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光头很危险〕〔至道学宫〕〔星夜可期〕〔影视世界当首富〕〔同桌大佬又犯规〕〔影帝,入戏太深〕〔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竟然是富二代〕〔美女总裁的神级兵〕〔与偶像谈恋爱〕〔我就是超级警察〕〔美食从和面开始〕〔再见了,我爱的渣〕〔王倔头的幸福生活〕〔商女为妃:世子大〕〔总裁校花赖上我〕〔韩娱之请签收〕〔我的1982〕〔我在英伦当贵族〕〔万兽朝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三十七章 衡英进宫
    衡英进宫之后,先去拜见了太后。

    皇帝亲迎入宫,但她也没有先去观德殿,而是去了寿康宫。

    清池大总管在一边看着,心中默默的念叨,“这个云婕妤果然是懂大节,知进退。

    这后宫里,太后才是最要紧的人儿。只有获得了她的认可,才算是真正得到了皇室的认可。”

    旁边的小徒弟悄悄望了一眼,就被云婕妤的美貌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等云婕妤走远了,才悄悄对吐了吐舌头,对师傅说,“师父,我现在信了,这碧霄宫是时来运转了。

    别说是碧霄宫,这云婕妤哪怕住着冷宫,冷宫也是要时来运转的。”

    “你这小子,算是开窍了,且等着看吧,这云婕妤啊,会成为后宫真正的主人。”

    云婕妤进了寿康宫,按规矩行了大礼。

    两个人见面都是无比唏嘘,谁承想兜兜转转,两个人终究是要做婆媳的。

    静默了半饷,还是太后先开了口。

    “衡英,既然回来了,那就协助陛下,好好尽一个妃子的本分。

    我们鸿音王朝的女人从来都不是只站在幕后的,你可懂得?”

    “太后,衡英年少时幼稚,如今识大体了。

    只是可惜,终究没有跟三皇子做夫妻的缘分。”

    “这不是你的错,他本来就先天不足,能撑着那么多年,也是不容易了。

    若不是我当年非要逆天生下他,也不至于让他受了那么多苦。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说着太后忍不住锤着胸口,落下泪来。

    “太后,请您千万珍重身子,来日方长。就请您把衡英当作您的孩子。”

    说着,衡英俯下身子,郑重地拜了几拜。

    太后默默默默点了点头,姜家,终究是这个天下的掌舵人。

    到栖云殿舒太妃那里,就没这么顺利了。

    见衡英进来,也不让坐,也不正眼看她。

    还是玉姒在边上劝着,老太太才勉强让她站着回话。

    衡英也不生气,只是按规矩欠了欠身子行礼。

    “真不知皇帝怎么想,竟然叫你进宫来,娶个寡妇也不嫌晦气。”

    “太妃说笑了,陛下的决定,我只有赞同的份儿。

    我们婆罗洲并不禁止寡妇再嫁,不知您觉得寡妇再嫁有何不妥?”

    衡英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皇帝拥有四海,自然为所欲为,只是听说你之前与安烈帝的三皇子有婚约,生生地克死了他,接着又克死了琅嬛阁的少阁主,如今又来祸害我儿子吗?”

    “太妃这样说,我少不得要辩解两句了,若我真的能克人致死,那陛下该将我嫁于敌国,不战而屈人之兵,岂不是妙计?”

    “你,你……”舒太妃气的喘不上气来。

    玉姒在一边赶紧打圆场:“表姐就少说两句,不要惹太妃生气了。既然陛下已经召了你进宫,谁也不能奈你何,我们不过是议论两句。”

    “玉姒,你还知道我们是一家人啊,外祖父教我们背后莫论他人非,你真是出息了,如今面前都开始论了。”

    玉姒见表姐抬出祖父来,内心气苦,却发作不得。只好回转头又劝舒太妃。

    “太妃,您消消气。我表姐就是这样的性子,如今刚进宫来,还不知各种规矩,待时日久了也就好了。”

    “好,好,云婕妤,我就等着那一天。退下吧。”

    很快,宫中就传遍了,这个刚入宫的云婕妤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连皇帝的生母都吃了闷亏,这之后任谁也不敢再上门来。

    只有朝仙馆那位,面上很不好看,决定去试探一番。

    到了云婕妤居住的碧霄宫,这位卢才人也有点怯怯的,虽然仗着皇帝宠爱,她也知道自己只有一个才人的封号,按规矩是不能造次的。

    但如今骑虎难下,门口还有一众看热闹的宫人,必须是要走进去的。

    宫门紧闭,扣了几声也只见一个太监开了一个缝儿,卢才人递了牌子,在外面等待通传,等着等着,这气焰就慢慢矮了下去。

    过了一盏茶功夫,刚才的太监出来开门送客,却并未说让卢才人进去,卢才人见此着实气恼,便发狠看了看那个那个出来的客人是谁。

    这一看不打紧,看了之后愈发生气了,客人没有什么品级,只是穿了青绿宫装,做女官打扮。

    回去仔细打听了,才知道,这个云婕妤进宫之后唯一来往的便是这个襄赞礼仪的女官。

    皇帝晚间来听曲子的时候,卢才人便假意手腕疼,说日间受了云婕妤的委屈,不肯起来弹奏。

    要是平日里,皇帝必然是温言抚慰,谁知今日,皇帝只是哦了一声,便说他去别处坐坐。

    说着起身就走了,剩卢才人一个傻傻呆立在当地。

    由此,云婕妤的名声便更响亮了,说皇帝陛下一时被迷惑了,这个女人比当年的若水将军更能蛊惑圣意。

    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那些老旧的大臣更是慨叹人心不古,都悄悄议论这个新进宫的云婕妤是堪比妲己、褒姒一样的国妖。

    太后听了这种流言却不以为忤,淡淡的跟身边的彩墨说道:“外间流短飞长、嘈杂热闹,不过是空怀一腔嫉妒罢了。

    尤其是那些送了女眷进宫的人,说出来的话就不止一点酸。

    倒是卢才人的父亲,倒是老实,没见有什么不规矩的话说出来。”

    彩墨点点头,“是呢,还是太后见识高明。

    那起子人不过是眼红云婕妤得宠,而且说云婕妤是国妖,那我们的陛下岂不是成了昏君?真是一个个猪油蒙了心了,竟然妄议主上。”

    两个人说着闲话,就看太阳已经偏西,天色也渐渐暗下来。

    “福生,今晚皇帝去哪里?”

    “回太后,陛下这几日都在襄赞礼仪的女官那里,我也不敢打听仔细了,怕被大总管抓包。”

    “这就是了,皇帝管理内闱倒是越来越有个样子了。

    我看那个清池,也算干练。”

    “是,太后,自大总管上任以来,赏罚分明,宫人们都很是仔细妥帖,不敢有出格的。”

    “很好,你们也要多提点着些,别让人揪出我们寿康宫的错处来。”

    “是,是,小的们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妙妙[快穿]〕〔女修重生指南〕〔诡秘之主〕〔木叶之团藏〕〔我家夫君惹不起〕〔伏天氏〕〔第一序列〕〔恶魔公寓〕〔精灵掌门人〕〔超级无敌强化〕〔剑骨〕〔诸天欧神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佣兵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