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剑门小师叔〕〔羸弱的代价〕〔这个光头很危险〕〔当穿越遇到穿越〕〔诸天穿越者聊天群〕〔明日哨戒〕〔弃女药仙〕〔五魂破天〕〔史上最强炼气士〕〔令人震惊就变强〕〔天源令〕〔灭星〕〔万败帝尊〕〔庶妃惊华:一品毒〕〔灵巫浴月传〕〔超神悟道〕〔体内藏着一条龙〕〔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05章 大大的意外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紫云道人的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臭子,贫道恐怕是上辈子欠你的了,你拿根本就无用的所谓内丹功法诳骗走了贫道的五石散配方。w..这倒还罢了,你居然给贫道招来了杀身之祸,如果不是贫道有点法术的话,这回恐怕真被你给害惨了。”

    曹亮自知理亏,忙不迭的道歉道“紫云道长,真是对不住了,在下也没想到一品居的人居然会如此地丧心病狂,会对道长您下毒手,在下给您赔个不是。”

    紫云道人长叹了一声,道“其实这事也怨不得你,合该贫道命中有此一劫,罢了罢了,这紫云观贫道是住不下去了,洛阳一带也呆不住了,贫道就此云游天下,或许还有一番别的机缘也未可知。”

    既然紫云道人假死逃生,自然在洛阳一带是隐藏不住了,如果被凶手知道紫云道人还活着,肯定会二次追杀的。

    曹亮也不禁叹息,一张五石散的配方,最终逼得紫云道人不得不诈死远遁,这个结果,的确是曹亮未曾料想到的。

    “洛阳确实已非道长的容身之地了,不过道长如此重伤,至少也需得将养数月,再动身未迟。w..”

    紫云道人摆摆手,道“无妨,贫道也略通歧黄之术,此许伤,贫道并不放在眼里,紫云道观已非栈留之所,迟则生变矣。”

    曹亮想想也是,既然一品居欲置紫云道人于死地,那么紫云道人多呆在首阳山一日,便多一份风险,曹亮可不希望出了一回事的紫云道人再出事。

    曹亮从怀中掏出了几锭黄金,道“这些金子,在下本来是想做为酬谢之金送给道长的,希望可以帮道长重修一下道观,现在看来,完全用不上了,这些金子道长就做为盘缠吧,云游天下,无钱也是寸步难行。”

    这回紫云道人倒是没有拒绝,确实,离开了紫云道观,他的衣食住行都成了大问题,这些年紫云道人不理俗事醉心于求仙视金钱如粪土,到头来真是一贫如洗。

    “算你子有点良心,”紫云道人也不矫情,顺手接过金子来,“贫道云游天下,没点盘缠还真不行。你给贫道的内丹法全然不管用,贫道还得购买药石,重炼丹药才行。”

    曹亮真的无语了,这牛鼻子还真是死性不改,都被人追杀要跑路了,居然还念念不忘修仙之道,他忙道“紫云道长,外丹法有百害无一益,内丹法虽然并不能真正的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但长期修炼,却可以强身健体,益寿延年,我劝道长还是放弃外丹法,专修内丹法吧。”

    紫云道人斜睨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又来忽悠贫道了,这回贫道什么也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曹亮道“在下绝无欺瞒道长之处,外丹法道长修炼多年,成与不成,道长心里自然比谁都有数,在下真的不希望道长继续地误入歧途……”

    紫云道人呵呵一笑,挥手打断了曹亮的话“贫道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此番种种,还需要你来提醒么?”

    曹亮笑了笑,也就不再言语了。

    紫云道人道“哎,子,你们得以相遇,乃是一种缘份,临别之时,贫道提醒你一句,千万要心那个姓柏的女人,她从贫道这儿拿走的那份配方,不过是贫道几年前研制的配方,里面没有添加三分三,远不比上给你的那个配方。那女人配不出最好的五石散,将来只怕会去找你的麻烦。”

    曹亮愣了一下,姓柏的女人,紫云道人难道的是一品居的那个紫衣贵妇么?她姓柏,好生僻的姓氏啊。

    攸然之间,曹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等等……你她姓柏,那么她便是司马懿的如夫人柏灵筠了?”

    “你居然不知道她的身份?”紫云道人有些好奇地看着曹亮,随即恍然道“也难怪,柏夫人一直潜藏在幕后,当年若非贫道曾应邀前往司马府,也断然不会识得柏夫人。”

    曹亮半张了嘴,惊愕地无以加复,他绝对没有想到,那个神秘的紫衣女子就是司马懿的妾柏灵筠。

    原来一品居的幕后老板,居然就是司马懿这个**oss啊!

    不过想想也就不奇怪了,司马懿阴养死士三千人,那绝对是一笔不可估量的开支,死士可不是家奴,更不是可以产生经济效益的佃户,供养一个死士的开支,甚至是数倍于禁军士兵。

    士为知己者死,能称得上死士的人,那个个都是赤胆忠心,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主人献上生命。

    培养死士,除了要对其进行洗脑之外,疯狂地往里面砸钱,是必须的首要的条件,没有好的待遇条件,就能让人心甘情愿地慷然赴死,那是不可能的事。冯援客孟尝君的时候,还要求食有鱼、出有车,居有家,想让人死士为之卖命,金钱的投资是必不可少的。

    司马懿爵封舞阳侯,食舞阳、昆阳二县,优厚的俸禄在整个曹魏也是无人能及的。但俸禄再多,充其量也只能让司马懿一家老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如果去养活三千死士的话,恐怕连个零头都不够。

    曹亮一直比较疑惑司马懿是怎么处理这事的,难道他是把国库的钱贪为己用吗?不过想想也不可能,以司马懿低调隐忍的作风,断不会行如此险棋,军队和国库的钱粮那都是有数的,一旦东窗事发,司马懿半生的心血必将是毁于一旦,这种蠢事,谨慎持重的司马懿肯定是不会干的。

    原来司马懿的生财之道就是一品居,什么经商乃是贱业,商人乃是贱民,司马懿为了捞钱去阴养死士,才不会愚蠢的做如此之想,什么办法来钱快,什么办法来钱多,司马懿就做什么。

    柏灵筠是一品居幕后的话事人,将一品居打理地井井有条,司马家正是有了这么一个钱袋子,才得以源源不断地供给那支死士军队,为司马家培养谋反的本钱。

    曹亮因为经营五石散才和一品居杠上了,没想到竟然会牵出司马家来,实在是一个大大的意外!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独宠民国:这个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