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媚重生〕〔快穿之我为女主打〕〔御木记〕〔修仙之夫人太凶残〕〔穿越之痴傻嫡女大〕〔我和电竞大佬结婚〕〔妾生于名门〕〔废材王爷呆傻妃〕〔重生未来直播养崽〕〔娇医江湖录〕〔我都说了我是学霸〕〔玉梳逍遥传〕〔蝶王妃〕〔八零娘亲是女配〕〔次元法典〕〔活到游戏结束〕〔神域帝宗〕〔沐役录〕〔重生一世再续缘〕〔魔法丹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19.迟迟不醒
    乌蒙灰亮的苍穹下雪花纷飞,寒风呼啦拂开窗扇来回吹打,刺骨冷风涌入温暖房屋。

    慕云栖双眼朦胧睁开,亮色刺痛了她的眼,欲伸手遮挡却无力抬手,强撑起身时却发现全身虚弱乏力,额头疼痛欲裂,令她难受不已。

    她双唇微微轻启,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缓缓睁开的眼眸向房内转动。

    一名美妇人领着一名婢女轻步迈进屋,妇人三十有出,面容端雅秀婉,轻笑着看向榻上女子,和蔼道:“姑娘可算是醒了,你可整整昏迷了三日,刘大夫说你今日必会醒来,果不其然。”

    她落座榻边,身后侍女放下托盘在凳几上,走到榻前扶起慕云栖半坐起身。

    “姑娘先将汤药服下可好?”她端过托盘上的药碗,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

    “夫人可见到跟我一起的男子?”她用尽全力说出,胸口痛的喘不过气。

    “姑娘不必担忧,那日我夫君与小女在积雪下发现了你们,当夜雪崩,山上不少猎兽一起滚落,本是去捡猎物,刨开积雪才发现那名男子紧裹着你,立马将你们带回来救治了。现下他也已无碍,不过还未醒来。”夫人将那日之事道出,目光一直停留在女子面容上,应是惊叹她此生从未见过如此绝色的女子。

    慕云栖提着的气息徒然舒了口气,她努力扬起一笑,声音有些嘶哑道:“多谢夫人救命之恩。”她的目光真诚,语气轻柔。

    夫人轻笑出声:“姑娘客气了。”她将手中的药碗托高,舀起喂到她唇边,小心翼翼为她服下。

    “姑娘眼下刚醒,身子也还未痊愈,待那名男子醒来,我便立马来告知,你好生休憩,也可早点下地。”妇人温和说道,缓缓起身,面上尽显慈祥优雅。

    “夫人大恩,云隐没齿难忘。”她诚恳说道,面上带着藏不住的感激。

    妇人嘴角勾起一笑,道:“云隐姑娘不必放在心上。”说完便迈步出屋,留下侍女在房内供她使唤。

    她不知宫桓伤的怎样,满心担忧,可她如今无力下地,连施展全身的力道都没有。既然她都醒过来了,想必他应是无碍了吧。

    从侍女口中她得知眼下所处乃半山一座庄园,庄主姓苏,只娶了一名曲氏夫人,也就是她所见到的那名举止得体的妇人。独有一女,名苏浔言。

    慕云栖缓缓起身,下地缓慢行动。她醒来已有两日,可宫桓却还没醒来,她实在忧虑不已,定要前去一看。

    她扶着门框一瘸一拐走出屋,门外积雪已融化不少,这两日也未曾再下。

    红木大门外一条悠长甬道,房檐上积雪覆盖,可不难看出甬道雕梁画栋,翘檐琉璃瓦的房屋。虽比不上宫殿房屋的庄严雄伟,却也算得上秀致精筑。

    甬道尽头远远走进一黄衣女子,瞧见门外之人便轻快跑过来,面上洋溢着笑容,急忙扶起慕云栖,如黄鹂般的声音喊道:“你怎么自己出来了,你还未痊愈。”

    慕云栖仰面看向她,带着疑惑。

    女子见她打量,笑道:“我是苏浔言,那日我与父亲救的你。”

    慕云栖扬起一抹微笑,轻轻道:“多谢苏小姐相救。”

    苏浔言讪讪道:“姐姐不必客气,你还未痊愈,为何起身?”

    “我实在忧心...”她忽地不知如何说她与宫桓的身份,想了片刻道:“我哥不知眼下如何了,想去见见他。”她眼眸带笑看着面前清丽可人的女子。

    苏浔言微微一愣,嘴角勾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欢快道:“原来他是你哥啊……”随后她又道:“我搀你过去吧。”

    慕云栖看着她,点了点头。

    走到甬道尽头又拐了两处,才见到房门口立身一名老者,刚从房内出来。见到迎面而来的两名女子,他拱手道:“苏小姐。”

    “刘大夫,不知这名公子为何还未醒来。”苏浔言搀着慕云栖看向门口老者道。

    “实不相瞒,公子脉象已不大碍,我也实在不知为何多日不醒,想来是他落山时不知…”

    不待他说完,慕云栖瘸拐着迈步进屋,房内紫藤鼎炉香薰氤氲满屋,她急急走到榻边,凝视着榻上男子。他面色苍白,双目紧闭,毫无生气,她的心没由来的一痛。

    “苏小姐,可否唤人给我备来银针?”她转身看着门口的女子道。

    “你懂医?好,我去给你备来。”说完她便一溜烟跑去。

    慕云栖落座榻边,凝视他苍白无色的面色,泪水涌出眼角,思绪浮想起雪崩那日。

    无论他送她前往边境有何目的,可那日他不顾性命护住自己,任有诸多别有用心也不能抹去他那一刻的真心,心间被感化的又岂止他的救命之恩。

    房门处隐隐传进细步声,她伸手拭去泪水,轻轻回头。

    “云隐姑娘,你已好了?”

    慕云栖缓缓起身,被她拦住。

    “多谢苏夫人记挂,眼下已可行走了。”她轻声说道。

    苏夫人笑看着她点头。

    “找到了,找到银针了。”苏浔言快跑进屋,手拿银针包欣喜若狂喊道。

    “言儿。”苏夫人加重语气喊道,面色沉了下来,对她的举止深感无奈。

    苏浔言慢下步伐,低着头小步走到榻边,冲着苏夫人小声喊到:“娘...”

    “你啊你啊。”她手轻轻扬起,又放下,颇为无奈。

    慕云栖接过银针包,取处一针扎入宫桓脉搏处,取处银针细细察看。

    “云隐姑娘竟懂医术?”苏夫人看着她吃惊道。

    慕云栖回头轻笑,柔声道:“我只懂得经脉一点,谈不上医术。”见银针上并无异常,她心下松快不少。

    “云隐姐姐,你哥如何了?”苏浔言小声问道。

    慕云栖起身收起银针,回头笑道:“已无碍,至于为何不醒,哎....”她叹了口气。

    “原来云隐姑娘与这位公子是兄妹,难怪你与他的相貌皆如此不凡。”苏夫人真心说道。

    “夫人过誉了。”慕云栖不禁失笑,温和道。

    “云隐姐姐,你们是哪里人啊?”苏浔言挽起她的手臂道。

    慕云栖微微沉思,想了想道:“北约。”

    见她面色凝重不愿再多说,苏浔言也很识趣的不再多问。

    “我带你去看看庄园吧,我们外面好大一片梅园呢。”她言笑晏晏说道,随即拉着慕云栖往屋外走去。

    “言儿,云隐姑娘伤势未愈,你当心。”苏夫人笑睨了她一眼,眉眼间透出宠溺,随后跟在两人身后一起走出,吩咐了侍女进屋照看宫桓。

    走出山庄便可见山坡上的梅林,清风徐来,花瓣飞落于天地,满地掉落的红白花瓣,静静躺在泥土中,为这片园林添上芬芳与颜色。

    慕云栖与苏夫人静静漫步于林中,苏浔言轻快跑在前方,时不时回头一笑。

    “云隐姑娘,我有一事请教。”苏夫人小声又谨慎说道。

    慕云栖扬起一笑看去,“夫人请告知。”

    “我与夫君成亲已有十六载,可当初生下言儿后,便再不曾有过,我夫君不愿纳妾,可我一直不能为苏家延续香火。”她顿了顿又道:“我心中对苏家有愧,多年来我也私底下四处寻方,可始终.....”她摇头叹息,面上带着痛心。

    慕云栖微微惊讶,她惊讶的是苏庄主与苏夫人的伉俪情深,对未曾延续香火的夫人能做到不离不弃。可她虽有心帮衬,却实在爱莫能助。

    “夫人,我医术实在懂得太少,关于妇人之症更是从未涉及。”她歉意的摇了摇头,低下头不语。

    苏夫人轻笑道:“哎,无碍,我随口一提,云隐姑娘别太介意。”

    慕云栖苦涩摇头,不知如何作答。

    快临傍晚,慕云栖伤势未愈便回屋休憩,苏浔言硬是在她房内陪她说笑,后来直接与她歇在了同一榻上。

    半夜醒来,慕云栖失神看向身侧已睡熟的女子,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几曾何时,她也如她这般率性洒脱,无忧无虑。在未入宫前,她也是慕家千娇万宠的六小姐,有父亲有兄长疼爱,她的飞扬跋扈与任性妄为皆是由此而来,因得宠爱,故而肆无忌惮。

    后来入了宫,心知凡事再不能任由自己所想,事事谨慎,让自己磨成了如今这般小心翼翼的性子。

    可她生性中本就该是张扬跳脱的,一时的隐忍又如何能磨灭自己的心性,不过是识得实务罢了。

    房外月光从窗扇上透隙进屋,洒在房中地面,慕云栖躺在榻上望着月光照亮的地面发呆,直到月梢落下,房内一片漆黑,她才又沉沉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潜行追凶〕〔诡秘之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入戏〕〔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超品渔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