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剑门小师叔〕〔羸弱的代价〕〔这个光头很危险〕〔当穿越遇到穿越〕〔诸天穿越者聊天群〕〔明日哨戒〕〔弃女药仙〕〔五魂破天〕〔史上最强炼气士〕〔令人震惊就变强〕〔天源令〕〔灭星〕〔万败帝尊〕〔庶妃惊华:一品毒〕〔灵巫浴月传〕〔超神悟道〕〔体内藏着一条龙〕〔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11章 幽会
    羊徽瑜无可不可地应了一句,漫无目的地在濯龙园闲逛起来。w..

    暮春时节天气已经变得炎热起来,这个季节的濯龙园,景致无疑是最美的,柳荫成行,遮阳蔽日,已经不再是二月春风刚刚裁出来的绿丝绦了,各式的花卉争奇斗艳,试图在退出春日的舞台前,吐尽最后的芳华,曲水流转,清澈透底,那些锦鳞在水中欢快地嬉戏着,荡起无数的涟漪。

    春天可能是属于很多人的,但绝对不会属于羊徽瑜。

    那怕置身于这个五彩缤纷姹紫嫣红的环境中,她的心境除了灰色,再无别的什么颜色了。

    这一段时间,羊徽瑜一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她甚至感受不到春天来了春天又去了,或许她的生命之中再也没有了春天这个概念。

    她一直低头而行,目光大多数盯着自己的脚尖,也不知道她是刻意地去回避面对这个世界,还是尽可能避免自己踩到那些草花。

    这个时候,她的前面忽然地出现一条人影,羊徽瑜自然没有注意到,径直向前,顿时便撞了一个满怀。

    “哎哟!”羊徽瑜吃了一惊,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但还没有等她栽倒,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经将她给扶住了。w..

    羊徽瑜满面羞红,连忙赔不是“抱歉,真的很抱歉……咦,怎么是你?”

    跟在她的一旁的羊祜可看的真切,曹亮故意地站在了羊徽的前进路线上,低着头走路的羊徽瑜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前面有人,撞个满怀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玛德,这子也太坏了,这种便宜也要占,软玉温香满抱怀,不占便宜能死吗?

    羊祜悻悻然地想着,不过曹亮可是他“请”来的,就算是曹亮故意地来占点便宜他也不能什么。羊祜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失声道“这么巧啊,曹公子,你也来游园的么?”

    曹亮如玉树临风而立,含笑着道“是啊,春风十里,美景无限,如何不让人流连驻足,贵姊弟难道不一样也是踏青赏春而来的么?”

    羊徽瑜秀眉微颦,她可不是来游什么园赏什么春的,如果不是为了羊祜相亲之事,她压根儿就不会出门,可这事又怎么能和曹亮得出口,故而踌躇未言。

    倒是羊祜机敏地道“那是当然,濯龙园美景当前,恰是踏春最好时节,闲来无事,正好出来走走。”

    同时他向曹亮挤挤了眼,暗示道,老兄,该你上场表演了。

    曹亮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很随意地道“相请不如偶遇,我们同行如何?”

    羊徽瑜犹豫了一下,毕竟自己有婚约在身,而且马上就要过门了,和陌生的男子一同悠游,似乎不太妥当吧。

    不过曹亮似乎算不上“陌生人”吧?

    还没等她出口拒绝,羊祜已经是抢先地道“好啊,想必曹公子也是濯龙园的常客,正好给我们指引一下路径。”

    曹亮含笑着道“乐意效劳。”

    羊徽瑜也就没有再开口了,虽然相行不便,但好歹其中有羊祜在,三人行倒也不算是尴尬,如果只有她和曹亮两个人,那却是万万不能的。

    濯龙园有一个很大的池子,叫做濯龙池,所有园林景致都是围绕着濯龙池而建的,竹林静谧,曲水环绕,亭台楼榭,别具一格。

    此时日落西山,霞光满天,火红的夕阳映照在翠绿的竹林之中,更增添了几分幽静与雅致。

    这个时候,濯龙园的游人已经是稀稀疏疏了,而曹亮则是刻意地把羊徽瑜往僻静之处带,行至一处竹间凉亭,这里已经是空寂无人。

    羊徽瑜还是一如既往地低着头走路,一路之上始终是默然无言,踏足到这片竹林之中,她感觉到寒意来袭,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发现羊祜早已没了身影。

    她有些慌乱地道“叔子呢?”

    曹亮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注意“噢,可能是看到心仪的姑娘了吧,我也没注意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如果羊祜在场,羊徽瑜或许还能平静一些,但此刻只有她和曹亮二人,而且这里空寂无人,她的心莫名的怦怦乱跳,脸色也变得一片绯红。

    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来曹亮独处,但在北邙山的时候,那开启的是被动模式,生死危于一线,谁还会去在乎那个。

    但这里不同,濯龙园安静清雅,倒更象是男女幽会的场所,此刻如果被人给看到了,羊徽瑜那就是百口莫辩。

    “那我们还是回去吧。”羊徽瑜拧身便欲走。

    曹亮伸手一拦,道“羊姐莫急,我还有些话想要跟你。”

    羊徽瑜心如撞鹿一般地怦怦跳个不停,曹亮出人意料的举动把她给吓住了,这里空寂无人,如果曹亮真要是做一些不轨的事情,那她一个弱女子,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坦白的,羊徽瑜对曹亮还是有着很大的好感的,最起码北邙山上,曹亮挺身而出,舍身相救,光是这一份恩情,也足够羊徽瑜铭记一生了。

    但恩情归恩情,并不意味着曹亮可以对她乱来,从本质上来讲,羊徽瑜并不是一个随意的女人,她是有着自己严格的道德底线的,任何逾越底线的行为,她都是不可接受的。

    而现在曹亮的行为,显然已经超出了她可以容忍的最大限度。

    先前在北邙山的时候,曹亮事实已经是侵犯过她的,不过那个时候情势所迫,羊徽瑜也不会追究什么,但不能是有了一就会有二,如果此刻曹亮对她有所不轨的话,那么她肯定是不会原谅他的。

    实话,与曹亮只有一面之缘,羊徽瑜对曹亮的人品并不是那么的了解,也不会看在他的救命之恩的份上,就无条件地去相信他,京城里那些纨绔放荡的世家公子,她可见的多了。

    一个女人,想寻找的是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良人,而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羊徽瑜面如寒霜,冷冷地道“曹公子,请你自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独宠民国:这个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