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煞妃归来之绝杀天〕〔剑门小师叔〕〔羸弱的代价〕〔这个光头很危险〕〔当穿越遇到穿越〕〔诸天穿越者聊天群〕〔明日哨戒〕〔弃女药仙〕〔五魂破天〕〔史上最强炼气士〕〔令人震惊就变强〕〔天源令〕〔灭星〕〔万败帝尊〕〔庶妃惊华:一品毒〕〔灵巫浴月传〕〔超神悟道〕〔体内藏着一条龙〕〔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三国2兴魏 第147章 何须向尔等解释
    次日,曹亮没有回高陵侯府,而是直接从庄园到了皇宫。

    昨天司马家发生的事,今天已经是传遍了整个的洛阳城,曹亮进宫之后便发现,许多的羽林郎在那儿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看到曹亮过来,却又个个闭口不谈,眼神都比较怪异,和曹亮打招呼的时候都表情极不自然。

    曹亮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但和这些羽林郎交情一般,曹亮也就没有多什么,直到遇到张统。

    张统瞧见了曹亮,眼睛瞪得老圆了,一把拉着曹亮走到僻静之处,这才惊呼道“我的哥哟,你都快把天给捅个窟窿了,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来当值,真是服了你了!”

    曹亮装傻充楞地道“天就算塌了关我屁事,我不当差你给我发俸禄呀?”

    张统嘿嘿一笑道“装,你继续装!曹兄,你别告诉我昨天发生在司马府的事与你无关,司马师被关入了大牢,新娘子也不翼而飞,整个太傅府鸡飞狗跳一片狼籍,这些都应该是你的杰作吧?”

    曹亮一脸严肃地道“张统,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你哪只眼睛瞧见我把司马师送进大牢、把新娘子拐跑的?熟归熟,你这样乱话,当心我到廷尉府告你个诬蔑之罪。w..”

    虽然曹亮板着面孔,但张统却是毫不在意,嘻嘻一笑道“得了吧,曹兄,你这事与你没关,可惜整个洛阳的人都不这样认为,如果真不是你干的,那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曹亮悠然地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曹亮行事,又何须向尔等解释!”

    张统一挑大姆指,道“曹兄,兄弟我就佩服你这淡定从容的态度,纵然是泰山崩于眼前,也能够不动声色,整个司马太傅府乱作了一团,整个洛阳城也都为之震动了,唯独你能这样悠闲如常,真服了你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天下的事咱可管不着,只能够独善其身了。”曹亮背负双手,飘然而去。

    司马家鸡飞狗跳乱作一团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司马师被关进了大牢,生死悬于一线,司马家的人不急才怪。

    司马家的人急,关曹亮什么事,曹亮才懒得去关心,他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和大将军曹爽去讨价还价,司马师的命,可金贵着呢,不让司马家付出一点伤筋动骨的代价,那是绝对不可能把司马师营救出来的。w..

    中午的时候,傅玄告诉曹亮,羊祜有急事找他,此刻正在司马门外等着呢。

    傅玄是卫将军参军,当然有资格进入皇宫,而羊祜此刻尚未出仕,还是一个白身,自然是没有资格进入到皇宫的,所以他只能在司马门外等着。

    曹亮很清楚羊祜是挂念他姊姊的安危,才会特意地跑来找他的,曹亮立刻出宫,刚到司马门,就看到了一脸焦急之色的羊祜。

    羊祜寻曹亮已经是整整一天了,他几次赶往高陵侯府,都被告知曹亮暂未回来,羊祜担忧姊姊的安危,这一夜几乎都未曾合眼,一大早就又赶到了高陵侯府,但还是没有看到曹亮的人影,羊祜都快急疯了。

    还好碰到了傅玄,得知曹亮今天在宫中当值,所以才赶到了皇宫。

    但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进入皇宫的,傅玄也只得好人做到底,亲自入皇宫通知了曹亮。

    看到曹亮出来,羊祜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拉住曹亮的胳膊,急切地道“子明兄,我姊姊呢,她可安好?”

    曹亮看了看四周,确信无人之后才道“好着呢,你放心吧,一根头发丝也没掉。”

    羊祜这才算是长吁了一口气,昨天得知羊徽瑜失踪的消息之后,羊祜第一个就是怀疑曹亮带走了她,因为昨天司马家的婚礼上,曹亮也曾出现过,而羊徽瑜失踪之时,曹亮也跟着不见了踪影,所以羊祜的第一反应就是曹亮劫走了她。

    当然,不光是羊祜,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同样的想法,毕竟和羊徽瑜有私情的人,只有曹亮,这种场合之中,劫走羊徽瑜的,也只有曹亮了。

    就算知道曹亮不会加害羊徽瑜,但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之前,羊祜还是难以平静,所以他才会发疯似的满洛阳城去找。

    但洛阳这么大,想找出一两个人来,简直就是大海捞针,羊祜四处碰壁之后,依然不肯死心,多次前往高陵侯府,想见上曹亮一面。

    可惜曹亮根本就没有回高陵侯府,而且曹家的家丁一律是守口如瓶,事关曹亮的事,一概是一问三不知,羊祜虽然急得抓狂,却也没有办法。

    此刻见到了曹亮,从他嘴里确定了羊徽瑜安全无恙,羊祜心头悬着的一声大石这才算是落了地。

    “谢天谢地,姊姊总算是平安无事了。曹兄,这几天我姊暂时回不了家,就劳烦你多多照顾了。”

    曹亮呵呵笑道“这个自然,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定保你姊姊安然无恙。”

    羊祜还是些担忧地道“那司马家的人,会不会追查不放?”

    羊徽瑜终究是嫁入司马家的,如果司马家穷追不舍的话,还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羊徽瑜虽然有曹亮来辟护,但他又怎么能敌得过势力庞大的司马家族呢?

    曹亮不以为然地道“司马家现在自顾不瑕,追回你姊姊也不过是为了挽回一点颜面罢了,现在他们的主要精力还放在怎么去营救司马师上面,断然不会有心思去顾及其他。”

    羊祜点点头,怎么营救司马师出狱才是司马家的头等大事,在这种情形之下,显然他们是顾不上其他的事了,追查羊徽瑜的下落,并不是有多么的重要,最起码在司马师出狱之前,羊徽瑜的下落,还不是什么大事值得司马家去兴师动众。

    尽管司马家那边构成不什么威胁,但羊家这边却也不是好相与,羊祜提醒曹亮道“子明兄你要心,我二位叔伯可能会找你的麻烦。”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三国2兴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独宠民国:这个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