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然后和初恋结婚了〕〔驭夫有道:捡个侯〕〔重生之长姐持家〕〔反派大佬在线掉马〕〔心愿解决师〕〔末世之诱人小梨涡〕〔掌家小萌媳〕〔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君予妾意三生三世〕〔沈翘夜莫深〕〔下雪了,王爷〕〔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狂战武尊〕〔祖宗在上〕〔无敌从时空吞噬开〕〔我有一个属性板〕〔大小姐的贴身狂医〕〔近身狂婿〕〔若有情爱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20.离别在即
    天色刚刚亮起,院中侍女便已着手清扫院门积雪,原本几尺厚的积雪也融化的仅剩薄薄一层,一扫便无积雪覆盖在地。

    慕云栖起身梳洗,周身已能活动自如,比起昨日确实好了不少。她向榻上看了一眼,见苏浔言还在熟睡中,便自行出屋,随着昨日记忆来到了宫桓房内。

    宫桓双目依旧紧闭,不见醒来征兆。她坐在榻边把了把他的脉,脉象皆已正常,他身上也没有伤口,为何迟迟不醒。她不禁心中郁结不解,轻轻起身向外走去。

    不知不觉她迈步到了梅林外,里面传出一阵悠扬动听的琴音,她不自觉地漫步其中,寻着琴音而去。

    梅林亭中一人抚琴,一人落座于旁,慕云栖看着两人频频侧首相视而笑,夫人笑颜端庄,姿态优美,一旁男子深情相望,眼中全然是她的身影,仿佛再也入不了旁人。

    被风吹落的梅花飘扬掉落慕云栖眼前,她仰面看去。石亭雕檐下挂着的曼纱在寒风中飘扬,轻扬动听的琴音从亭中传到慕云栖耳中,她站在梅花盛开的树下悄然无声的看着亭内,对眼前景象羡慕至极。

    苏夫人漫不经心扫了一眼亭外,见到梅花树下的女子,她身姿纤细曼妙,面容冷若冰霜,立身在那里美的天地万物皆失色,让人难以挪开眼。

    她止住抚琴,起身看去。

    慕云栖微微点头,施施然往亭中迈去。走到亭中,她对着亭中端坐的男子深鞠一躬。

    “云隐多谢庄主的救命之恩。”她柔声道谢。

    “哈哈,云隐姑娘客气,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男子刚毅潇洒的面上笑意满面,声音爽朗。

    慕云栖扬起一笑,看向苏夫人道:“方才林外听夫人琴音柔曼,不由就走进来了,一走进便觉仿如置身清泉翠竹中,眼下虽寒冬积雪,却令人如沐春风。”她由衷赞扬道。

    苏夫人掩唇遮笑,道:“哪有云隐姑娘说的那般好,不过是闲暇之际随意弹奏罢了。”

    “你们在此叙话,我出庄了。”苏庄主起身道,说完便笑着离去。

    “夫人与庄主真令人羡慕。”慕云栖看着离去男子的背影叹道。

    “云隐姑娘日后也定会遇到待你如此的男子。”苏夫人扬了扬手,示意她坐下。

    “云隐姐姐,云隐姐姐。”苏浔言快跑入林,气喘吁吁喊道。

    苏夫人见她行为,极为不悦地睨着她。

    “你兄长醒了。”她跑进亭内,立马说道。

    慕云栖闻及,侧首对着苏夫人轻点了点头,提着裙摆快步迈出。

    苏浔言搀着她一道离去,心道她才不要留在后面被娘指教。

    一路走入房院,远远便见宫桓一身白衣立身房门,挺拔身姿英气丝毫不减,面色苍白深沉,双眸隐晦地凝视着甬道迈步而入的女子。

    “还好你醒了。”她扬起嘴角看着他,见他身形如常不由舒了口气。

    “云隐难不成希望我躺卧于榻?”他漠然问道,冷峻的面容神色凝重。

    慕云栖微微惊讶,不明他为何语气冷漠,回过神来,立马冲着身旁女子指了指道:“三哥,这位是苏小姐,那日幸得她与苏庄主相救。”

    宫桓微微蹙眉,他何时成了她三哥?不过片刻他扬起一笑,对着苏浔言拱手道:“多谢苏小姐大恩。”

    那一抹笑直直落入苏浔言心间,仿若阴霾许久的天际突然云开雾散。

    她面颊绯红,低着头不敢再看向他,小声道:“不必客气。”她说的极小声,胸口如小鹿乱撞。

    苏夫人从后面缓缓走进,嘴角微微上扬道:“公子可算醒来了,眼下可还有不适?”

    慕云栖回头道:“此乃苏夫人,庄主夫人。”

    “在下多谢夫人与庄主相救。”他再次拱手道,面上洋溢着微笑。

    苏夫人笑道:“公子不必道谢,你初醒来,若有何不适可唤大夫前来。”

    “在下已无恙。”

    “如此便好,公子刚醒,妾身便携小女离去,不多打扰了。”说完她便拉过苏浔言的手,强拉着她离去。

    她不是没见到苏浔言面上的不情愿,可一女儿家如此不懂矜持,岂不被人看了笑话。

    待两人身影从甬道上消失,宫桓转身迈步进屋,慕云栖紧随其后。

    “宫主可已大好?那日你可真是鲁莽,若不是侥幸得救,你我当真会永葬雪山下。”她走到他身侧拉过他的手腕,欲给他把脉。

    宫桓拂开她的手,扯起一抹不自然,起身背对她迈步到门框,看着屋外景物。

    他当然知晓那日自己思虑不周,当时自己若不随着她滚落山下,可以立马下山救出她,毕竟她只是被雪浪边的积雪席卷,并不是中间深厚磅礴力量,只要解救及时,应不会有大碍。

    行为上下意识的反应比他的心更真实更在意,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良久后,他问道:“你我在此几日了?”

    “听苏夫人道我昏迷了三日,再加上醒后这两日,应有五六日了。”她回忆着说道。

    “看来要及时动身了,此处不能再留。”

    “这里是一处与外界隔绝的庄园。”慕云栖走到他身侧说道。

    宫桓侧首看向她,严肃道:“你未免低估了你夫君。”

    慕云栖愣住,面容恢复往常的清冷孤傲,不置一词迈出房门离去。

    宫桓看着她快步离去的背影,按耐下涌起的不明情绪。她与自己之间,隔着永远不能抹去的仇恨,自已绝不能迷失了心。

    慕云栖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她不知自己为何生气,确如他所说,顾寒轩眼下本就算她夫君,她本就是被烙上了他的痕迹,任她如何不情愿,也不能改变她当初八抬大轿嫁入东宫之事。

    她停在院中甬道,仰面望去,天际团团乌云滚滚,迷雾般的昏沉翻涌着缓慢蔓延的阴云,令人望而生畏。想必一场冬雨将至,如何还能启程。

    “云隐姐姐。”苏浔言走到她身侧,顺着她的目光望向苍穹,随着又道:“倾盆大雨将要来了。”很难得听见她语气中带着忧伤。

    慕云栖看向她侧面,道:“苏小姐有心事?”

    “云隐姐姐叫我浔言便可。”她小声道。

    “好。”

    她挽上慕云栖的手腕,慢慢往她院落走去。她很喜欢慕云栖温文尔雅的性子,自己也很希望可以如她一般举止优雅,礼仪周全。可多年随着父亲骑马射箭,这般静若处子她是不可能练就出来了。

    豆大雨滴嗒嗒落下,将静谧院落打破,一片哗然雨滴敲打,狂风将两人裙摆吹扬起。

    “云隐姐姐,快走吧,去你院落。”她拉着慕云栖急急迈步。

    如注大雨很快落下,慕云栖立身房中窗棂边,看着从琉璃房瓦下顺势流下的雨水,心中思绪良久。

    她怎得忘了,自己对雨水有着不可言说之情,她喜欢雨水落下时静静观看,其实她自己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就是觉得安心,没由来的安心。仿若自己生于雨中,她无数次想过自己出生那日定是滂沱大雨,所以才会令她对雨天有着别样情感。

    巨雷震耳欲聋,与刷刷雨水落下之声相呼应,一阵狂风噼叭一声将窗扇吹合上,忽地又吹拉开来。

    “云隐姐姐,如此冷天,怎得在此受寒?”苏浔言欢快地从屋外走进,边走边冲着立身窗棂上的女子喊道。

    她拉起她的手往桌边走去,拿过桌上手炉递给她。

    “今日家兄醒来,想必不日便要启程离去。”慕云栖淡淡说道,优雅落座凳几上。

    苏浔言愣在原地,眼眸慢慢蓄出泪水,小声道:“云隐姐姐要走?”

    慕云栖轻笑一声,看着她道:“我与家兄本就属山庄过客,当然要走。”

    “可我舍不得姐姐,苏家山庄可养姐姐一辈子。”她走到慕云栖边上撒娇道。

    “天下无不散宴席。”她感慨道,对苏浔言的稚嫩话感到好笑。

    苏浔言凝视桌上,不知在想什么。思绪里浮想着今日甬道上,那名男子面上灿若朝阳的微笑,不禁心中充满暖意,她想留住云隐,更想留住如阳光般的那名男子。

    她突然起身,扬声道:“云隐姐姐我先走了,待会儿就不陪你午饭了。”说完便一溜烟跑出屋去,如兔子般轻盈欢快。

    慕云栖一头雾水,对她这随心所欲的行为感到无比怀念,自己曾经不就是如她一般我行我素,可那时自己从不觉自己行为有何不妥。

    任慕云栖如何也定难料到,多年后她羡慕的这名女子会为了爱那般执着,那般不顾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潜行追凶〕〔诡秘之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入戏〕〔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超品渔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