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种田在无尽海域〕〔神域帝宗〕〔噬天狂尊〕〔小小时光暖暖爱意〕〔那年花开正鲜〕〔和死神的恋爱日常〕〔婚然天成:萌妻撞〕〔来生和星星在一起〕〔系统想要和我白首〕〔重生之后本来不想〕〔侯门有卿卿〕〔穿越空间:农门冲〕〔高调宠婚:薄总不〕〔一舞心动:帝少的〕〔穿成魔王大人手中〕〔斩云纪〕〔逆袭从渡劫失败开〕〔仙界奇主〕〔女王大人饶命啊〕〔火影商店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也碰瓷 第一百二十三章 脑袋进水了
    在李一朵的一番生拉硬拽下,徐瑞到底被李一朵给驾到床边。

    因为徐瑞的一只胳膊是搭在李一朵的肩膀上,而且身体一半以上的重量都压到了李一朵的身上,所以李一朵在把徐瑞往床上按时,被徐瑞拽着连自己也一块儿倒在了床上。

    好死不活的,李一朵重心不稳,直接压到了男人的身上,更让李一朵措手不及的是,自己是面朝下压下去的,眼看着徐瑞那张喝得通红的脸在眼前放大,李一朵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完了!”

    李一朵内心默默呼喊一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女人只感觉自己的嘴唇贴到了q弹的肉肉上。

    李一朵汗颜!

    她的初吻啊!就这么没了!

    “嗯!”徐瑞闷哼一声,迷离的双眼一把将女人扣住,“你,你干嘛?”

    “我干嘛?我被猪舔了!”

    李一朵没好气的瞪了徐瑞一眼,抬头想要从徐瑞身上起来。

    奈何男人死死的扣住自己的腰,李一朵双臂抵在徐瑞胸前,挣扎了几次都无法脱身。

    “徐瑞,你让我下来!”

    李一朵又羞又恼,女人强烈的第六感让她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不!我还要亲!”

    说着男人一翻身,直接把李一朵压在身下,低头就亲李一朵的嘴。

    “徐瑞,你他妈个臭流氓!呜呜…”

    女人又羞又恼,奈何已为刀下鱼肉。

    男人吻的热切而绵长,渐渐的李一朵由一开始的强烈拒绝,变成欲拒还迎,直到最后一道防线彻底被这个男人攻陷。

    李一朵被徐瑞吻的意乱情迷,已经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在装醉。

    但无论真假,她都很享受这一刻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温存,她喜欢这个男人,她更想跟着自己的心走。

    昏黄的灯光下,李一朵任凭男人一件一件褪去自己的衣服,她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献给他。

    一番翻云覆雨后,徐瑞魇足的沉沉睡去。

    李一朵忍着疼痛,疲惫的拖着两条腿坐了起来,真没想到,第一次的感觉竟是这样!

    “臭徐瑞!把人家弄得这么疼!”

    李一朵看着睡的跟死猪一样的男人狠狠在徐瑞脸上掐了一下。

    “呀!”徐瑞本能的捂了一下被掐的脸,迷迷糊糊的说道,“安安,别闹!”接着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李一朵身子一僵,犹如遭雷劈了一般,安安?这个男人居然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前女友!

    李一朵捂着自己的胸口,顷刻间痛到无法呼吸。

    自己这是算什么?一个替代品吗?徐瑞,你把我李一朵当成什么了?

    不!是你自己活该,李一朵!

    你明知道这个男人喝醉了,你还要和他发生关系,是你自己犯贱!不能怪别人!

    李一朵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自己这个大傻子!以为和这个男人滚了床单,就生米煮成熟饭了,竟不成想人家只是认错了人!

    李一朵真想一巴掌抽死自己,趁着徐瑞还没醒,李一朵胡乱穿上衣服,狼狈的逃出徐瑞家。

    徐瑞做了个梦,梦见他和安安又在一起了,二人正爱爱着呢,突然李一朵拿着下巴血淋淋的菜刀出现了,女人举刀朝自己砍下…

    “啊!”

    徐瑞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呵呵…”安安坐在床边拿着一根从枕头纪抽出的羽毛咯咯直笑,“看把你吓的!”

    原来是安安拿着羽毛在徐瑞脸上蹭痒痒。

    “安安?”徐瑞眼睛一亮,一脸的惊喜,“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啊?”

    女人抬腿上了床,搂住徐瑞的脖子,娇滴滴的说道。

    “能!当然能!我求之不得呢!”徐瑞兴奋的就差摇尾乞怜了。

    “那,那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徐瑞突然想到自己刚才做的那个梦,又好像不只是梦,虽然自己昨晚喝多了,断片了,但身体的本能反应不会出卖自己,徐瑞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自己昨晚做了水**融之事,而且他还隐隐约约记得身下的人儿好像是哭了,哭得楚楚动人,美妙极了。

    “你猜!”

    安安眼珠子一转,一脸的媚态。

    “我猜不出,我昨晚喝多了,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家!”

    徐瑞努力回忆昨晚的事,可连一丁点的记忆都没有。

    “哼!还好意思说呢!我昨晚一到你这你就吵着跟我要水喝,我若不来你早就渴死了!”

    安安说你搂着徐瑞的脖子更紧了。

    “是是是,还是我的安安宝贝最好!”

    徐瑞心里美滋滋的,既然是昨晚来的,那自己一定是和安安爱爱过了!

    徐瑞心想这些日子自己的努力总算没白费,安安终于回到自己身边了。

    同时,徐瑞庆幸自己没有更换房门密码,安安可以自己开门进来,否则自己喝的这么醉,肯定起不来给安安开门。

    “那你快起床吧,给我做点早餐,我都快饿死了!”

    说着安安就撅起嘴来,拿出一副受委屈的小模样。

    “好~我马上起床给你做!”

    因为酒精的作用,徐瑞明明头疼了厉害,但自己的心肝宝贝饿了,就算疼死了徐瑞也乐意去做。

    “我先去看看冰箱里都有什么!”

    一听马上要有饭吃了,安安赶紧下床去冰箱里找食材。

    徐瑞也乐颠颠的赶紧起床,准备简单洗漱一下,去厨房做早餐。

    男人掀开被子下床,不经意的往床铺瞥了一眼,一块不大不小粉红色血渍,像极了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徐瑞心一紧,原来昨晚安安来大姨妈了,还和自己滚床单,一定是自己喝多了,太不是人。想想徐瑞更加心疼起安安来。

    男人完全沉浸在与安安复合的欢乐中,他并不知道安安是在李一朵离开后才来到自己家。

    早上宫恩恩踏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办公室,女人习惯性的朝李一朵的位置看去。

    咦?李一朵居然还没来?宫恩恩不禁纳闷,这妞可是向来比自己早到!

    莫非是昨晚真的喝高了,起不来了?

    宫恩恩这样想着,随手就拨通了李一朵的电话。

    电话接通,只听铃声从身后传来。

    “你咋啦?被人煮了?”

    宫恩恩按掉电话,转身对没精打采李一朵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临渊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