又扯过一床盖在自己身上,她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屋外雪花飞舞,房内烛火昏暗。

    侍女俯首退下,顾寒轩一身雪白里衣,他转过身子望向睡榻,只见慕云栖裹着衾被向里而卧,边上给他留了一床衾被。

    他不禁失笑,迈步睡榻,覆过衾被面向她而卧。

    “本宫听说昨日苏北带走了你的侍女?”他平躺仰卧,双目望着昏黄烛火氤氲的帷幔。仿若大婚当日那晚,他也是如此般雀喜与欣然。

    慕云栖闻后转身,她看向他俊逸侧面,目光不明其意。

    见她不语,他侧首凝望,探究她眼中深意。

    她深叹一息,眼眸垂下,闭口不言。

    他手掌轻抚上她凝脂般的面容,“过两日便除夕,本宫着人放她出来,日后别在父皇眼下出乱便可。”

    “殿下....”她语气轻柔低喃,带着不太确信。

    顾寒轩扬起一笑,以眼神肯定。随后他伸回衾被,闭目而眠。

    慕云栖打量着他的面容,面上带着疑惑看着他发呆。

    她的双眼慢慢沉重,渐渐入眠。

    房中烛火直至燃尽,不知何时,顾寒轩拂开衾被钻入她的被里,伸出手臂揽过她的秀肩,让她躺入自己怀里。他双臂紧紧抱住她,她闭目双眼微微睁开朦胧看了一眼,四下漆黑,眼里一无所获,便又沉沉睡去。

    翌日清早,顾寒轩轻轻起身,将衾被裹住慕云栖,他勾起一笑便走出内室,成欢率领侍女从孔雀屏风后迈进,他挥了挥手,便走出内室梳洗更衣。

    他一身朝服威严轩昂,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喜色,面色平静但透着淡淡的悦然。

    走出倾雪殿房门,成欢为他系上斗篷。

    天地之间已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飞雪飘零,大地雪白,空中冷冽着寒风,刺骨冻身。

    顾寒轩大麾加身,头遮斗篷,雪白狐毛挡住了他的发冠,大麾雍容华贵。他踩在大雪覆盖的官道上,心中暖意融融,令他对眼下心满意足。

    “将苏北从太子妃那里带走的侍女解救出来。”他目不斜视吩咐道,向夔龙大殿迈去。

    身后夜鹰拱手领命,迅速离去。

    慕云栖梳洗完毕后端坐在桌案上,她思量着如何寻时离去。

    兰姑匆匆进屋,“太子妃,栀夏回来了。”她低头说道。

    慕云栖起身望去,绕出桌案走到门口张望。

    兰姑见此,低声道:“她受了些伤,需得诊治。”

    她转身看向兰姑,面色苍白,心中不由琢磨她口中的伤势。随即迈步踏出,穿过甬道前往后殿。

    “迎芙领本宫去趟太医院,你为栀夏身子上的伤口上些金疮药。”慕云栖看着兰姑凝重说道。

    兰姑点头,取出瓷瓶中的伤药为她擦拭。

    栀夏嘴角干裂脱皮,她看着慕云栖微微张了张唇,喉咙中发出阵阵呜咽声,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慕云栖见状双目通红,泪水涌出,她强忍下转过身子迈步出门。

    行至宫门,迎芙手拿红狐大麾轻跑跟上。

    雪花洋洋洒洒飘落,宫中大道白雪茫茫,人迹寥寥。

    大红身影迈入太医院,她迅速步入药房,从一排排架子前看过。

    “你是何人,此处不可随意进入?”一名小侍在院中冲着房内喊道,他迈步进入,妄图赶走突闯进入之人。

    迎芙转身面露不悦:“放肆,此乃太子妃,岂容你大呼小叫。”

    小侍正待迈进的脚微微顿住,他仔细看着房中未曾回头的女子,似乎在打量她侍女话里的真假。

    “奴才不知太子妃驾临,请太子妃恕罪。”他身子微微抖动,语气惶恐。

    “本宫需得白及,虎杖,降香,赤芍,黄芪,小蓟,芙蓉叶,告诉本宫,放在何处?”她转身问道,面色冰冷。

    小侍微微惊讶,张嘴顿住,被面前女子惊为天人的容貌而震惊。他慌忙低头,抚平惊讶道:“太子妃恕罪,奴才不敢私自拿药,需得有太医的方子或者吩咐?”

    “难道本宫的话还抵不过一名太医?”她语气冷漠,似乎动怒。

    小侍慌忙跪下,颤颤巍巍说道:“太子妃息怒,奴才不敢擅作主张,请您稍待,奴才去禀报师傅。”说完便一溜烟跑了。

    慕云栖面色缓和,回身继续一排排寻去。

    迎芙也随着她方才念出的药名,对着药屉下的药名察看。

    “太子妃,难道金疮药也无法救治栀夏的伤?”

    “金疮药只得外敷,可她伤情严重,需得服下些草药,才能尽快恢复。”她轻声回道,栀夏身上的伤较为严重,至少要先让她好到可以行走,否则一切筹谋又得拖延。

    迎芙明白过来,在药架上认真寻找。

    “微臣参见太子妃。”徐之铭与方才小侍齐身问安。

    慕云栖闻声望去,见徐之铭立身房门微微躬身。

    “徐太医请起。”

    “不知太子妃需要何药?或是何处有恙,微臣可替太子妃参详。”他知晓她略通医术,可她看起来并无异样,故而心中存疑。

    “本宫无碍,不过是需些药材。”

    “太子妃可将药名留下,微臣可唤人备好后送入东宫。”他朗声说道,想起前两日他在日辉宫内,从御书房内书桌上扫过一副画,画中题名:吾卿白繁夕。

    不用多想也知此名,那是皇上魂牵梦绕之人,是临朝灭国前皇上亲自去见的女子,也是后来临朝被灭的祸根。

    可更让他百思不解的却是画中女子与眼前的太子妃,如同一人。由此他也不禁明白,为何慕氏一族举家下狱,而慕家嫡女却稳居太子妃位,绕是朝堂百官弹劾太子行事,皇上也未有半句责怨。

    “如此也好,只是本宫急需,望徐太医命人此刻备下,本宫可带回。”她立身看向他,语气轻柔却带着不容回绝。

    “太子妃可将症患道来,微臣也可参照您所需药材对症下药。”他恭敬道。

    慕云栖微微沉思,道:“刑后之伤,较为严重。”

    徐之铭微诧,随后走到一旁,落座木椅,执笔俯写。片刻后,他晾了晾书纸,起身交给了小侍。

    不多时,小侍将两提药包交给了迎芙,慕云栖对着徐之铭微微道谢,随即领着迎芙施施然离去。

    “师傅,如今宫中对太子妃都避恐不及,您为何...”

    “住嘴,皇室之事怎由得悠悠之口说道,不管如何,她眼下都是太子妃。”徐之铭厉声呵斥,望着离去的身影面色凝重。

    小侍立马三缄其口,大气都不敢多出,心中微微抱怨。

    慕云栖立身长廊上,冷眼看着从远处领着侍卫向她走来的苏北。

    “卑职参见太子妃。”他拱手俯身,扬声行礼。

    慕云栖神色狠戾看着他,冷声道:“苏统领,本宫还得多谢你手下留情,给本宫侍女尚留有一息,未将她置于死地。”说完便迈步离去,未待苏北出声辩解。

    苏北心中酝酿的话还未道出,面前之人已步出长廊,他转身望去,女子已迈步白雪纷飞的大道。

    他不禁轻笑,心中不由暗暗气馁。他将她侍女带走交给皇上亲卫,丝毫未曾插手审问。他也私底下留意过她侍女之况,可皇上亲卫行事,向来狠毒,与他并无半点关系,奈何被她如此记恨。

    他慢慢转回身子,心情沉闷地继续巡查。

    慕云栖回到倾雪殿,察看了番栀夏的伤势,命人将药煎后由兰姑小心喂她服下。她看着她身上的斑驳伤痕,心疼又内疚。待她服完药后睡去,才轻声离去。

    如今栀夏被救出,伤势未愈,离宫计划只得延后。

    她若有所思漫步甬道,迎芙在旁手指园林,欣喜喊道:“太子妃,梅花冒出花朵了。”

    慕云栖仰面望去,园林中的梅树上,隐隐冒出红色花朵。花儿似羞涩般,欲开半遮,点点花朵点缀,在接天雪白中徒增一点亮色。

    她扬起一笑,看着园林心中郁结渐渐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