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戏〕〔神工〕〔沈浪和苏若雪〕〔远方寻梦〕〔隋少,你老婆又复〕〔我不是天王〕〔我家那位是大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的意识好神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异常生物调查局〕〔当医生开了外挂〕〔重生小娇妻:总裁〕〔娱乐爆料主播间〕〔你若离去最相思〕〔神医弃女〕〔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超品农民〕〔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我的巨星败家女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四十三章 余音渺渺不可追
    他们活着的唯一证据,是一年后,洪州城的徐太守收到的一封信。

    信封上有陛下亲启的字样,徐太守识得是女将军山若水的笔迹,匆忙间用了军驿,十万火急送进了昊京。

    这之后,每一年洪州城太守都有了亲自去昊京面见陛下的特权。

    有人说这位太守大人在陛下巡行宾州时,偶然得见天颜,应对得当、颇有古风,皇帝陛下欣赏其才情;

    也有人说这位太守大人长相俊美,只一眼便被陛下相中了。

    昊京权贵本就风行龙阳之好,鸿音王朝的好几位帝王都有宠臣,只是没有给他们男妃的体面罢了。

    这一来,仿佛人们更愿意相信,年轻的皇帝陛下,也在男风上甚是着迷。

    这不仅没有影响到陛下的圣德,大家反而觉得皇帝陛下如此擅风情,也是对臣下的荣宠。

    洪州城的老百姓听见这个传闻,更是意味深长的一笑。

    谁不知道当今陛下的先祖,威烈帝的大皇子姬恒阳就是个情种,贬居洪州城时也带着他的相好——糜初。

    那是一个让人一见难忘的男子,穿着书生的长衫也是一股英气。

    传闻中跟着大皇子出生入死,战场上两个人并肩作战,闲暇时两个人吹箫品笛,一动一静,都是双宿双飞。

    反而是大皇子妃像是个外人,几个姬妾更像是摆设。

    临终抱病的时候,也是糜初衣不解带,伺候汤药。

    姬恒阳忧愤而终,最后也是气绝在糜初的怀里。

    就在妻妾们哭声不绝时,糜初也触柱而亡。

    大皇子妃有感于他的忠诚,便将糜初随葬在大皇子的陵寝内,也算圆了两个人生死相随的念想。

    上行下效,整个昊京在这个氛围里,对龙阳之好更加的宽容,也有不少商人眼看权贵们都喜欢这个,就从豫州的穷人家买了很多小男孩来宾州调教。

    姿色出众的,便着意请了宫里退役的教养嬷嬷来,打量着能给亲贵们做外宅男妾。

    姿色普通的,也驯服了性子,培养些伺候人的手段,将来总能卖个好价钱。

    宾州靠海,气候温和也有鱼盐之利,比较富庶。

    不像东越州虽然也靠着归墟大海,却因为墟神而不能靠海吃海。

    一年中有好几个月都是海风暴烈,只能在近海谋点生路。

    百姓们主要靠着田地过活,哪有闲钱做这些养瘦马的生意。

    天长日久,洪州城就因为养瘦马成了宾州最出名的城市。

    每年秋季潮汛时,便有昊京乃至乌延国、林加国的客商前来拣选,甚至还有茂隆的客商前来选了好的越洋卖去白芷国和壶镜国,当真是盛况空前。

    身为监察御史的范虎大人曾经上书过皇帝,说:“伏唯陛下明鉴:龙阳之风愈演愈烈,盛于宾州而渐染婆罗洲全境。

    昊京上下,不重美女重美男,有歌童而无名妓,妖风日盛。

    请陛下早日断绝此风,严惩养瘦马的客商。”

    后世的史书是这样记载皇帝的言辞的。

    洪庆五年三月,监察御史范虎上书言男风事,宣德帝不发一词,交廷前辩论。

    亲贵多振振有词,言欢爱乃本人之自由,朝廷当奖励耕战,何来禁人欢愉事。

    范为之气绝,当庭吐血三升,帝急招太医诊治,方救回一命,此后口眼歪斜,常被人耻笑不已。

    自此,举国上下,无不以男宠为荣,若是哪个阔人,家中没有得脸的男宠,在社交场中便抬不起头来。

    这些都是后话,在当日,最后的线报就是若水一行人在清晨的迷雾中,离开了洪州城。

    若水望着茫茫的海岸线逐渐消失在事业中,她挥手调转船头,向东而去。

    她立在船头,海风吹拂着她乌黑的长发,织锦的斗篷也随风鼓荡着,里面荡漾的不仅有海风,还有那未曾离开、就已经满满的思乡之情。

    “若水,我们就这样离开了,你没有一点留恋吗?再回来就不知何年何月了?”曼殊捻动着手上的拂尘,轻轻问道。

    若水半晌没有说话,仿佛没有听到的样子。

    白恒在一边拉了拉曼殊,“她正在烦闷,你又何必招惹她。”

    巨鹿海峡上,没有其他的船只,只有若水的船队仿佛有着魔力,一路乘风破浪。

    第一次跟随出行的士兵,都兴奋莫名,“我们是在巨鹿海峡上啊。”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若水,山将军果然是传言中的女王。

    没有人能征服的巨鹿海峡,在她的带领下,船队就能平安通过。

    只是,怎么又调转了方向呢?

    六儿也爬上了高高的桅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辽阔的大海,更没有见过可以征服巨鹿海峡的女王。

    如今,她就站在船头,仿佛螺祖亲临人间,女神一般的光芒笼罩着她。

    六儿回身给耀武打了个招呼,“耀武,上来啊。”

    “我不敢,那么高。”耀武低声道。

    “怎么,也有你怕的时候?”六儿忽然笑起来,笑的爽朗而清脆。

    “达马蒂还有多远啊?”六儿使劲张望,也看不到大海的边际。

    这会是轮到耀武取笑他了,“哪能刚出海就到了,你以为是过河啊。我们得在大海上漂流很久,才能到呢,至于具体的路线,也只有我们少爷知道吧。”

    “少爷真是厉害,什么都懂。”六儿说着看向少爷,只见他盯着天空,默默的发呆。

    “耀武,少爷在看什么呢,大白天的,哪有星星?”六儿爬下桅杆,轻轻的趴在耀武耳朵边问道。他实在是好奇,少爷是观星师,懂得一些秘术,但白日观星,他还真的没有见过。

    “你懂什么,星星一直在,只是我们这些凡人看不到罢了。少爷是谁,他可不是一般人。”耀武的口气里充满了自豪之意。仿佛少爷的荣光也是他的,能够服侍少爷,就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

    “那倒是,星相世家的血脉尊贵,岂是我们这些凡人能比的。”六儿望着少爷长身玉立的背影,呆呆的,痴痴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曼殊也在这一瞬间抬起头来,天空中,有一道淡淡的星影,正在离开星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独步剑武〕〔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道祖,我来自地球〕〔回到地球当神棍〕〔大国芯工
  sitemap