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时九傅云祁全部〕〔帝少的燃情宠妻〕〔韩若莫子聪免费阅〕〔无上斗魂〕〔长生归来当奶爸〕〔一念江山一念卿〕〔邪肆太子妃〕〔总裁娶妻套路深〕〔暴力丹尊〕〔天才双宝:傲娇前〕〔踏破太古〕〔超级狂医在都市〕〔一世之锋〕〔万道帝尊〕〔诸天神话群〕〔欺负仇人的女儿难〕〔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亿万爹地要征婚〕〔汉武挥鞭〕〔极仙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13.除夕国丧
    巍峨雄伟的皇宫被漫天飞雪笼罩,接天连地的雪白覆盖了庄严华丽的宫殿,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在宫殿房檐下的寒风中摇曳。园林百花颓败,独留梅花在万物前傲放。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顾寒轩身着金丝绣九龙飞天腾云纹冠服,腰束黑缎银丝滚边镶玉锦带,头戴鎏金玉盖冠,俊逸绝伦的面容透出浑然天成的威严。

    他立身倾雪殿房外候着迎面向他而来的女子,女子一身金丝绣凤翼翱翔云纹冠服,与他的九龙飞天冠服遥相呼应,她腰身由红缎缕丝镶边锦带缠裹,将她盈盈一握的腰际显露无疑,衬托出她的曼妙身姿,奢华尊贵的礼冠将她绝美的面容更添高雅。

    顾寒轩握住她的手乘上轿辇,端庄优雅的与她齐身正坐,偶尔看向她柔情一笑。

    顾寒轩在宫门口转过身子对着慕云栖伸出了手。

    见她楞了一下就将手放在了自己手心,他心中一暖,握住她的手缓缓向里走去。

    殿内与往常无异并无过多装饰,皇上病危,纵是除夕宫宴也只得皇后设宴相聚,歌舞和欢声显然不会有。

    慕云栖看着皇后在上方与柳贵妃畅谈,目光越过她看向她身后垂首的女子,她一身粉红宫装,偏瘦的身姿看起来却娇柔美艳,头低下的弧度刚好够顾寒轩看清她面容。

    殿上方皇后面色暗淡,轻瞥了一眼刚刚落座的慕云栖,一脸厌恶。

    “快回太子旁落座吧。”皇后看向谢贤瑾和蔼说道。

    谢贤瑾行礼迈步,走到顾寒轩面前微微屈膝,随后优雅落座。

    “贤侧妃三月禁足可满时了?”顾寒轩冷言道。

    谢贤瑾面色煞白,张口不敢言。

    皇后端起一碗玉羹,接过话来道:“本宫接她出来为皇上祈福守岁,怎得太子有议?”

    “回禀母后,东宫之事乃太子妃之责,您逾越了。”他看了一眼皇后,面色带着不悦。

    皇后气极将碗重重搁在案几上,凌厉问道:“太子妃可做到应尽之责?太子莫不是忘了,她的家兄正在攻打着北约江山。”

    “母后,儿臣不想再多说一次,太子妃已嫁入皇室,与慕家再无牵连。”他扬高语气,目光扫过大殿中的人,郑重对着众人说道。

    宴上之人纷纷低头不语,恨不得钻入案几下,不愿卷入这场争执。众所周知皇上已时日无多,眼前这位储君必将登位,谁都不敢去得罪。

    皇后面色难堪,她看着顾寒轩不禁摇头叹息:“你可当真是本宫的好儿子。”随即她目光扫过慕云栖,又道:“太子妃行为跋扈,举止轻率,可有半点太子妃之端?”

    慕云栖冷笑,轻声道:“母后说的是,儿臣确实行为有失。”

    “哼,本宫倒想问问太子妃,前两日闯入太医院之事?是何药物需得堂堂太子妃亲自闯入太医院?”皇后嘲讽问道。

    顾寒轩倏然起身,道:“难道母后要在除夕之日使其不睦?儿臣带太子妃回宫祈福,便不留宴了。”说完他便拉起慕云栖的身子,迈步离去。

    皇后目瞪口呆,对顾寒轩所为痛心疾首,捂着胸口,久久说不出话来。

    柳贵妃走向前去,轻声宽慰道:“皇后娘娘莫放心上,不要气了自己身子。”

    皇后拿过手边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随后将酒杯摔掷殿中央的大理石地面,酒杯落地碎裂,残渣四处碎落。

    “本宫倒要看看,太子要如此到几时。”她恢复面色,神色隐晦。

    殿外大雪纷飞,视线所见之处,一片白茫茫。顾寒轩为慕云栖拭去身上雪花,拉着她正欲进屋,慕云栖顿住身子道:“殿下,臣妾想弹首曲子。”

    “为何突有兴致?”他看着她轻笑问道。

    慕云栖心中一痛,为了离别在即,为了你的倾情尽赴。她转过身子命迎芙将琴置放院落空地,迎芙为她系上红狐大麾,她迈步雪中,席垫而坐。

    你说,那年漫天雪花飞舞,你对我一见倾心,今日,此情此景下,我弹奏一曲,道尽心中感激。

    两情难异何来共,将别怎敢与君诉

    唯曲可道中心畅,聚散奈何无尽殇

    顾寒轩负手而立房门甬道,深情凝望雪中倩影,大雪飘落在她身上,一袭红影被点点白雪点缀,女子美的惊世骇俗的面容扬着轻笑。

    天地之间,无论是那纷飞的雪花,还是傲放的寒梅,又怎及得上女子面容的半分颜色。

    琴声悠悠惆怅之感,婉转忧伤之音徜徉院落,令他心中徒升悲伤。

    他迈入雪地,止住了她抚琴的玉指。

    “好了,天寒地冻,日后在奏吧。”他牵起她踏雪进屋,接过成欢递过的手炉给她。

    她接过坐上软榻,微微上扬嘴角,“晚宴后守岁,太子此刻可要稍作休憩?”

    “本宫在此陪着你。”

    房门外响起慌乱进屋脚步声,随即帷幕被掀起,跑进来一名太监跪下,颤颤巍巍道:“太子殿下,皇…皇上快不行了……”

    话还没说完,身旁似有阵风过,房内已无顾寒轩的身影,慕云栖立马紧跟其后。

    她立身日辉宫正殿门外,看着几个宫妃掩嘴哭泣,心里冷笑。

    皇后在前面呵斥道:“皇上只是病危,嚎什么?,难道都不想活了。”

    身后的宫妃被此话吓的立马磕头求饶,皇后心中烦躁不安,一声令下将她们打发出了日辉宫。

    紧闭的正红朱漆大门被突然打开,李公公俯身出来对着皇后道:“娘娘,皇上要见太子妃。”

    皇后怔了一下,冷眼看了她一眼,转身不置一词。

    慕云栖迈步走入,她向榻上望去,顾寒轩跪在榻边,顾景允艰难的偏过头瞧着进来的女子。

    他的目光迷离般望着她,久久才回过神来。

    她俯身行礼,仰面微微看去。

    “你恨朕吗?”皇帝强撑着气神问道。

    慕云栖神色冷漠,轻道:“父皇如此问,儿臣不知如何作答。若说恨,儿臣不知该从何时恨起,若说不恨,儿臣如今孤身一人,全仗父皇所赐。”

    “可朕也恨,恨她将朕之心践踏于地,恨她在朕心中肆意生长了一生。可朕也悔,悔恨当初未带走她,悔恨与她相遇。爱恨交织中,毒盅融入经脉,便再无药可解。”他看着她说道,似乎想将心中多年自怨道出。

    慕云栖当然明白他并非是说给她听,不过是在弥留之际贪恋自己与她相似的面容,他不过是看着她思忆故人。

    她的思绪不禁浮想起那名女子,她的一生是如何,才会令人如此难以忘怀。

    顾景允一口气说完后便重重的喘息,顾寒轩起身坐到榻边,为他轻抚。

    他激动的想要起身,却已力不从心,随即看向慕云栖道:“你理应恨朕,可太子真心待你,你可也恨他?“

    慕云栖双目游离,沉思片刻后扬声冷笑,对着榻上的父子说道:“皇权之下,岂有真心?“

    她既是说给顾景允,也是道与顾寒轩。

    顾寒轩不想她是如此作想,心中没由来的阵阵刺痛,望着榻上的目光逐渐冰冷。

    顾景允气息急喘,他坐起身来,道:“皇权之下,岂有真心?这便是她当初所以为,她便是如此以为...”他嘴角鲜血溢出,顾寒轩大惊,拂手为他拭去。

    “父皇不应如此执着过往,会加快您的毒发。”慕云栖看着他说道。

    他艰难摇头,面上看起来已渐释怀,他扬起一抹自嘲之笑:“朕本已无力回天,还有何惧?”

    “父皇您何必多想,或许她是不愿活在深宫,不愿意如关在囚笼中一般。”慕云栖不知为何如此认为,这是她心底的认知,她也觉得那个女子也应是如此。

    顾寒轩抬眸侧面朝她看去,眼神隐晦不明。

    顾景允扬起一笑,一口鲜血喷出,喷洒在榻上皇缎衾被上。

    “父皇。”顾寒轩高喊道,看向慕云栖怒吼道:“你给本宫出去。”

    慕云栖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快步拔出银针包中的银针,走上前拂开顾寒轩挡住她的手,两指捻转扎进顾景允后颈,又扎起一针入他人中。

    “父皇……”她取出银针,看着手中银针惊讶,原来他真的已经油尽灯枯,今夜都将难以撑过。

    他嘴角殷红,望着她扬起情深似海的微笑,令她心中难过不已。

    她迈步走出,不愿在房中多留。

    “传朕旨意,慕云栖…无才…无德,难堪国母…之任,太子…登位永不可立…其为后。“似乎用尽所有力气才说完,他急促的喘气,吓得李文大喊太医进来。

    顾寒轩起身跪下,急道:“儿臣不愿,求父皇收回。”

    顾景允明白慕云栖话中之意,也乐意成全于她。

    她缓缓回身,望向榻上之人扬起感激一笑,随后迈步走出房门。

    房外雪花飘落,天地寒凉。

    皇后立身甬道,身上沾满了从凭栏外飘入的雪花,她凄然泪下,周身散发出悲拗欲绝。她收起啜泣,看着慕云栖的面容微微失神。

    随即她昂首迈步,从慕云栖面前走过,踏步进屋。

    此刻天色已灰蒙下来,除夕夜将成国丧,注定了无喜可庆。

    走到日辉宫宫门,急色匆匆几名皇子赶来,见到慕云栖也来不及行礼,慌忙进殿,唯有顾寒毅经过她时稍看了她一眼。

    她还未出宫门便听见房内传出号恸崩摧地哭喊,整个日辉宫内都被哀嚎痛哭之声笼罩。

    她心头一颤,微微难过后,加快了步伐回到倾雪殿,她直径走到后殿去察看栀夏伤势。

    兰姑进屋,面色凝重道:“太子妃,宫外一切已妥当,只是眼下栀夏伤势?”

    栀夏仰面说道:“太子妃不必管奴婢,奴婢不愿拖累太子妃。”

    慕云栖掀开她的衾被问道:“能下地吗?”

    栀夏慢慢撑着榻沿站起,缓慢迈了两步,一个趔趄被兰姑扶住。她看向慕云栖,有些自恼。

    “皇上驾崩,国丧期间顾寒轩的影卫都会被调去日辉殿。今日皇上留有遗旨,本宫永不可为后,被顾寒轩阻拦,想必他定不会让本宫前去跪丧引争议。”慕云栖看着兰姑说道,兰姑微微诧异,随后会意点头。

    丧钟响起,一声一声震荡皇宫各殿各院,哀天呼地的痛喊从各个宫内传出,整个皇宫霎时陷入一片悲戚。

    慕云栖走出房内,走到空地处仰天长叹,雪花扬飘在她面上,迅速融化成水,寒透入她心底。耳内听闻见的痛泣有几分真,后宫嫔妃,又有谁抵的过他心中的女子,他也终究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