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剑门小师叔〕〔羸弱的代价〕〔这个光头很危险〕〔当穿越遇到穿越〕〔诸天穿越者聊天群〕〔明日哨戒〕〔弃女药仙〕〔五魂破天〕〔史上最强炼气士〕〔令人震惊就变强〕〔天源令〕〔灭星〕〔万败帝尊〕〔庶妃惊华:一品毒〕〔灵巫浴月传〕〔超神悟道〕〔体内藏着一条龙〕〔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12章 表白
    曹亮感觉羊徽瑜有些误会自己了,不过,在这种天色昏暗幽静无人的角落,拦下一位单身的女人,想让人不误会还真难。w..

    曹亮轻咳了一声,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讪讪地道“羊姐,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轻薄你的意思,我只是有些话想跟你。”

    羊徽瑜神色缓和了一些,默默地看着曹亮,没有开口,也没走,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曹亮本来已经打好了腹稿,但真正面对羊徽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准备的那些辞似乎难以启口,索性他具实道来“羊姐,其实今天我本不想来,是令弟强拉我来的,他知道你这段时间心情不好,特地地让我来开解一番。”

    羊徽瑜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觉得羊祜行事鬼鬼崇崇的,原来是这么一个情况,别人是坑爹,羊祜倒好,连姊都坑上了,看今天回去不收拾他才怪。

    这是羊徽瑜心里的想法,她在曹亮的面前,可不曾流露出一丝一毫来,听到曹亮的辩解,她心里虽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但却难掩微感失望的情绪,淡淡地道“我一直以为曹公子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今日却为何如此盲从,其实你今天压根就不该来,我的心结,又岂是你能解开的?”

    曹亮自嘲地道“是啊,我确是不该来,我也不是什么心理医生,并没有什么能力去解决你的心理问题,但我真的不忍心拒绝你弟弟的肯求,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儿,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w..他不忍心看你伤心憔悴郁郁不乐的模样,为了让你能振作起来,他绞尽脑汁,就连这么笨的办法都想了,所以,你有一个好弟弟,真的!”

    羊徽瑜默然了,这些日子来,她日渐消沉心如死灰,羊祜是真正最着急的人,想尽一切办法来哄她开心,这一切羊徽瑜自然也看在眼里的,也感激羊祜为她所做的一切。

    但哀莫大于心死,一个心都死了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笑容?

    曹亮缓缓地道“羊姐,其实你根本就不必那么的悲观,虽然自已的婚姻自己并不能做主,但是你也可以尝试地来接受它,或许你会发现,一切都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糟糕,甚至有可能会超过你的预期。”

    羊徽瑜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曹亮,虽然她的神情依然是那般凄怨,但眸光却是宛如秋水寒潭般清澈透亮。

    “你真得希望我嫁给司马师吗?”她声音平静,似乎不带丝毫的波澜。

    但这句话,却把曹亮给问住了,让她嫁给司马师,曹亮当然是不希望的,不管是从个人角度还是利害关系上,曹亮都不会希望这么一颗水灵灵的白菜就让什么给拱了。

    但曹亮能直接回答不希望吗?

    显然是不能的,因为这个时代可不是曹亮穿越前的那个时代,如果在后世,羊徽瑜不想嫁给司马师的话,恐怕任何人都强迫不了她。

    甚至曹亮可以直接去撩她,那怕从婚礼上把她抢走,都没有任何问题。

    可这个年代,曹亮却有一种沧桑的无力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能把一个女人的一生给决定了,不管她同意与否,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想要翻盘,试比登天。

    就算曹亮一句不希望,也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

    既然徒无益,曹亮当然不会去,他只有选择了沉默。

    羊徽瑜似乎并不关心曹亮的答案,惨然地一笑,幽幽地道“其实,当日上北邙山祭拜父亲,我已经准备认命了,准备在父亲的坟前哭诉一场,然后回去平平静静地准备嫁人。但我没想到会遇到你,更没想到会发生那么多的事,就如同一匹白练,顷刻间浸染了无数的颜料,再也无法抹去了。”

    曹亮愣住了,羊徽瑜虽然的比较隐晦,但曹亮不是傻子,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她话语中的言外之意,确切的,就算是她的表白,只是这表白来得是那么地突然,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虽然曹亮觉得那种一见钟情的好事不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但之前在北邙山所经历过的一切,同过生死,共过患难,一个娇弱的女子,在那种环境中,是很容易对所依赖的男人产生情愫的。

    也许在羊徽瑜的心中,天大地大,都无她的容身之所,只有曹亮那有力的臂弯,才给了她些许的温暖。

    女人是坚强的,有时候她们会心如铁石,甚至是不惧生死。

    但女人同样是脆弱的,她们也希望得到呵护,得到关爱。

    羊徽瑜原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么的注定了,在一潭死水中度过自己平淡的一生,但遇到曹亮,却让她灰暗的人生突然地擦出了一抹亮光。

    虽然连羊徽瑜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再想回到那种平静无波的状况,已经是不可能了。

    但羊徽瑜更知道,这份爱是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只能是给她带来更大的伤害和痛苦,如果今天不是被羊祜骗到这里来,她只会将这份心事压到心底,永远都不会对旁人提及。

    可是再次遇到曹亮之后,她却无法淡定下来了,所有的情感如同决堤的洪水那样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她先前一直纠结着与不,现在出来之后,反倒是无比的轻松。

    曹亮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什么好了“羊姐,我真不知道……”

    羊徽瑜淡然地一笑道“没什么,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谢谢你肯听我了这么多的话,我也可以卸去心里的包袱了,此生再也没有什么牵挂了。好了,该的话也完了,告辞了,也许我们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罢,羊徽瑜飘然而去,款款如凌波仙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独宠民国:这个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