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无数技能点〕〔玄天运石〕〔我有一座天道监狱〕〔祥和森林〕〔我!单挑十万大军〕〔军王猎妻之魔眼小〕〔一剑行道〕〔冥王的杀手宠妻〕〔大仙武〕〔明日之劫〕〔战伤传之诸天行〕〔魂之泰斗〕〔美人请自重〕〔域界碑〕〔万古第一神〕〔法外狂仙〕〔将军,夫人又败家〕〔一剑独尊〕〔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也碰瓷 第五章 杀价
    翌日。

    宫恩恩简单收拾一下,便骑着自己的小电驴直奔昨天的肇事地点。

    宫恩恩到达后果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家门面很高档的咖啡厅。

    按照平时,宫恩恩是不会进这样的咖啡厅的,因为太贵。

    不过今天硬着头皮也得进了。

    宫恩恩将电驴停好,捧着自己粉色的头盔,探头探脑的进了门。

    上午九点钟的咖啡厅很冷清。

    “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一进门,热情的服务生就迎了上来。

    “呃,你好,我是来找人的。”

    宫恩恩边说,边往里张望,只见空荡荡的咖啡馆里,只有一个男人背对着自己坐在窗边的位置。as23;

    没错就是他了,宫恩恩想都不想,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先生你好,昨天……”

    宫恩恩来到男人面前,刚开口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宫恩恩水汪汪的大眼睛睁得跟两颗黑葡萄似的,嘴巴一张一张的,半天才发出声音。

    “厉宸!不,不,不,是厉先生,怎么是您啊?”

    问完了,宫恩恩又后悔,会不会是自己搞错了,也许车主根本就没来呢,人家厉先生只是过来喝咖啡的。

    “哦,我是昨天不小心把水洒到您衣袖上的那个女生。”

    见厉宸面无表情的自己,宫恩恩赶紧解释,万一人家不认识自己多尴尬。

    “我知道。”

    厉宸似笑非笑。

    “哦,那,那昨天的车……”

    宫恩恩咽了口唾沫,感觉呼吸有些艰难。

    “没错,昨天是你刮了我的车,坐下来说吧!”

    厉宸抬手示意宫恩恩坐下。

    “啊?”

    宫恩恩有一种生无可恋的赶脚,捧着粉色头盔慢慢移到男人对面坐下。

    不会这么巧吧,两件事居然是一个人,关键是居然还是这么大的一个人物。

    最最关键的是自己下周一就要到这个人的公司实习了,他会不会公报私仇?会不会给自己穿小鞋?完了!印象这么差!将来实习期结束自己肯定不会被留用了!

    宫恩恩紧张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假想中,根本顾及不上自己此刻在某人面前的形象。

    厉宸着宫恩恩一副呆萌的样子,甚是可爱。

    “宫恩恩同学?”

    没有反应。

    “咚咚咚”

    “宫恩恩?”

    厉宸轻叩了几下桌面,再次召唤对面的小人儿。

    “啊?哦!厉,厉先生!”

    宫恩恩回过神来,“您,您怎么知道我叫宫恩恩?”

    宫恩恩明明记得自己在便利贴上写的是宫女士。

    “是昨天韩校长告诉我的。”

    “哦,韩,韩校长啊!”

    宫恩恩的大脑已经开始处于游离状态了。

    “这是给车重新喷漆的**,你报销一下吧。”

    聽 

    聽聽男人修长的手指压着**推到宫恩恩面前。

    “哦!好,好的!”

    宫恩恩双手接过**,了眼上面的钱额,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三十万!”

    小姑娘双手一哆嗦,就差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怎么会这么多?”

    宫恩恩都要吓哭了,心想你不会是讹人吧?

    只是这话没敢说出口。

    “这个价钱已经很便宜了,这还是在我是vip的面子上打了八五折。”

    厉宸端起桌上的咖啡小口品尝着,动作优雅而娴熟。

    “为什么要这么贵?我明明只剐蹭了一道划痕!”as23;

    宫恩恩情绪有些激动,自己家的车剐蹭了,补下漆也就几百块钱,就算这是豪车有个万八千的足够了吧,怎么会这么多钱。

    “宫恩恩同学,可能你不了解,我这个车是限量版,车的颜色是特别调色,漆是进口漆,国内没有,工艺技术要求的都非常高,总之这个价位换个全漆已经很便宜了。”

    “换了全漆?我只是刮了一道痕迹,你干嘛要换全漆?”

    宫恩恩浑身直哆嗦,感觉自己被碰瓷了。

    “宫恩恩同学,我这车补漆很难的!再说这么贵的车也没有补漆的,虽然只是一道划痕,但为了整体车身的颜色能一致,也只能重新喷漆了。”

    厉宸一只手随意把玩着杯子,眼睛却盯着宫恩恩不放。

    恶趣味的着女孩紧张、惊讶、不知所措,还觉得蛮有意思。

    “你,你,你这是讹人!你堂堂一总裁碰瓷我一个小老百姓!我,我要去法院告你!”

    宫恩恩脑子嗡嗡直响,只觉头大。

    “可以啊!如果你觉得我是再碰瓷,那你完全可以去告我,**就在这,如假包换,我手里还有你的便利贴作证,白纸黑字,假不了。”

    厉宸眯着一双老狐狸似的眼睛,手指有意无意的轻敲桌面。

    宫恩恩拿着**翻来覆去了又,心里这个悔啊!这么多钱,早知道就直接跑路了!

    “哦,对了,我车里的行车记录仪正好记录下来你剐蹭的过程,如果你觉得赔的太多,我可以通知交警,让交警来处理你该如何赔偿。”

    厉宸很容易就出宫恩恩的小心思,所以故意提到行车记录仪。

    意思是说,就算你跑了,我也会找到你。

    “不用那么麻烦了!”

    宫恩恩连忙拒绝,心想就算把交警叫来,这样的小事故交警也是会让私了的。

    “可是,厉先生,三十万太多了,我真的没有这么多钱。”

    宫恩恩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好歹也是校外联部部长,不能就这么轻易认栽。

    “那就叫你父母来赔。”

    “我家没钱!”

    宫恩恩才不会找父母要这么多钱呢,三十万,父母肯定有,但那都是爸妈一辈子的积蓄,她才不会去要。

    宫恩恩眼含泪花,一脸委屈的向对面的男人。

    这楚楚可怜的小模样,绝对不是装的,厉宸的心都要化了。

    但是如此可爱的小肥羊,厉宸可不想轻易放过。

    “你没钱可

    不关我事,刮了我的车,那就要赔偿。”

    “厉先生,三十万对我们这样的小老百姓可是一笔大数目,但对您这样的有钱人,也就九牛一毛,您……您能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让我少赔一些。”

    宫恩恩鼓足勇气祈求道,希望厉宸能高抬贵手。

    虽然自己嘴上说要去法院告,但宫恩恩的法律课不是白上的,厉宸既然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找上门来,那就证明人家是有真凭实据的。

    再说自己一个小老百姓,哪有那么多精力和实力跟厉宸这样人耗着。

    眼下也只有求求情,厉宸能不能让自己少赔点。

    “宫恩恩同学,我很同情你,但是我再有钱,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也是凭本事努力挣的,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当冤大头吧。”

    厉宸皱皱眉头,语气里带着委屈。

    “您行行好!就当做慈善了吧!”

    宫恩恩急得直跺脚,白皙的小脸已经涨得通红。

    “您想您每年做慈善还要好大一笔钱呢!就不要计较这三十万了好吗?”as23;

    宫恩恩祈求着,一脸期待的着男人,希望这个男人可以通融通融。

    男人有意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半响问道:“你能赔我多少?”

    “两,两万!行吗?”

    宫恩恩伸直两根手指头,胆战心惊的说道。

    厉宸冷笑,“宫恩恩同学,你家的钱得多大?我你这不是杀价,你是想赖账!”

    宫恩恩一听急了,她是真没想赖账,“不是的,厉先生,我马上就大四了,而且我从下星期一开始就到你们公司实习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为公司出力,等我毕业正式进入公司,我用工资来抵债行吗?”

    “宫恩恩,我想你有一点没搞清楚,你在我公司实习,不等于你毕业就可以留在公司,如果你不够优秀,公司也不会录用你。”

    宫恩恩感觉一盆冷水浇在头上,瞬间清醒。是啊!自己一开始就没给公司老板留下好印象,还怎么指望留下来。

    “不过我家里现在缺个保姆,你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厉宸话锋一转,算是给宫恩恩一个机会。

    “您要我去您家里给您当保姆?”

    宫恩恩有些不可思议。

    “加上你赔偿我的那两万块钱,你再给我免费当一年保姆,这笔账就算购销了。”

    “可我还要实习,学校有课时还要去上课,还要准备毕业论文,我哪还有时间做保姆啊?”

    “没关系,你可以搬过来住,我家就我一人,家务也不多,你只管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洗洗涮涮,白天没时间做,可以晚上做,晚上没时间,可以第二天做。”

    宫恩恩感觉自己的脑回路有些长,竟认真思考起厉宸提出的条件。

    毕竟在市场上这个价位请保姆算得上是天价保姆了,这么想想,自己还赚到了。

    “那供饭吗?”

    半天宫恩恩憋出这么一句。

    厉宸勾勾嘴角,“供饭,还供住!”

    “还供住啊,不行!我有男朋友的!”

    宫恩恩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

    厉宸微眯着眼睛,“宫恩恩同学,你只是我的保姆,你想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这号有毒〕〔穿成偏执反派的小〕〔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斩月〕〔白昼之门〕〔一剑斩破九重天〕〔恐怖复苏〕〔绝对一番〕〔万千之心〕〔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