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王在都市〕〔皇叔宠妃悠着点〕〔清穿之贵妃有喜了〕〔一胎二宝:总裁的〕〔神医如倾〕〔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国民CP:甜饼夫妇〕〔逃婚王妃很逍遥〕〔将军,你家娘子又〕〔穿越之不想做主角〕〔青枝的佛系种田系〕〔我的萌妃是大佬〕〔王妃她每天都想被〕〔魔法种族大穿越〕〔电子厂里开始的爱〕〔岁月芳华〕〔凤落西秦〕〔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爷是病娇,得宠着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09章 人约黄昏后
    虽然曹亮可以假借拜会羊祜的名义前往羊府,但之前他和羊徽瑜的绯闻已经传得是沸沸扬扬了,如果此时曹亮前往羊府的话,只能让人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再加上大婚之期临近,这么敏感的时候去羊府,曹亮不是自己找抽么?

    羊祜见曹亮答应了,不禁是喜出望外,连声道“好好好,子明兄所虑极是,这样吧,今日酉时,濯龙园相见,如何?”

    曹亮已经是无力吐槽了,酉时已经是临近黄昏了,这特么的不是人约黄昏吗,羊祜啊羊祜,有你这么上心的给你姐找幽会情人的吗?

    如果被司马师知道背后是你搞的鬼,看他不收拾你才怪。

    不过貌似历史上做舅子的羊祜也没沾他大姐夫的当,羊祜发迹的时候,司马师已经挂了,司马昭主政的时候,羊祜也一直声名不显,直到司马炎纂魏立晋之后,羊祜才得以牧守荆州,位列三公。

    曹亮点点头,算是应允,羊祜难掩兴奋之色,起身对着曹亮长揖一礼,道“多谢子亮兄,弟这便先行回去,准备准备,酉时濯龙园,我们不见不散。”

    罢,拱手告辞而去。

    曹亮暗暗发笑,这个羊祜,还真是一个急性子,现在距离酉时还差了好几个时辰,急什么急。

    不对,这子怎么没付帐就走了?曹亮这时才幡然而悟,羊祜急匆匆而去,连帐都忘了付了,好的他请客,到头来居然曹亮自己得花钱。

    曹亮摇头苦笑了一下,不过好在曹亮现在压根儿就不差钱,他伸手叫过伙计来,把酒菜钱给结了,而后离开了仙客来。

    方布一直守候在包房的门外,见曹亮出来便一声不吭地跟在身后,相继离去。

    羊祜确实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兴奋之余,把这茬给忘了,他急匆匆地往家里赶,盘算着怎么才能让羊徽瑜去濯龙园。

    毕竟羊徽瑜自从回家之后,便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羊祜又不能直接约好曹亮的事,想劝羊徽瑜出门,还得另想办法才行。

    刚进家门,就瞧见他二叔羊眈正从里面出来,迈着四方步,神情严肃,嘴里似乎在着什么,母亲蔡氏在侧相陪,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羊祜皱了皱眉头,叔父羊眈官居九卿,担任太常之职,在朝中也算是地位不低的高官,羊徽瑜的这桩婚事,便是羊眈做的主。w..

    羊眈表面上口口声声为了羊微瑜好,但其真实的用意,却是为了攀附司马家,现在司马懿官居太傅,身为辅政顾命大臣,是朝中仅次于曹爽的二号人物,权势赫赫,羊眈意图用联姻的方法,交好司马家,进行政治投资,这一点,羊祜又怎么会不清楚。

    达官显贵之间的婚姻,几乎没有不掺杂政治利益的,这一点羊祜倒是可以理解,但他不能理解的是,司马师摆明了是一个坑,前两任妻子,不是被害就是被弃,下场都极惨,羊徽瑜嫁过去,能幸福吗?

    羊徽瑜明显地对这桩婚事是抱着抵触情绪的,羊祜知道,姊姊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年过二十了还待字闺中。

    羊祜清楚的记得,自打姊妹姊妹及笄之后,那些名门士家遣来的媒人,几乎要把他们家的门槛给踏破了,但无一例外地被姊姊给拒绝了。

    那时母亲蔡氏每次都会同羊徽瑜商议,而这一次,羊眈根本就没有去听羊徽瑜的意见,仅仅只是支会了蔡氏一声,就算把这桩婚事给订下了。

    “嫂子,女孩子家的婚事,须得由我们家长来作主,她们年幼尚轻,懂得什么利害,这司马家的大公子不但丰采非凡,而且官居三品,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徽瑜嫁过去,那便是司马家的长媳,如再生个长孙,地位何等尊崇。这事已然确定了,嫂子也需得多劝劝徽瑜,可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羊祜依稀地听到羊眈的话。

    蔡氏恭声地道“听凭三叔安排便是。”

    羊眈满意地点点头,看了羊祜一眼,道“噢,叔子回来了。”

    羊祜虽不情愿,但该有的礼数可不能缺了,他长揖一礼道“拜见叔父。”

    羊眈似乎很满意羊祜的态度,拈须微微一笑道“孺子可教也,你姊妹姊能有你这一半的省心,就好了。”

    羊祜没有吭气,只是垂首侍立,仿费在聆听羊眈的教诲。

    羊眈又了几句,不过内容离不开这桩婚事,叮咛了蔡氏几句,而后才扬长而去。

    羊祜脸色稍缓了一些,对母亲道“娘,三叔此来作甚?”

    蔡氏轻轻叹了一声道“你三叔过来不是安排二十六你姊姊出阁之事么,听闻你姊姊的态度,不愿多了几句。”

    羊祜不满地道“他们攀权附贵,却要牺牲我姊姊,是何道理?”

    蔡氏摇头道“你父亲去世的早,这个家也多亏你伯父和三叔照应着,徽瑜的婚事,他们做主也是应当应份的,你回头去劝劝你姊姊,司马大公子的条件也是不错的很了,让她莫要再挑剔了。”

    女大不中留,羊徽瑜都二十一了,早过了嫁人的黄金年龄了,祭氏为了她的终身大事,也是操碎了心。

    羊祜只是敷衍地应了一声,他当然清楚,没有父亲支撑的这个家,母亲是很难强势起来的,姊姊的婚姻大事,就这么地让他们草率地决定了,这无疑是姊姊最大的悲哀了。

    羊祜径直地赶往了后堂,来到了羊徽瑜的闺房。

    门是半掩的,羊祜来得惯熟了,也没有什么避讳之处,连门都未曾敲一下,直接便是推门而入,大声地喊了一句“姊——”

    羊徽瑜直怔怔地坐在铜镜之前发着呆,目光迷茫,花容憔悴,一张瓜子脸瘦得颧骨都明显地突了起来,那双明媚的大眼睛愈发显然更大了,听得羊祜进来,她亦是木无表情,只是淡漠地了一句“叔子回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仙墓〕〔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穿越东京当火影〕〔潜行追凶〕〔驱魔禁书教典〕〔婚不可测:腹黑总〕〔无敌传人〕〔月落屋梁〕〔疯狂余生〕〔韩娱之我为搞笑狂〕〔霍夫人是个小哭包〕〔这个男星有点帅〕〔乡野医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