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剑门小师叔〕〔羸弱的代价〕〔这个光头很危险〕〔当穿越遇到穿越〕〔诸天穿越者聊天群〕〔明日哨戒〕〔弃女药仙〕〔五魂破天〕〔史上最强炼气士〕〔令人震惊就变强〕〔天源令〕〔灭星〕〔万败帝尊〕〔庶妃惊华:一品毒〕〔灵巫浴月传〕〔超神悟道〕〔体内藏着一条龙〕〔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07章 赴宴
    羊祜的来访,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想想当初在北邙山时羊祜对曹亮是恨意滔天,恨不得生啖其肉,把曹亮撕碎了的心都有。

    不过曹亮还是相信羊祜最终还是会听信羊徽瑜的解释的,再怎么,他们也是亲姐弟,羊徽瑜的话容不得他不信。

    所以羊祜的到来曹亮没有太过惊讶,不过羊祜这个时候前来拜访,却让曹亮有些纳闷,究竟是所为何事?

    羊祜拜访的时候正巧曹亮不在,羊祜也没有久留,而是留下了一封请柬,邀请曹亮明日午时到仙客来酒楼赴约,他亲自在仙客来设宴,宴请曹亮,同时告诉阿福,务必请曹亮一定光临。

    象羊祜这样将来威震天下的名将,当然是曹亮的结交对象,就算这种顶尖的人才不为自己所用,也断然不能让他成为司马家的爪牙。

    不用,也肯定是羊徽瑜服了羊祜,所以羊祜才会主动地示好,来宴请曹亮。

    有人请客吃饭,曹亮当然不会拒绝,他也准备趁着这一次的机会,好好地和羊祜亲近亲近,当初之所以舍身去救羊徽瑜,一多半的原因还不就是想拉近和羊祜的关系么。

    可惜事与愿违,当时的局面既危急又混乱,许多情况与曹亮的初衷是大相径庭的,完全脱离了曹亮的掌控,至于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也曹亮所无法预料到的。

    这次羊祜主动地来拜访并宴请曹亮,无疑是一个示好的信号,曹亮当然是欣然前往。

    仙客来就在一品居的隔壁,曹亮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上次在一品居偶遇裴秀,裴秀就曾在仙客来请曹亮吃过饭。

    午时左右,曹亮刚赶到仙客来的门口,羊祜就已经迎候在这儿了,彬彬有礼,态度谦恭,简直和上次相见之时判若两人。

    进入预定好的包房,羊祜态度诚恳地给曹亮深揖一礼,道“曹兄,上次的事,祜多有得罪,今日在此设宴,就是特意地向曹兄赔罪的,还望曹兄大人大量,原谅祜的冒失无礼。”

    曹亮呵呵一笑,道“羊兄客气了,这么一点事早就翻篇了,羊兄又何须挂在心上。”

    羊祜大喜,亲自为曹亮满斟一杯酒,敬道“曹兄如此雅量,让弟是钦佩不已。这一杯酒,权做陪罪,请曹兄满饮此杯。”

    仙客来的酒,自然是整个洛阳城最上等的酒,酒香醇厚,甘绵适口。w..

    一般普通人家饮用的酒都是米酒,酒液浑浊,而仙客来的酒,酒液清澈见底,与后世的白酒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很显然,这便是蒸馏过的酒。蒸馏酒起源于何时,一直是史学间众纷坛的的难题,不过从出土的东汉青铜蒸馏器上看,应当在汉代末年的时候,蒸馏酒就已经问世了。

    曹操曾下达过禁酒令,但阳奉阴违的人很多,人们在私底下称清酒为圣人,浊酒为贤人,而这个清酒,指的就是蒸馏酒。

    不过清酒价格昂贵,十倍于浊酒都不止,一般寻常人都是喝不起的,只有那些达官贵人,名流士子,才会常饮清酒。

    服用五石散之后,要喝热酒温酒来行散,劣质的酒往往是致命的,必须要喝好酒才行,所以清酒几乎成为了五石散的标配。

    羊祜虽然出身于泰山羊家这一大族,但父亲过世的早,家道中落,靠着几亩田产,勉强地维持一个温饱而已,如同裴秀那般出手就能买下价值四十万的宝剑,搁在羊祜这儿,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

    为了表示诚意,羊祜才特意地选了洛阳城最为高档的酒楼仙客来,其实这里不菲的价格已经让羊祜是肉痛不已了。

    曹亮倒是没有什么局促不安的地方,当初和裴秀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曹亮还有些惊异,但时隔不久,曹亮已经是腰缠万贯的主儿了,有钱就是腰杆倍硬,底气十足。

    曹亮从容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相对于后世常饮的白酒,这个时代的清酒度数还是低了一些,不过入口绵软,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羊祜很快地再次举杯,道“这第二杯酒,弟谢过曹兄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曹兄舍身仗义相救,家姊恐怕已经是身遭不测了。曹兄如此义薄云天,弟却是如此无礼之至,惭愧惭愧啊。”

    曹亮淡然一笑道“路见不平,拨刀相助,换作是羊兄,想必也不会袖手旁观吧?”

    羊祜诚恳地道“曹兄高风亮节,当为我辈楷模。”

    曹亮呵呵笑道“羊兄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你我虽然不是一见如故,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今后你我以兄弟相称如何?”

    羊祜大喜道“求之不得,那这第三杯酒,便贺我们的手足之谊。”

    曹亮暗暗发笑,自己才真是求之不得呢,别看现在羊祜只是白身,并无官职,但将来可是大放异彩的一代名将,现在自己有机会能和他结交,也算是不枉当时舍身救羊徽瑜一回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推杯换盏,喝得是酒鼾耳热。

    羊祜虽然看起来极尽殷勤,又是倒酒,又是挟菜,热情的很,但曹亮好歹也是酒场上混过来的角色,酒精(久经)锻炼,又焉能看不出羊祜那闪烁不定的眼神。

    不用,这里面肯定有事!

    要北邙山的事已经是有些时日了,羊徽瑜回家之后,自然不可能不把实情告诉羊祜,羊祜道歉也罢,感谢也罢,应该不会拖上这么长时间吧?

    究竟是什么事会让羊祜这样大费周章地设宴款待呢,曹亮边喝着酒,边暗暗地思。

    距离羊徽瑜的大婚之期已经是没有多长时间了,羊家这个时候应该是张灯结彩,准备嫁女才是,羊祜在这个时候突然有闲情逸致来请客,本身就是有很大的问题。

    宴无好宴,搞不好,很可能是一场鸿门宴也不定啊!

    就算不是鸿门宴,看羊祜闪烁不定的眼神,绝对是另有文章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独宠民国:这个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