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小说〕〔负鼎〕〔都市终极魔少〕〔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未来兽世甜蜜指南〕〔枭爷又爬墙了〕〔我和太子狼狈为奸〕〔热血杀神〕〔极品天医〕〔禀报国师:夫人又〕〔第一战神〕〔重生之军工霸主〕〔筑梦维艰〕〔万古最强宗〕〔倾国策之西方有佳〕〔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凰凤栖 31.夜里相见
    夜幕笼罩了天际,华灯初上,大街上的人烟逐渐稀少。从河边拂过的风依旧带着冷意,梨花花瓣随风飘舞掉落入河水,随着河流而逝。

    街道上的商铺已在收拾着摊位,顾寒轩轻拥着慕云栖骑在骏马上,马儿踏步向前,不急不缓。

    刚回到行宫外,一名侍女匆匆迎上,低头道:“皇上,贵妃娘娘已醒来。”

    顾寒轩看向慕云栖,神色犹豫紧张。

    慕云栖扬起一笑,道:“臣妾自行回院吧。”说完便迈着轻盈的步子离去。

    转身后她的面容突地沉下来,心头不解为何辛臻怡今日便醒来。她迈着极快的步子,迅速走回小院。

    迎棠立身小院门口,见慕云栖归来,快步迎上前去,道:“小姐,不知为何,那药似乎....”

    慕云栖扬手制住了她的话,四下张望了下,道:“进屋再说。”

    房中昏黄灯光照亮满屋,慕云栖看向房中两名侍女道:“你们退下吧。”

    侍女低头退出房,迎棠上前掩上房门,转过身来面色凝重,道:“小姐,辛贵妃已醒来。”

    慕云栖立身圆木桌旁,看向被合上的房门,压低声音道:“把你放进汤药的东西给我。”

    迎棠从衣袖里拿出一包油纸包裹的小包,她接过打开,低头嗅了一下,道:“不是药的原因。”

    此药乃皓月宫专制的迷魂药,放进水里无色无味,若身上有重伤者闻进体内,也会立马陷入昏迷。

    她将药收入衣袖中,看来明日她得再去一次,将药放进辛臻怡房内。

    “皓月宫可有消息?”

    迎棠摇了摇头,道:“奴婢看似行动自由,可走出院落后隐约中总察觉身后有人盯着,不敢贸然与皓月宫通消息。”

    “你做的不错...”慕云栖看向房顶,房瓦上传来一声细微之声。

    慕云栖扬了扬下颌,挑了下眼色,示意迎棠将院落侍女引走。

    迎棠看了眼房上,点头会意,面上露出一切小心的神色。随后轻轻推门迈步,将院落侍女打发了出去。

    慕云栖落座圆木凳几,拿起桌上的茶盏倒了一杯茶水,端过茶盏饮下一口,静坐不语,等候着房梁上之人现身。

    感受到身后已有人,慕云栖起身看去。

    宫桓一脸戏谑笑看着她,目光在她周身打量。他一袭夜行衣看起来俊朗又神秘,脸上轻轻啜着一抹迷人笑意,他一步步靠近她,笑意越发强烈,似乎还夹杂着怒火。

    慕云栖步步后退,直到身子被圆桌抵住,再无退路。她不知为何对眼前男子的笑容感到一丝害怕,他看似俊逸无双的面容令她觉得透出可怕。

    “你在怕什么?”宫桓笑问道,面上神色不改,停住了逼近她的脚步。

    慕云栖吐出一口气,看向他道:“宫主夜入此地,不觉危险?”

    “你是担心泄露了行踪,会连累慕云澈出逃?”宫桓看向她面容,似笑非笑道。

    慕云栖冷笑一声,转身不语。

    “慕云澈这两日便会被换出来,直接前往锦国,你可已准备好?”他坐上凳几,将手放置在圆桌上。

    “我有何事需要准备?”慕云栖不解,回身看向他,为他倒上一盏茶水放置在他面前。

    “你不随他去锦国?”宫桓面色暗沉下来,看着面前的茶盏目光泛出淡淡的冷意,全无方才的嬉笑。

    “你让我拖住回宫行程,是为了让我也去锦国?”她面色露出吃惊。

    “你想留在顾寒轩身边?”他平静道,语气中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慕云栖低下头,失神地落座一旁凳几上,思绪中浮想起今日顾寒轩的话,心中隐隐有些不忍。

    宫桓凝视着她,看着她面上的变化,心间升起一阵怒火。

    回想起今日拱桥上那番郎情妾意的画面,羡煞了百姓,却刺痛了他的眼。他在远处阁楼上,一直看着桥上的人离去,他都未曾离去。他不知为何那刻他心底有些愤怒,有些胸口发闷。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心中那刻其实是妒火,更不愿意承认他对慕云栖,似乎有了别样情感。

    他使劲按耐下心中的想法,他怎能,怎能爱上仇人之女,白繁夕是害死他母后的人,是害得吟洛从小饱受噬骨疼痛的人。

    是的,为了吟洛,他要慕云栖前往锦国是为了救吟洛,无关情爱。他只是为了救他的同胞亲妹,才执意要带走她。

    他起伏的怒火逐渐平静下来,等着她回话。

    房内的高脚木架烛火燃起吧嗒一声响,将慕云栖的目光引了去,她盯着他身后微微摇曳的昏黄火光,轻声道:“三哥为何要去锦国?”

    “你以为除了锦国,还有何处可容下他?”宫桓勾起嘴角讥讽。

    “宫主是要三哥归顺锦国?”

    他的目光看向红木门框,缄口不言,心中不知想何。

    “宫主究竟意欲何为?”慕云栖看向他。

    “你不愿前往锦国,想留在顾寒轩身边?”他的目光与她对上,心中按下的烦闷又升起。

    “我只是不愿授人以柄,宫主救出三哥,却将他禁锢到锦国,与在北约有何区别?”她一字一句道,语气颇为不忿。

    她觉得难受不已,宫桓打的算盘她琢磨不出,只是觉得悲哀,如被人扼住喉咙般而束手无策的悲哀。

    “慕云澈是自愿前往锦国,且他不会被囚禁,他要做的想做的一切,都可以施展。”他清冷目光慢慢有所变化。

    慕云栖心里突然一跳,见他的目光由冷意慢慢泛出温柔,那是她很难抵抗的温柔,她也恨透了他那双极懂得伪装的亮眼,每次他眉眼含笑时,她便感觉自己心都沉沦进去,久久不可自拔。

    她站起身来背向他走到烛火前,不愿让自己继续沉沦,她比谁都明白,他的温柔全是刻意流露出来,与顾寒轩的情不自禁全然不同。

    “既三哥要前往锦国,便去吧。我在北约,没了他掣肘住我,便无人可挟我。”她语气波澜不惊,眼中平静。

    “慕云澈那里妥当后,宫然会来接你。”他淡淡说道,仿若未曾听见她的话。

    慕云栖蹭的一下转身,眼里迸射出怒火看着他。

    “你凭何替我决定。”她的语气扬高,带着不悦。

    宫桓负手走近她,脚步沉稳又缓慢。

    “我不希望你留在顾寒轩身边。”他口吻坚定,眼眸温柔。

    慕云栖以眼神示意她此刻的不解,道:“宫主是否干涉太多?”

    宫桓哈哈轻笑出声,盯着她道:“云隐果然铁石心肠,你我一起连生死都与共了,你却还想着弃我而去,难道留在我身边不好?”他语气温柔又轻佻,眼底泛起涟漪。

    房门外响起迎棠一声叫唤。

    “这两日妥当后,宫然会前来告知。”他挑眼向房门投去一眼,随即朝着窗棂迈步,轻快隐去了身影。

    慕云栖怔愣在原处,目光游离在窗棂上,心中因宫桓的话百转千回。

    宫桓话中之意任谁也会浮想联翩,他的意思是要她与他同去锦国,留在他身边吗?可她能信他的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行追凶〕〔我的末日女子军团〕〔诡秘之主〕〔吻安,挠心小娇妻〕〔娘娘是朵黑心莲〕〔重生嫡女:战神王〕〔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都市超强修神〕〔入戏〕〔仙墓〕〔法神之旅〕〔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最强手机系统〕〔低调大明星〕〔我真不想当圣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