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医无双〕〔元素战争领域〕〔明天下〕〔穿成首富闺女我飘〕〔盛世热恋:我家夫〕〔临死前想杀个神〕〔斗罗之诸天升级〕〔三国从救曹操老爹〕〔穿书后,我嫁给了〕〔贵女重生:侯府下〕〔全职国医〕〔我是王富贵〕〔太虚化龙篇〕〔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斗罗之白甲圣龙〕〔厉爷,团宠夫人是〕〔我真没想当皇帝啊〕〔近身狂婿〕〔豪横人生从捡破烂〕〔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43章 人证物证俱在
    司马师站在了棺木前,木立如死,那副表情,真如同撞见鬼一般。w..

    难不成这世上还真有鬼不成?

    就算是有鬼,那也不可能大白天的跑不出吧?

    众宾客皆是一阵狐疑,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只有曹亮悠然而坐,微微一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夏侯玄和曹爽这出戏演的的确不错,给了司马师一个大大的意外惊喜,也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有好奇心重的宾客忍不住上前去偷窥一眼,想看看棺材里面究竟是什么,好在李胜也不禁止,谁想看随意便是。

    只不过瞧瞧是可以的,想动手却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些宾客也只瞧了一眼,顿时便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棺材里躺着的,根本就不是人们想象之中的一具骷髅,而是一具宛如刚刚去世的尸体,栩栩如生,认识夏侯徽的人,一眼就可以瞧得出,这就是夏侯徽本人无疑。

    这消息如同炸了锅一般,在司马府内疯传着,不过片刻光景,整个司马府就已经传遍了,金丝楠木棺内躺着的,就是夏侯徽本人。

    但一个已经死了六年的人,如何能遗体保存的如此完好,简直就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之事。

    人们是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夏侯玄高声地道“舍妹含冤而死,遗体六年不腐,就是为了等这讨还血债的一天,司马师,天理昭彰,铁证如山,你还有何话?”

    司马师双目失神,望着棺内静静躺着的夏侯徽,仿佛是时光溯流,又回到了六年之前的模样,夏侯徽服毒之后的绝望、怨愤、不甘、悲怆都凝固在了脸上,司马师神思一阵恍惚,伸出手去,试图想要摸一下夏侯徵的脸。

    李胜冷笑一声,道“你还想毁灭证据不成,来人,将他拦下了!”

    廷尉府的差役将司马师挡了下来,禁止他接触到夏侯徽的遗体,不光是司马师,任何人试图想要接近遗体都会被阻拦,而上前观看的人则不在禁止之列。

    李胜此刻前来,准备的是极为充分的,不但带足了廷尉府办案的差役,就连专业验尸的忤作都随同前来。

    遵照李胜的吩咐,忤作上前验过尸体,向李胜禀报道“李廷尉,夏侯夫人确系中毒身亡,所中之毒乃是鸩毒。w..”

    李胜点点头,挥退忤作,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司马师,径直来到了曹爽的面前,拱手道“启禀大将军,经过验尸,夏侯徽确系中毒身亡,司马师有重大杀人嫌疑,如此处置,请大将军示下。”

    曹爽八风不动地道“你是廷尉,本案就交由你全权处置,你只需秉公办理即可,不管涉及到何人,一律严查不贷,如若徇私枉法,纵容嫌犯,本大将军决不会轻恕于你!”

    李胜立刻道“大将军放心,卑职定当公事公办,公正处治,绝不敢徇私舞弊。”

    李胜回过头来,沉声地道“来人,将杀人嫌犯司马师拿下,带回廷尉府审讯。”

    众差役奉令立刻上前,欲要擒拿司马师。

    “且慢!”

    突地传来一声娇喝,柏灵筠挡在了司马师的身前,道“李廷尉,事情还未查清楚,就这么草率地拿人,这不大妥当吧?”

    李胜呵呵一笑道“如今夏侯徽的遗体就摆在这儿,中毒之症也查得清清楚楚,铁证如山,柏夫人却认为本官行事草率,这是何意?”

    柏灵筠也绝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夏侯徽的遗体死而不腐,真是令谁也绝然想不到的事,夏侯玄完全是有备而来,司马家没有任何的准备,这回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柏灵筠急中生智,道“夏侯徽早已于六年前亡故,夏侯玄竟然能抬过一具刚刚死去的尸体,这岂不是喋喋怪事?天下相貌相同之人甚多,李廷尉仅仅凭着这么一具面目有几分相似的尸体就断定这是夏侯徽本人,继而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要拿人,这与草率何异?”

    夏侯玄冷笑一声,道“舍妹的遗体是从司马家温县的祖坟之中挖出来的,现有守墓人何五做证,人证物证俱在,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任尔等如何狡辩,一样是难逃罪责。”

    李胜道“人证何在?”

    夏侯玄立刻吩咐家丁将何五带上来,何五战战兢兢来到当场,脸色发白,他一生差不多大半的时间与死人坟墓作伴,这回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大活人,场面又是如此地热闹,顿时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夏侯玄将何五的供词递了上去,李胜看过之后,又亲自质问何五。

    何五早就拿了夏侯玄给的钱,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压力,只需他据实而言就行了,何况事先排练过,他对李胜的问询交待得很清楚。

    其实这一切早已是安排好了的,李胜如此做作,也不过是做给司马家和在场的宾客看的,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柏灵筠再想质疑什么也显得苍白无力,夏侯徽是死在司马家的,又被葬在了司马家的祖坟之中,司马师想要洗刷清楚证明自己与夏侯徽的死无关,确实是很难。

    “拿下司马师!”李胜再次喝令道。

    廷尉府的差役是蠢蠢而动,司马昭急了眼,提剑率领着司马府的家丁就冲了上去,挡在了司马师的面前,高声地道“想拿我兄长,先过了我这一关再!”

    司马府的家丁可不是吃白饭的,个个身手不凡,如果被他们这么轻易地就把司马师给带走了,那么司马家的颜面何在。司马昭护兄心切,看到形势不利,顿时急红了眼,冲上前去,拼死护卫,不让廷尉府的带走司马师。

    如今廷尉府已经是曹爽的势力了,司马师倘若被关在那儿,黑便是黑,白便是白,全凭人家一张嘴,到时候,严刑逼供,就算司马师骨头再硬,恐怕要也被打成个半残了。

    面对司马府的人持械抵抗,曹爽和李胜对视一眼,反倒露出了欣喜之色。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农家福女有空间〕〔世子很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