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剑门小师叔〕〔羸弱的代价〕〔这个光头很危险〕〔当穿越遇到穿越〕〔诸天穿越者聊天群〕〔明日哨戒〕〔弃女药仙〕〔五魂破天〕〔史上最强炼气士〕〔令人震惊就变强〕〔天源令〕〔灭星〕〔万败帝尊〕〔庶妃惊华:一品毒〕〔灵巫浴月传〕〔超神悟道〕〔体内藏着一条龙〕〔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10章 濯龙园
    没等羊祜回应,她便又将目光移回到了铜镜之上,神情依然是那般的落寞消沉,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w..

    羊祜心情莫名的沉重起来,记得姊姊以前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明艳动人,而如今,因为这一桩婚事,她仿佛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有欢言笑语。

    看着她一天天的消沉下去,羊祜莫名的心痛,他很想帮姊姊做点什么,可是以他现在的地位和身份,真的无力去改变什么。

    所以羊祜才会主动地去找曹亮,想让曹亮出面来解决这事。

    毕竟经历了北邙山的风波之后,曹亮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虽然羊祜也无法肯定曹亮一定就能帮到姊姊,但好歹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不过曹亮留给羊祜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在这世上,敢正面怼司马家的人并没有几个,至少曹亮也能算得上一个。

    羊祜没敢跟羊徽瑜实话实,但如何骗她去濯龙园,羊祜还是得想个办法才行。

    “姊,你总这么闷在家里多不好,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今天下午濯龙园有个游园会,去那儿散散心如何?”

    羊徽瑜愁眉未展,轻轻地摇摇头道“你自己去吧,我没心情。”

    羊祜为之语塞,这次安排姊姊和曹亮见面,他是煞费苦心,好不容易才动了曹亮,姊姊这边又掉了链子,怎么让他不心急。

    羊祜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道“阿姊,其实今天是我想请你帮忙的,事关弟弟的终身大事,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呀。”

    羊徽瑜这才回过神来,道“什么终身大事,又要我帮什么忙?”

    羊祜讪讪地道“是这样的,前几日在陈留太守夏侯威府上,夏侯太守与我相谈甚娱,主动地提出将他兄长征西护军夏侯霸的女儿许配给我,我不好拒绝,只好推托须得家里人商量再行答复。”

    羊徽瑜脸上微微露出一点笑意,道“这可是好事呀,听夏侯护军之女美而贤,叔子你若能娶她,诚为幸事。”

    羊祜撇了撇嘴,道“道听途的事多半是不靠谱的,夏侯家的姐,我又没有亲眼见过,不定长得跟母夜叉似的呢。听她今天下午会去游园会,所以我才想请姊姊出面,偷瞧她几眼,给弟弟我把把关,如果姊姊你相看的上,回头我便应允了夏侯太守,如果姊姊看不上,我也好回绝了人家。w..”

    羊祜为了忽悠羊徽瑜出门,确实也是够拼的,不过夏侯威许亲之事,倒不是假的,夏侯威见羊祜不但仪表不俗而且谈吐不凡,认为将来他必成大器,所以力主将其侄女许配给羊祜。

    不过夏侯姐去濯龙园的事,却是子虚无有的,完全是羊祜编出来的,唯有这样,才能让羊徽瑜产生出门的念头,否则的话,你就算是找来八匹马,也未必能拉得动她。

    羊徽瑜自己的事情还烦着呢,可弟弟的终身大事毕竟也是事关羊家荣辱兴衰的大事,她只好是点头应允了。

    汉魏时代,男女礼教大防并没有象后代那么严格,总的风俗还是比较开放的,在京师洛阳,时常会有一些游园会,让男女青年有相识的机会。

    所以羊徽瑜并没有对羊祜的话产生什么怀疑,反而是有些期许起来,她也很想见见自己未来的弟媳究竟是什么模样。

    羊祜见姊姊答应了,暗自欣喜不已,当下立刻去准备,和曹亮是约在酉时的,不过羊祜决定早点动身,在申时前后,便赶到濯龙园。

    羊徽瑜梳洗了一番,画了一个淡妆容,又换了一身衣服,吃过午饭之后,临近申时,便同羊祜一道乘车,前往濯龙园。

    濯龙园是汉代的皇家园林,董卓之乱时同洛阳城一道毁于战火,后来曹魏立都于洛阳,大肆重建重修,濯龙园虽然恢复了大部的景观,但由于其并不在洛阳皇宫的范围之内,所以不再是只供皇帝游玩的御花园,而成为了众多青年士子名流们的集会游玩之地。

    濯龙园虽然没有明文禁止普通平民百姓入内,但那儿的景致怡人,进场的价格已然不菲,普通的老百姓衣食都很困难,又怎么要能会有闲钱来游山玩水,所以能进入濯龙园的,大多是士家子弟的青年男女。

    濯龙园的游园会,逢七举行,每月的初七、十七、二十七,许多的士子才女,便会聚集于此,品诗论道,谈玄经,饮酒赋诗,曲水流觞,当然也不外乎心仪的青年男女,暗诉衷情,幽会往来。

    羊祜和羊徽瑜到达濯龙园的时候,已是申时三刻,日影斜西,濯龙园内大部分的游客已经是尽兴而归了,所以诺大的濯龙园反倒显得有些空旷。

    羊徽瑜似乎并不愿意去凑热闹,下了车后,只在人少的地方停留,毕竟这里难免会遇到一些熟人,生出些尴尬来

    “你和夏侯姐约在何处见面的?”羊徽瑜看到濯龙园之中往来的多为士子,并不见有几个女眷,不禁是心生疑虑地道。

    羊祜搔搔头,四处观望着,道“夏侯太守好了是在濯龙园的,奇怪,怎么没有瞧见呢?”

    羊徽瑜问道“那夏侯太守告诉你是在那个时辰的吗?”

    羊祜摇头道“这个还真不清楚,或许夏侯太守了,我记不大清。”

    羊徽瑜又气又好笑地道“你真是个糊涂鬼,连几时都不确定,就和人约来此处,不定夏侯姐等你多时未果,负气而回了,我看你这门亲事,八成要吹的。”

    羊祜见没有露馅,暗暗吃了颗定心丸,笑道“姻缘天定,是我的跑不了,不是我的,求也求不来,今日没见着夏侯姐,只能我们的缘份未到,那些便罢了。”

    羊徽瑜道“既如此,那我们便回吧,呆在此处,徒留无益。”

    一听羊徽瑜要打道回府,羊祜连忙阻拦道“别呀,姊,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正好可以散散心,这濯龙园风景正好,你随处走走,不定心情也会好起来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独宠民国:这个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