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剑门小师叔〕〔羸弱的代价〕〔这个光头很危险〕〔当穿越遇到穿越〕〔诸天穿越者聊天群〕〔明日哨戒〕〔弃女药仙〕〔五魂破天〕〔史上最强炼气士〕〔令人震惊就变强〕〔天源令〕〔灭星〕〔万败帝尊〕〔庶妃惊华:一品毒〕〔灵巫浴月传〕〔超神悟道〕〔体内藏着一条龙〕〔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40章 贺礼
    “你知道某是谁吗?”夏侯玄冷声地质问着门口的管事。w..

    管事的汗如浆出,点头哈腰地道“知道,知道,您是夏侯舅爷。”

    夏侯玄冷傲地道“既然识得某是谁,还不快点滚蛋,把路让开!”

    管事的迟疑道“夏侯舅爷,您没有请柬,暂时不能进去,容的回去禀报一声,你稍候一下如何?”

    夏侯玄怒喝道“你一个狗奴才,也敢挡某的驾,真是不知死活!是不是看我妹妹死了,连一只看守狗都敢乱咬人了?”

    管事的一脸苦逼相,他今天负责在这儿把门,事先得到过吩咐,没有在请客名单上的客人,一律是不得入内的,虽然夏侯玄是司马师的大舅哥,但因为这几年他们的关系交恶,夏侯玄并没有出现在司马家邀请的名单上,管事的当然不敢随便做主,将夏侯玄放进去。

    可在夏侯玄看来,一个守门的奴才就敢如此对他不敬,分明是司马家的人不把他放在眼里,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不禁让夏侯玄无比的愤怒。

    就在此时,司马师快步而出,看到夏侯玄正在那儿喝斥门人,赶紧地上前道“泰初兄,抱歉抱歉,不知道你今天会来,失礼失礼。w..”

    夏侯玄瞥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们司马家门槛高,在下还真是高攀不上。”

    司马师略显得有些尴尬,只好斥责那管事的道“你也太放肆了,这位是夏侯舅爷,你难到不认识吗?让你在这儿迎接客人,居然敢对夏侯舅爷如此无礼,真是岂有此理,还不快向舅爷赔礼道歉。”

    管事的知道今天自己肯定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了,不过在主人的面前,他可不敢有任何不满的情绪,乖乖向夏侯玄赔礼道歉。

    夏侯玄重重的冷哼一声,道“不敢当。”

    司马师赔笑道“泰初兄,一个的奴婢而已,你又何须和他一般见识。今日泰初兄大驾光临,让敝府是蓬壁生辉,来来来,里面请,弟当自罚三杯,以敬贤兄。”

    搁夏侯玄以前的脾气,受到如此冷遇,或许早就拂袖而去了,但今天情况特殊,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岂能因为这些事而节外生枝,所以听了司马师的赔礼之言,夏侯玄微微颔首,算是同意了。

    这倒让司马师有些意外了,这几年来,他和夏侯玄势同水火,两人见面,不是冷如冰霜不理不睬,就是相互掐架恶言相对,所以司马师这次大婚,夏侯玄根本就没有被列入宾客的名单之中。

    这次夏侯玄不请自来,倒让司马师看到了他们重修旧好的希望,毕竟他们可是发,交情莫逆,只是因为夏侯徽的事情,才反目成仇的。

    既然夏侯玄这次肯放低姿态来参加他的婚礼,司马师当然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能借此机会改善他们的关系,那则是再好也不过了。

    两人相偕入内,众宾客看得真切,都感到诧异无比。

    这几年来夏侯玄和司马师的关系如何众人可都是心如明镜,两人睚眦相对,这裂痕已经到了无可修复的地步。

    但没想到两个居然还有比肩而立的一天,让众人是大跌眼镜。

    司马师出门相迎,柏灵筠则站在了原地,夏侯玄这么一个不速之客的来临,让柏灵筠感到了一丝的忧虑。

    原本曹亮的出现,已经让柏灵筠有所警觉了,为了防患于未然,她特意地派出自己身边的那两名会武功的贴身侍女去盯着曹亮,以防止发生什么意外情况,搅乱了这场婚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柏灵筠刚刚安顿好了曹亮这边,夏侯玄的意外出现,又让她稍稍松懈的敏感神经又紧绷了起来。

    相比于曹亮,夏侯玄更是一个比较难缠的对手,他和司马家的仇怨更是不共戴天,难不成他会转性不成,在司马师的大婚之日,特意地赶来贺喜,捐弃前嫌,重修旧好?

    柏灵筠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毕竟夏侯玄和司马师的仇恨是无法化解的,除非夏侯徽能死而复生,如今夏侯徽尸骨已寒,而司马师新纳娇妻,本该是夏侯玄切齿痛恨之时,又怎么可能登门道贺?

    事出反常必为妖,柏灵筠隐隐觉得这背后必然有一个大的阴谋。

    但究竟会是怎样的一个阴谋呢,那怕再狡黠多智的柏灵筠也无法猜得透,但她总感觉到曹亮和夏侯玄不约而同的前来,他们之间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必然会有针对司马家的事发生。

    夏侯玄踏足进入他从未进来过的太傅府,以前妹妹还在世的时候,司马家并不在这个府邸,而这个府邸,是司马懿耗死诸葛亮取得西线大捷之后曹叡赐给司马懿的,原先叫做太尉府,今年司马懿晋升为太傅之后,才被称之为太傅府。

    这诺大宅院,在夏侯玄看来,阴森可怖,妹妹的惨死,让他心中永远也无法释怀,今天,就是新帐旧帐一起算的时候,夏侯玄要为妹妹报仇雪恨,了结这段怨仇。

    “来人,将贺礼给抬上来。”夏侯玄冲着身后的家奴道。

    司马师微微一笑,道“泰初兄,你太客气了,来了便好,你又何需准备什么礼物,如此就太见外了。”

    夏侯玄嘴角挂着一丝嘲弄的意味,呵呵笑了一声,道“今天是子元你的大喜之日,这份贺礼自不能免,必须的!”

    两个正在话间,夏侯府的家奴十几个人抬着一件物什进了来,显然这件物什相当的沉重,方方正正的,十几个膀大腰圆体格健壮的家奴都明显的有些吃力。

    好“大”的一份礼!好“重”的一份礼!

    贺礼的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彩帛,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一件怎样的礼物,不过单论体积和重量,在场的任何一个宾客所赠送的礼物皆比不上。

    所有宾客的目光,齐刷刷地都聚集了这件贺礼的上面,都在暗自猜测,这究竟是一份怎么样的“厚礼”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独宠民国:这个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